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摔下马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蝶追昔 书名:凤谋天下
    拉着缰绳.坐在马背上.那个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就是拉风哇.我高兴的呵呵直笑:“太棒了.”

    “小心些.”太子在下面喊着.

    我伸手拍拍马背道;“好家伙.真不错……”

    只是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我话音未落.马儿便撒泼儿.狂奔起來.我一阵嚎叫:“啊……救命啊.”

    “乐儿.拉住缰绳.乐儿……”太子焦急的声音在后面响起.被耳边呼呼的风很快淹沒.我用力的拉紧缰绳.可是它还是不受控制的狂奔着.像是几百年不曾跑过似的.

    怎么办.我在马背上七倒八歪的随时都有可能被马儿甩出去.手上紧紧拉住缰绳.却像是毫无作用.反而把手给勒出來血來.

    在颠簸中.我一阵头晕目眩.渐渐无力起來:“停下.快停下……”

    我嘶喊着.可是云疾丝毫不理会.我大口的喘着气.心中一阵狂跳.紧张的子绷的跟张弓一般.

    “夹住马肚.勒紧缰绳.子放松……”忽然远远的传來熟悉的声音.我不由的回头去看.谁知马儿刚好跨过一个土堆.于是我很悲催的被甩下马.一只右脚好死不死的还挂在马鞍上.于是我被云疾拖了一段路.我痛的感觉就要死掉的时候.脚终于被解救出來.

    还來不及回神.我子顿时又一路从山顶滚回山下.那些树枝扎草被我压的啪啪直响.天地旋转中.不少枯枝划破我的肌肤.全痛的我连呼喊的力气都沒有了.下巴被磕在一棵小树上.顿时一股铁锈味在口中弥漫.

    “乐儿……”一声低沉的呼喊由远至近.我睁开有些模糊的眼.对着扑上來的影低低的喊了句:

    “朱棣.痛.”然后就再也沒有知觉的昏了过去.也不知昏了多久.朦胧中听见朱棣焦急的声音.

    “乐儿……乐儿……”朱棣呼喊着.然后手指用力狠狠掐了我的人中一把.我才悠悠醒來.躺在朱棣的怀里.全像被车碾过一般.痛的我直皱眉.

    “醒了.觉得怎么样.”朱棣焦急的问道.

    “痛……”我呜咽一句.还能怎么样.想必我全上下就沒一块好皮了吧.

    “本王马上送你回去.忍着点.”朱棣抱起我放到他的马背上.跟着他也翻上马.正要走.太子的声音急切忽然响起;

    “乐儿怎么样了.”

    我睁开眼看着焦急赶來的太子.不由的勉强一笑:“我沒事.死不了!”

    话音未落.朱棣抱着我的子一僵.收紧了怀抱然后说:“皇兄还是关心关心你的好马儿吧.”说着就要走.

    “等等……是我疏忽了.乐儿……你……”太子的话未说完.朱棣便冷声插嘴道:

    “疏忽.皇兄还真能疏忽.越好的马儿.心气越高.乐儿根本不会骑马.你竟让她独自……”

    看着太子神越來越内疚和自责.我不由的插嘴道:“太子下他不知道我不会骑马.”

    “闭嘴.”我刚说完就被朱棣一声怒吼吓得有些缩头.他黑着脸.一夹马肚.马儿便飞快的往军营跑去.

    我想回头去看看太子有沒有跟过來.却被朱棣死死的挡住了.忍者疼痛.终于回到了西院.朱棣抱着我翻下马:“军医.快给本王传军医.”

    朱棣将我抱上榻上.抓起我被勒出血的双手.眼神想要杀人般可怕.我弱弱的说:“都是皮外伤.不怕的.”

    “你闭嘴.”朱棣一声大吼.扬起手.我以为他要打我.却沒想到.他不过是帮我将头上的草屑拿下.动作十分粗鲁.但是力道却很轻.

    手指轻轻抬起我的下巴.我看着他的眉一点点皱起.然后一拳砸在架上.怒吼道:“徐妙乐.你有沒有长脑子.不会骑马.你逞什么能.”

    我想可能是我的下巴一定是被撞的够严重了.所以他才会这么生气.我扁扁嘴.低低说:“我沒想骑.就想坐坐.”

    “你……”朱棣一时气急.竟无语起來.指着我鼻子咬牙切齿一番.

    “嘶……疼……”我稍稍转头.就被一阵疼痛惊呼出声.

    “哪儿疼.”朱棣黑着脸.焦急的看我.

    “脖子.”我话音一落.朱棣轻轻的划开我散落的发丝.顿时脸色一阵铁青.我想那些枯枝一定在我脖子上割开了无数的口子.想伸手去摸.却被朱棣一手抓住:“别乱动.”

    这时苏曼曼走了进來:“见过下.”

    “起來吧.快给她看看伤口.”朱棣一手扶起苏曼曼.直接就牵起她的手來到我面前.我看得出來.朱棣那完全是无心的.可苏大夫就果断的不淡定了.只见她俏脸微红.双目紧紧的锁住朱棣与她交缠在一起的手.

    “她似乎疼得厉害.”朱棣将苏大夫拉到我前.然后轻轻划开我颊边的发丝.有些凝重的说.

    苏曼曼轻轻咬唇.将视线从朱棣上移开.落在我上.她拿起我的双手.然后看了看我的脖子.然后柔柔的道:“恕民女斗胆了.”

    话音落下.伸手用力一按我的手臂:“这儿疼吗.”

    我轻轻摇头.她的手又换另一只:“这儿呢.”

    依旧摇头.然后是脚.一路下來.她按的位置都不算很痛.她仰头对着朱棣轻轻一笑:“启禀下.娘娘只是受了些皮外伤.并无大碍.”

    “嗯……”朱棣低低应一句.然后看着苏曼曼给我细心的清洗伤口.上药.

    双手很快被她包成两个粽子.当她的手撩开我的长发时.看见脖子的那一霎那.微微有些失神.我举着有些像熊爪的手摸上脖子:“很严重.”

    “沒……沒有……”苏曼曼慌乱的低下头.继续手上的动作.我不解的抬眼看朱棣.只见他嘴角扯开一个愉悦的弧度.我眨眨眼.顿时明白了.苏曼曼一定是看到我脖子上的吻痕了.该死的朱棣.我对上朱棣的视线.狠狠的剐他一眼.

重要声明:小说《凤谋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