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 不愿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蝶追昔 书名:凤谋天下
    ">太子说希望我幸福,我听着这几个字,浑一震,某一处柔软的地方,隐隐作痛。他影萧萧立于清冷御花园中,颀长的轮廓更添了几分淡淡的忧伤,他那样真诚,而我竟莫名的感到满满的愧疚。

    两人寂声不语,他只凝神看我,目光里带着一丝落寞,我连连被退下只想逃避:“太子下朝务繁忙,臣妾就不打搅了。”

    我起走,哪知他却伸手来抓我,大手扣住我的手腕时,我顿时一惊,像惊兔般弹跳起来,却半分也未挣开,心惊之余只得四下张望,却发现不知何时,御花园里独独余下我们两人。

    即便如此我亦是冷下脸来:“放手!”

    太子这才像回神般的匆匆松开了手。我冷眼望着太子半响之后微微行礼:“臣妾告退!”

    我转就走,我从来当自己是个感淡漠的人,从前,我可以为了钱,而现在,我只不过是为了好好的活着,只是,第一次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心痛!但是,我知道,淡漠,于我,于太子,如今都是最好的选择。

    “若是那,梅园吹笛,遇见的人不是你,多好!”我才走两步,他在我后幽幽说着,声音听来有些含糊。

    我步子一滞,顿时深吸一口气,又往前行。

    “或者,那我向父皇要了你,你……会不会愿意……!”声音一顿,我便愤然的回过头,却见他眼底淡淡的哀伤。

    我嘴唇动了动,最后还是清晰的发出声来,干脆而决然:“不会!”

    “呵……其实,我早就知道!却还是傻傻的想问!”太子苦笑一声,然后沧然的坐回石凳。

    我转飞快的奔走,脸上骤然感觉温,我却无暇顾及,直到出了御花园,我随手一摸,那是泪,我顿时停下,仰起头,将眼泪一点点回去。

    不会,这两个字,在说出的那一刻,觉得有千金重般。呵呵……皇上是个什么样的人,作为他的儿子,太子怎么会不了解。

    他既然下旨,将我指给朱棣,断不可能再改变主意,何况,我是开国第一功臣的长女呢?依他的格,他只会以为,太子想拉拢朝臣,建立党派,扰乱朝纲。如果这样,我绝对是不会愿意的,因为那太不值得。

    回到,我望着沉沉的天,心中郁结。漫漫岁月,难道我都将在这宫中度过?和自己并不的人走向白头?想想愈加觉得可怕!

    可是,生为徐达的长女,我还能如何?我的一举一动,牵扯的都是一族的命。除非我死了,才有可能逃脱这繁花似锦的牢笼铁壁。

    “小姐,这是皇后着人送来的白羽鹦哥,您瞧瞧,好玩着呢!”芷儿一脸喜色的将一个金笼子递到我面前。

    我接过手中,细细的看,它洁白如雪的羽毛的确是难得一见。这纯金打造的笼子提在手中,竟很是沉重。

    我喃喃的说:“原来我不觉间,竟也成了金笼里的鹦哥!”

    我打开笼门,轻轻的说:“小鹦鹉,你造化大,走吧,去更广阔的的天空吧!”

    “小姐,这可是……娘娘赐的!”芷儿看着我的举动,不免有些惋惜。我匆匆回望她一眼道:

    “没事,到时候,我自有说辞!”

    可惜门开了半响,那鹦鹉却依旧在笼中瞪大着眼睛望我,我顿时有种多管闲事的错觉。我伸手去拉它,它竟然远远的躲着,不愿出来。

    我蹙了蹙眉,难道它已经习惯这个金笼,又或者它已经依恋上这个金笼了?想到这,我不由一阵心灰意冷,时间难道真的会改变一切吗?

    无奈之下,我愤然的关上笼门,既然它不走,那么就要经得起众人的逗玩。长长的一天里,我都在逗着这只鹦鹉,它确实很有灵,很快就学会了说:笨蛋!

    夜里,我百无聊赖,就早早睡下了,却无半点睡意。辗转反侧间竟到了半夜时分,忽然雕花绢纱窗轻微响动,然后顺风间,我闻到一股熟悉的药香味,我一惊而起,然后沉声叫道:“来人!”

    “娘娘有何吩咐!”在阁里伺候的宫女立刻上前了。

    “命人都下去吧!你们在这,本宫不自在,睡不着!”

    “是!”当宫人细碎的脚步声渐渐消失,纱窗才吱嘎一声,一道修长的影轻巧落下。

    “子衿,今怎么来了?”我披上披风走到桌边有些惊喜的望着来人,子衿一袭白衣长衫,腰间别着绸带,头上戴着玉冠,玉树临风的立在我面前。他眉眼舒展,负手端详我,然后道:

    “姐姐有心事?都这个时辰了还不曾睡着?”

    “这几都睡怕了,真是一点睡意也没有。”我伸手给他倒了杯茶,他连连道谢:

    “多谢姐姐!”

    我看他上卷着寒风,想必在外面许久了吧!

    “外面现在很冷吧!下次想来就白天来。”

    “我倒是想啊,可是从凤阳赶到这,可不就天黑了。”子衿喝了一口茶一只手飞快的搭上我的脉,然后沉吟片刻,便微微一笑:

    “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就是子还虚,明起可以吃些温补的东西了!"

    我微微点头然后问:“去过凤阳了?”

    “恩!”

    “他……他的毒……”本来不想问的,但既然子衿特意来了,就顺口问问吧!

    “已经中毒太深,我无法彻底清除。”子衿蹙眉说道。

    无法彻底清除?那……

    “有别的办法吗?”我心惊的问着,早知道不能治根,不如不治,要疯就彻底一点。如今这样一来,他以后时不时的折腾我一阵,那我不是有的受了?

    “恐怕没有!”子衿摇摇头,我就彻底奔溃了,喃喃道:

    “那以后他要是施行家暴,那我不是完了?”

    “虽算不上彻底清除,但是却无什么大碍,只要不遇到重大刺激,一切都不是问题。”

    刺激太大?我想起史上朱棣活刮三千宫女,是因为宠妃离世,宫女私通。这个刺激算重大吧!

    唉,事已至此我只能接受了。但是我记得子衿曾说过,那个下毒之人似乎也在凤阳。

    “下毒之人……”我话音未落,子衿立刻接道:

    “已经解决!”

    我诧异的看着子衿,他当真是只手遮天呐,那么多人,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揪出了,真厉害。

    “那朱棣……”

    “他未曾有察觉!”哈,怎么觉得子衿是我肚里的蛔虫,我想什么他全知道。

    见我呆呆的看着他,他轻轻一笑:“你全写在脸上呢!其实事很简单,我趁夜散了点泻药在食物里,第二集体拉肚子,下当然会彻查,当然那里的厨师便全部被换掉了,我正好可以安排人进去,毕竟解药还是需要按时给下吃下。”

    “噢!”听起来,好像真的很简单。

    “既然你已经没有大碍了,而王爷的毒也解了,那便没有我什么事了,我先回望月谷了!”子衿看我像乖乖学生一样思索半天,有些好笑的摇摇头。

    “啊?就走了?”

    “嗯,姐姐还是好好歇着吧!子还虚着呢!”

    “好吧!”

    看着子衿利落的手,忽然觉得,练武其实真的很牛掰!

重要声明:小说《凤谋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