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回京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蝶追昔 书名:凤谋天下
    苏曼曼将我所有的外伤都精心的处理了一遍.然后带着笑意的说:“娘娘.这段时间最好还是别沾水.这样好的快些.给娘娘用的是我自己配制的金疮药.对外伤极好.很快娘娘的外伤都会好的.”

    “有沒有苏曼曼药能止疼的.瞧她脸皱的.”朱棣在一旁朝我瞥了一眼.低声说道.

    “有.把这个药给娘娘煎了服下.伤口就不会那么疼了.”苏曼曼拿了一副药出來.递给一旁的芷儿.

    “有劳苏大夫了.”我在一旁低低的道谢.

    “不敢.这是民女分内之事.”苏曼曼说完就看向朱棣.然后道:

    “王爷.让我看看您的伤口如何了.”这么一说來.我才想起.朱棣后背的伤來.那么长长的一道.这几天他像个沒事人一般.害的我都忘记了.

    朱棣微微点头.走向一旁的偏房.我望着屋顶发呆.來凤阳这么长时间就那么随了一回就弄得满是伤.真不知这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当真是沒有丝毫乐趣可言.

    “太子驾到.”我正胡思乱想间.听见屋外有人通报.想起刚才太子那满是自责的脸.心里有一丝丝愧疚.

    “乐儿……”太子急切的脸出现在眼前.我尝试着爬起來.却被他一把按住了.

    “见过太子下.”

    “乐儿.快躺下.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那些繁文缛节做什么.你可好些.”太子坐在榻前.如玉般的目光满是担忧.

    “呵呵.沒事都是皮外伤.”我摇晃的包的像熊掌的手.呵呵的笑着.

    太子看着我的手.眉一拧:“很疼吧.”

    我摇摇头.刚要说不疼.外面却插进一道声音:“可不.方才疼的可是哭天抢地呢.”

    朱棣换下一战袍.穿着一白色长衫漫步进來.不满的黑眸凝视着太子.太子有些尴尬的站起道:“都是皇兄不好.害的燕王妃受伤.本宫带了些上好的金疮药.以弥补皇兄所犯的过错.”

    太子这么说完.让婢女送上药物.朱棣却不予回应.只是.在我旁坐下.端过芷儿手里的药.温柔的喂我.

    我看着在一旁满是尴尬的太子.不由的出声道:

    “千万别这么说.我受伤.不关太子的事.是我自己不好.方才王爷已经批评过臣妾过于逞能了.药我就收下了.太子放心.都是些皮外伤.”

    “既然王妃有皇弟照顾.那本宫就先走了.过两天再來看探望.”太子知道朱棣在生气.也不便久留.说了这几句话便走了.

    我看着他渐渐消失的背影.然后回头对上朱棣有些隐忍的眸子.我不由得有些不快:“你干嘛.真不关人家太子的事.是我自己.”

    “徐妙乐.能耐了.自都难保了.还想着替别人开脱呢.”朱棣倾下子來.狠狠的盯住我. “你干嘛这样看我.想打我.欺负受伤的人.可不是王爷该有的作为.”我往里躲了躲.朱棣这人心思实在是难以捉摸.保不齐他又能做出什么事來.

    “如果不是看在你受伤的份上.本王真想捏死你.”朱棣恶狠狠的说着.一直拳头还被他握的咔咔直响.

    “凭什么.”我一阵气闷的撇开头來.不想理他.

    “凭什么.你堂堂燕王妃.大庭广众之下.与当朝太子交头接耳.嬉皮笑脸成何体统.”朱棣大声吼上那么一句.差点把我的魂给吓出來了.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嬉皮笑脸了.我那不过是跟太子在讨论……诶.不对.王爷这么气急败坏.不要告诉我您是在吃醋吧.”我忽然想起.朱棣发狠的把那名将军打的毫无招架之力.就突发奇想的问了那么一句.

    谁知朱棣竟是一脸怪异.然后又气急败坏的说:“你是本王的王妃.却如此不知礼数.本王难道还不该怒么.”

    知道朱棣一向是小气.跟他吵架绝对沒有好结果.于是我只好闷头倒在上哀呼一声:“哎呀.好疼呀.我这脖子疼死了.”

    “徐妙乐.少给本王來这.从今起沒有经过本王的许.你休想出这个门.”朱棣怒哼一声.放出话來.

    我探出头來.有些窝火的道;“我现在这样还能去哪.”

    “知道就好.”说完朱棣就走了.

    接下來的两天.朱棣每让苏曼曼给我换完药然后才去出.我果真就再也不能出这西苑一步了.太子來过两次.都是带了不少好药.朱棣也不再是之前的那副理不理的样子了.

    这天夜里.朱棣去了参加晚宴.听说是为太子践行的酒宴.太子明就会回金陵了.不知道母后听了我在凤阳这么多灾多难的会不会早些让我回去呢.想着我就不由得期待起來.

    “王爷.您回來了.这是醒酒茶.您喝一些吧.”婢女在外屋低低的劝着朱棣.

    “放着吧.本王沒醉.王妃睡了吗.”朱棣低沉的声音在外屋响起.

    “娘娘一早就睡下了.”

    “嗯.下去吧.”朱棣说完.脚步便往里屋走來.

    我急忙闭上眼.假装睡着了.悉悉索索的声音在纱幔外响了一阵.然后一阵下陷.朱棣躺在了我边上.

    这么几我们同榻而睡.却仿佛沒有交集.往往都是我睡着了.他才回來.今因为酒宴他比平时稍晚回來.而我却到了这回儿还无睡意.

    朱棣上带着淡淡的酒香.呼吸里也有酒味.他的呼吸一阵阵洒在我的脸上.我不由得微微皱眉.哪知这一皱眉.朱棣的子便靠了过來.伸出手.把我子揽入他的怀里: “徐妙乐.装的一点也不像.还给本王装呢.”

    腰间的手渐渐用力.上的外伤微微疼痛

重要声明:小说《凤谋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