第七十六章 解禁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蝶追昔 书名:凤谋天下
    “父皇……父皇……”正当事陷入胶着的状态时.一声微弱的呼唤响起.众人望去.吕妃正一脸苍白的将头伸出了纱幔外.在宫人的搀扶下向我们走來.

    太子跟皇后急忙上前:“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么.”

    吕妃十分虚弱的摇摇头.只是望着皇上道:“父皇……燕王妃沒有想要害嫔妾.在水中要不是燕王妃拼命托着嫔妾.只怕……所以父皇.要害皇孙的绝对不是燕王妃.还请父皇明察.”

    听了吕妃这么说.众人不由的都帮腔的说:“是啊.是啊.上岸了.还是燕王妃将吕妃娘娘救醒的呢.”

    皇上沉吟了半响道:“看來此事不简单.太子.朕命你尽快查处事的真相.在真相未明之前.燕王妃还是暂押……”

    皇上话音未完.皇后立马接到:“暂时足在.不得随意出宫.”

    皇后说完.皇上看了她一眼.也未置可否.皇后接着又道:“娄云.将燕王妃带到.”

    “是.”

    “谢父皇母后开恩.”我向皇上皇后行礼.然后感激的望了一眼皇后.若不是她.我怕是要进天牢吧.不管哪儿是个什么地方.但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是好地方.

    我跟在娄姑姑后面.心中却变得异常沉重.这件事若查下去.会不会像上次我落水那般无疾而终呢.那等待我的结局又会是什么呢.

    回到.徐琪已经在门口焦急的等候了.她看着我们跟霜打的茄子似的.立马就凑了上來:“小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怎么才出去一会儿就出了这么大的事.您沒事吧.”

    我遥遥头.然后跟娄姑姑说:“有劳姑姑了.”

    “娘娘.保重.”娄姑姑应了声就回去了.

    进了云轩阁.芷儿才拍着脯道:“小姐.这宫中当真是个可怕的地方啊.”

    “可不是.”我托着下巴.望着窗外的明媚阳光.心中却郁极了.回想起事的经过.仿佛就在前一秒发生的事.现在却糊涂不清了.

    太子妃是站在最前面的.其次是吕妃.然后是我.所以不会是太子妃.后跟着不少宫人.我闷声问:“芷儿.杜鹃.林岚.你们就沒瞧见是谁推的我么.”

    她们三人都遥遥头道:“我们那时都望着湖中的鱼儿呢.”

    可不是要这样.才能下手不是吗.

    “那你们后站的是谁.还记得么.”我继续问道.

    “奴婢二人在石桌上整理鱼饵.并未靠近水榭.”杜鹃和林岚两人说着.

    “我后的是吕妃娘娘的珠儿.就是那个发疯了的宫女.”芷儿忽然尖声说道.

    珠儿……她站在芷儿后面.芷儿在太子妃的后面.不会是她.那她怎么就看见我推吕妃了呢.

    我想着有些头疼.我知道.这一招不仅除去了我.还除去了吕妃.最重要的是吕妃肚子里的孩子.那么最终获益的只有太子妃娘娘了……

    太子妃……你当真是好计谋啊……一箭三雕呢.我用手指绕着门前的流苏.我真的该好好想想.好好想想今后的路了.

    足的子过得悠闲而又无趣.转眼到了六月.事过去大半个月.太子总算交了差事.真凶就是那装疯的珠儿.说她怕行迹败落.就装疯嫁祸到我的上.于是她被皇上凌迟处死了.

    这样的解释合合理.但是细细推敲就想得到.一个宫女就算借她是十个胆子.她也是不敢的.但事已至此.我还能怎么办呢.难道明眼人不会明白太子的用意吗.珠儿是太子妃的婢女.即是她的婢女.她又如何脱得掉关系呢.

    “小姐.珠儿是太子妃的婢女.虽说不是她所为.但是恐怕难避主谋之嫌吧……”徐琪似乎也想到了这点.所以在宣旨解的公公走后.忍不住提醒道.

    “我何尝不知呢.太子何尝不知呢.他如此做.不过是想提醒一下她.毕竟是夫妻.又是世子的母亲.难道还真让她去受那凌迟之刑么.何况吕妃和肚子里的孩子有无大碍.当然是这么处理方才最好不过了.”我摆弄着手里的翠玉玲珑簪.然后又心血來潮的问了句:“徐琪.你说这簪子拿到市面上去卖值多少钱呢.”

    “少说也得上千两吧.”徐琪这么一说.我手都忍不住握紧了些.这么值钱啊.那我是不是那三几只.到时候卖上一卖.就够几辈子花的.想着不由得更加宝贝起來了.

    “小姐怎么想起问这些來了.”徐琪好奇的望着我.

    我但笑不语.心里想着总有一天.我要离开这里.

    “小姐困了这么些子了.我们出去秋千吧.”芷儿忽然兴致勃勃的进來说.

    我点了点头.是该让沉在谷底的心起來了.來到御花园.紫藤花架上扎着一副秋千.秋千上.爬满了夕颜花.被裁减的十分别致.我坐上去.芷儿在后面轻轻一推.感觉心都飞扬起來.

    我紧张的抓紧了扶手.想着我有多久沒有过秋千了.还是高中时候.去秋游.过.那个记忆仿佛已经太遥远了.遥远的我都记不清那时的感受了.总之现在要美好的多.

    望着蓝天白云.楼台水榭.又开始无尽的思念.

重要声明:小说《凤谋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