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过往的过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蝶追昔 书名:凤谋天下
    ">“不为什么,只因那是娘娘相救的!”肖子衿负手站在纱漫外,轻轻一句话却让我不心一紧。难道,他真是我的徐浩文?

    “为什么?”想着我就越加无法平静,我越想让他说个清楚,我抬起子,坐在上,泪开始在眼眶里酝酿。

    “记得那娘娘说,草民像娘娘多年前失散的弟弟。”肖子衿忽然一脸柔软的说着。

    仿佛感觉到自己的心跳落了几拍,我瞪大眼睛,声音都有些哽咽了:“然后呢?”

    “草民一直记得在草民还未遇见师父时,不过六七岁,整天跟着一群乞丐去街上要饭,有一次,竟有三未曾要到一星半点粮食,就在草民绝望的时候,一个比草民稍大一点的姐姐给了草民三个烘烘的包子,还给了草民一些碎银子。草民就是靠着这三个包子和这些碎银子一直撑到遇见师父,所以,草民很感激那个帮助过草民的姐姐!”肖子衿回忆起一段过往时,很真诚,不像在说谎,而我却失了所有兴致。一个声音总在心中回:原来,原来他不是。

    “这些年来,草民云游四海,想找到那位姐姐,却一直没有半丝线索,只是依稀记得,那位姐姐的双颊有两个甜甜的梨涡。”

    听到这儿,我不由的摸摸自己的脸,原来,原来我与肖神医的缘分,会是因为这两个梨涡!

    “肖神医,怕是认错人了!”我是失神的说着,岂止是他认错,我也是错了。是我想的太过美好了。

    “草民知道,娘娘说过最后一次见他是在他十二三岁的时候!”肖子衿自嘲般的笑笑。

    我不解的望着他,既然如此为何还会对我如此好呢?

    “既然找不到,那这份恩草民就还在娘娘上,就当……是报答她吧!”

    纳尼?这么说的好像我是替似得。

    算了,怎么说有个神医帮衬着自己总是好事吧!何况是长着徐浩文的脸呢?

    “那从今往后,我就当你是弟弟好么?”我尝试着拉近关系。

    “草民不敢!”肖子衿竟不吃这一

    “那便算了,你既不愿意,那从今往后,我便与你肖神医无半点瓜葛!”我听着不由一阵失落,但是还是忍不住用激将法将他激上一激,就盼着他报恩心切的心态能将局势转变过来。

    “那……好吧!”许久之后,肖子衿总算妥协了。这算不算是老天对我的又一次恩赐?

    “恩,乖弟弟!”我不由得雀跃起来,就差笑出一朵花来了。

    “那燕王是救还是不救?”子衿一头黑线的望着我,然后随意的问道。

    “那个……”我好不容易高兴了那么一小会儿,又被打回原形了,朱棣啊朱棣,我上辈子不就欠你点修理费吗?至于这么折腾我吗?救活了你,遭罪的是我,你要是疯了,等哪天死了,我就解脱了,但万一你没死成,或者是半疯,那那……

    “哎呀,救吧救吧!”想了半天,越想越可怕,还是救吧,到时我惹不起,我就躲吧!

    肖子衿没想到我连自己的夫君,救与不救都会这么纠结,不由的深深看我。

    我被他看着浑不自在,然后想起就随口问了句:“你会做假死药么?”

    “假死药?”子衿大概没有想到我会问这个,看他一脸惊讶的样子,好像是有戏。

    “你有?”

    “没有!”好果断坚决的回答哦。

    “闻所未闻,姐姐要此药何用?”子衿看来也不难亲近嘛,这一声姐姐叫的我心都软的。

    传说,又只是传说,看来我是深受电视剧的毒害了。想想也是,若是有,那些个不用砍头的死刑犯,八成都死不成。

    “没有这种药,其它什么都是空谈了!”我丧气的靠在梨花木雕的沿上。

    “若是姐姐真需要,那我便试着去研制好了!”子衿看我这样,有些轻笑的说着。

    哎呦,有个神医老弟就是拉风,借用小沈阳的一句话:那都不是个事儿!

    子衿走时给我留了几个据说是信号弹,但我看着着却像是烟花的祖宗,模样怪异,还不知道能如何。说是有急事就发这个,他会随叫随到。

    我说话间已经咳了许多次了,他看着于心不忍,就给我扎了几针,虽然没有用任何药水,但是却让我后半夜睡得很是安宁。

    第二,一早让刘嬷嬷拿着药方去取药,她凝视了药方半响,再望望我,言又止。我知道他是个心细的人,自然认得这是肖神医的字,但是昨肖神医并未来过,而一晚上之后又出现这么一张药方,她怀疑是很有道理的。

    “昨夜,一粒小石子包着这张药方从窗户掷了进来,正好砸在本宫的榻上,看字迹像是肖神医的,嬷嬷拿去给太医瞧瞧,这药方是否有问题。对了,此事还是问问朱太医吧!”我悠闲的说着,刘嬷嬷这下才稍稍放心,拿了药方匆匆出去了。

    “小姐,真是肖神医开的方子吗?那真是太好了!”芷儿听闻肖神医顿时喜笑颜开,我病的这几可愁坏她们俩了。我顿时心里一阵温暖,看来之前的徐妙乐还算不赖,至少给我弄了这个两个忠心耿耿的丫环。

    “待太医验过高兴也不迟!”徐琦推了推乐着的芷儿也是一脸笑意。

    刘嬷嬷很快便回来了,带着大包小包的中药,也是一脸笑意道:“朱太医说了,此药方正是针对娘娘病的良方啊!看来肖神医果然名不虚传,他的出现,竟没让侍卫察觉半分。”

    “那是自然,否则怎么称的上为神医呢!”芷儿乐得插嘴说道。

    我知道刘嬷嬷这么说的用意,无非就是想说,子衿是个危险人物,既能悄无声息的进来救人,亦能悄无声息的进来杀人。

    我笑了笑道:“刘嬷嬷,明起,多让些人在守着,特别是云轩阁外!”

    “是,娘娘!”刘嬷嬷这才放心的下去给我煎药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凤谋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