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洗衣之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蝶追昔 书名:凤谋天下
    ">我一清爽的走出屋子,抬眼望着碧蓝无垠的天空,偶尔有鸟飞过。院里几株石榴开的正艳,一阵清香扑面而来。

    “小姐,您尝尝,这是奴婢们昨包的粽子,连来发生太多事,端阳节,小姐竟连粽子也未能顾得上吃!”徐琦原本高兴着拿来粽子给我吃,但说话间又显得不快起来。

    “没事,今吃一样的,我尝尝,嗯……味道真不错!”我随手拿了个粽子,里面除了糯米便什么也没有。早知道昨我就该去看看,顺便让她们包些豆子花生,猪什么的进去,味道才更好!如今只能将就一下了。

    “徐琦,去给我那些白糖来!”沾点白糖吃,味道应该更好!

    “是!”

    徐琦走后,我移步到了院中,伸手摘了一朵月季,拿在手心,层叠的花瓣柔的仿佛一碰就会碎似得,我小心翼翼的鞠在手中把玩,一阵轻盈的脚步声由远至近。

    我抬眼望去,苏曼曼正婀娜的向我这边走来。我想起昨里她在众人面前说的那些话,有种想将她那花瓣般的嘴给撕了。

    “见过娘娘!”苏曼曼声音向琉璃般响起,她恭敬的向我行礼。我微微一笑道:

    “请起,苏姑娘今怎么有空来本宫这里!”

    熟话说披着羊皮的狼的更是可怕,我断然不敢小瞧了她,经昨的一番折腾,照理说她不敢再到我面前晃悠!而她竟然来了,可见她的心思不是一般的细腻。

    “前给王爷清洗的衣衫,如今已经凉干,就送来了!”苏曼曼红唇轻启,一脸柔的说道。

    “哦?那本宫替王爷谢谢苏姑娘了!”我伸手去接,她迟疑了一下,然后乖乖的将衣服放我手中。

    “没想到苏姑娘的这双巧手不仅会救死扶伤,还能将衣服洗的亮丽如新呐,难怪王爷放着房里的丫环不用,要苏姑娘洗了!”我依旧巧笑嫣然的说着。

    “不碍事的!”

    “徐琦!”我抬眼叫住刚走来的徐琦。

    “是,娘娘有何吩咐!”在外人面前,徐琦和芷儿总是唤我娘娘的。

    “从今起,王爷的换洗衣物就交予你负责了,可不敢耽误了苏姑娘的功夫了!”我瞟了一眼苏曼曼,她微微笑着摇头,然后道:

    “不用了,娘娘,王爷是个讲究人,别人做的,总不能尽他的意,还是民女来吧!”苏曼曼悠悠说完,清丽的眸光中闪过一丝得意。好个苏曼曼,竟还真把自己当棵葱了。虽说我并不稀罕朱棣,但名义上到底我还是他的王妃吧!还怎么的我的贴侍女倒成了别人,她倒也真会说。

    “这倒说的极是,王爷跟本宫都是极讲究的人,既然这样,不如就连本宫的也一起交由苏姑娘清洗吧!徐琦,将本宫换洗的衣物都拿来,交给苏姑娘!”我说话间,连瞧都不想瞧她一眼了。我本不想今就跟她算账的,哪知她竟这么的迫不及待,我便成全了她。

    “是,娘娘!”徐琦听完掩嘴一笑,溜溜跑进内屋,不一会儿就抱了一大篓子的衣物出来。

    “喏,那就有劳苏姑娘了!”徐琦光灿烂的将篓子塞进苏曼曼手中,然后完全不顾苏曼曼花容失色的脸,转将石桌上剥好的粽子沾了些糖,用碟子端至我面前。

    “娘娘,照您的吩咐沾了白糖,您吃着看觉着如何!”

    我轻轻咬了一口,会心一笑:“恩,真不错!”

    “娘娘……”苏曼曼抱着篓子里的衣服,有些不甘的望着我。

    “噢,是本宫疏忽了,尽顾着吃了,没什么事了,苏姑娘你可以退下了!”我挥挥手,然后继续津津有味的吃着粽子。

    苏曼曼面带怒容的一跺脚,转走。我在后面带着笑意的说:“徐琦,你也且随着苏姑娘好好学学,如何将衣物洗的亮丽如新吧!不然过几咱们回了宫,可就学不着了。”

    “是,娘娘!”徐琦应完便追上苏曼曼,带着笑意的说:

    “苏姑娘,请吧!”

    苏曼曼顿时如花似玉的面容也有了一丝狰狞!我捂嘴轻笑,既然你喜欢洗,就让你洗个够吧!想必有徐琦看着,她也不敢耍花招。望着头渐渐行至头顶,不由低估:“没有防晒霜的明朝,苦的苏曼曼美人儿,是不是很抓狂呢?”

    芷儿张罗来午饭,我随便吃了些,有些无所事事,干脆外出走了走。路径一间草房,听闻两个丫环正在窃窃私语:“还是不吃呢!”

    “都两了,不吃不喝的,她这是想干什么?”

    “不知道,我们还是别管了,朱将军已经去禀告王爷了。”

    我听着不由的眉头一皱,看着不远处的草屋,有不少士兵把守,再加上刚才两个小丫头的话,我似乎有些明白了,这房子里面肯定是关押了犯人。

    朱棣关的会是谁呢?好奇心让我不由再走近了些。

    “站住!”把守的士兵看见我过来,不由的低喝。

    我眼光凌厉的扫他一眼,喝道:“大胆,竟敢挡本宫的去路,也不擦亮你的狗眼看看,本宫是谁!”

    ”见过王妃娘娘!”其余的士兵一看这架势,立马反应过来向我行礼。

    “原来是王妃娘娘,小的该死,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娘娘,还望娘娘恕罪!”原来的士兵一听我是王爷,立刻吓得跪倒在地。

    “念在你忠于职守的份上,本宫且饶了你。这屋里关的是何人啊!”我透过窗户看过去,却什么也看不见。

    “回娘娘,是个女匪,就是万窟寨的女匪!”那士兵话音一落,我不由的一惊,是四姑娘,原来她的背叛还未换回自由啊!

重要声明:小说《凤谋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