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换衣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蝶追昔 书名:凤谋天下
    ">朱棣的声音透着苍凉和无奈,飘飘渺渺的。我猜不透,他为何用这种语气,里面暗藏的卑微决计是与他格格不入的。

    我望着朱棣冷冽的眸子,心中一紧,悠悠叹息:“我不过是随手做了件自己想做的事,惩戒了个自己讨厌的人,如此而已!”

    朱棣不语,唇微抿着,毫无温度的眸子里涌动着复杂的神色,他渐渐松开手,直起子向外走去。

    忽然之间就被这个背影触动了,似乎,我想要逃走的yuwang正在不知不觉间慢慢减弱了。我低下头,心中不觉间竟涌起一阵苦涩。

    我支着下巴,在屋里发呆了好长一段时间,越来越不受控制的心绪让我一阵烦闷。忽然一个惊雷响,我不由的惊了一跳。望向窗外,不知何时已经被一片沉笼罩。

    五月的天气多变的让你措手不及,明明还是天空万里,片刻之后就乌云滚滚而来,接着就是闪电,好像这个时期的雨总是配着下。

    我几步走出,站在门口望着院内的花草树木,在狂风的侵袭下,已经杂乱不堪起来。芷儿关了窗,然后走近我边,轻轻的说:“小姐,进去吧,这雨说话间就要下了。”

    军营的练声已经渐止了,我回进屋,忽然想起,徐琦跟着苏曼曼去竟到这个时候还不曾回来,不由有些急了:“芷儿,快那把伞去把徐琦叫回来。”

    “是!”芷儿大概早就开始着急了,就等着我发话呢,她抓起木架上早早准备好的伞冲了出去。

    只是芷儿出去一会儿,雨滴便噼噼啪啪的砸了下来,被风一卷,不少便卷进了屋里。顷刻间雨势渐大,哗哗如柱,无数水流顺着屋檐的瓦铛急急的飞溅下来,空气中一股闷气息从地面渐渐涌出,然后消失在风雨中。

    天地间只余草木的清新之气被水气冲得弥漫开来,一股子清冽冷香。我伸出手去接住从窗外卷进的雨滴,凉凉润润的。

    远远的就看见芷儿和徐琦二人急急行走在雨势中,她们手中的伞根本抵挡不住这倾盆的雨势。进来屋就听见芷儿大呼:“这雨可真大!”

    “都淋湿了吧!赶紧去将湿了的衣物换下,免得着凉。”我随手拿起一个玉瓶,把玩着说。

    “是!”二人一溜烟出了屋,沿着长廊回她们屋里去了。

    “八嘎!八嘎!”忽然鹦哥欢声叫道,我没忍住呵呵一笑,然后板脸指着它也喊了声: “八嘎!”

    我话音未落就听见门外婢女恭声唤道:“见过王爷!”

    当朱棣出现在我面前时,我不由的有些愕然,难道没人给他打伞么?他一铠甲不知何时换下了,一碧色长衫已然湿透,甚至还有水滴从他的下一滴滴滑落,落在地上,湿了一片。他的发丝还是一丝不挂的束在发冠上,只是不断有水珠从他额间慢慢滑下。

    他这副模样我看着都十分不舒服,不知怎的他还能保持一贯的从容。他微微拧眉道:“看什么?还不赶紧给本王更衣!”

    “啊……噢!”我回过神来,然后大声唤了声:“徐琦……徐……”

    忽然想起徐琦和芷儿她们此刻也正**的呢,于是又改口道:“小玉,快来给下换衣服!”

    “徐妙乐,本王叫的是你!”朱棣怒吼的声音将我抬起的步子硬生生的放下了。

    “可是……我不会!”我说的是实话,我连自己的衣服稍微复杂一点的都不会穿,何况是他的呢?再说了,要我给朱棣换衣服,想想就觉得别扭。

    “你给本王过来!”朱棣才不管我说什么,只是一味的黑着脸对我喝道。可恶,明明有那么多婢女的,非要使唤我,真是忒么有毛病。

    我慢悠悠的接过小玉手中的衣服,走过去。看着朱棣这湿哒哒的模样,我很嫌弃的瘪了瘪嘴,然后认真仔细的将我的衣袖一点点卷好。

    朱棣清冷的神随着我的动作一点点沉起来,我走近他,伸手还未触上他的腰带,脸上就一阵滚烫。

    朱棣上传来一阵湿的气息,让我的手不由的有些抖,我在想,等下脱到最后的时候我该怎么办?

    嗯?这个,这个……我拉了半天,竟没能将他的玉带拉动半分,我不由得蹙眉,低下头认真的研究起他的腰带来。

    摸索间我不由的有些歉疚的望了朱棣一眼,只见他正皱眉看我,然后闭眼狠狠吸了一口气:“你当真不会!”

    “骗你是小狗!”看着朱棣极其忍耐的样子,我有些底气不足的轻轻应道。

    “小玉……”朱棣估计是忍无可忍了,一手挥开我,叫来了小玉。

    小玉动作温柔,娴熟,几下就将朱腰间的玉带取下,我虽然瞪眼看着,但好像还是没看清。

    当朱棣健硕的上暴露在空气中的时候,我飞快的转过,脸上越加火起来。

    “你下去吧!”

    “是!”

    听着朱棣和小玉的对话,我还在纳闷,小玉的动作看起来轻柔,没想到这么有效率。

    “你过来!”朱棣忽然又喊道,声音好像是对着我的。我微微转头道:“下是在叫我么?”

    “不是叫你,这屋子里还有何人?”朱棣没好气的说着。

    我一回头,妈呀,暴露狂,他根本就还没穿好衣服嘛!

    “下,我说了我不会!”

    “本王教你!”朱棣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我后,理所当然的将衣物塞进我手上。

    “不用那么麻烦吧!”我脸一阵抽搐,教我?不如,就叫小玉给他穿上,或者他自己穿上不就得了,真是闲的蛋疼。

    “你觉得作为王妃竟不会给本王宽衣解带,这说的过去么?”

    “那,那你先把内衣裤穿上,再教!”我捂着脸,闷闷的说。

    “昨夜不都见过吗?”朱棣声音带着一丝笑意,我不由将脸捂的更紧。

重要声明:小说《凤谋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