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针锋相对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蝶追昔 书名:凤谋天下
    ">“啊……你放我下来!”我喊得撕心裂肺,但是很快被风吹散,朱棣充耳不闻,依旧将马骑得飞快。

    我感觉我的胃都快要在颠簸中彻底碎裂了,一阵绞痛让我忍不住将腹中的东西都吐了出来。

    “该死的朱棣……你放我下来!”吐完胃里的东西,我拼尽全力的抬起头朝朱棣喊道。

    “吁……”总算是停下来了,我奋力的从马背上滑下来,倒在地上那一刻全像是虚脱了一般,我索闭上眼睛,假装昏迷!

    “喂……给本王起来!”朱棣坐在马背上,冷冷的叫道。

    我理都不想理他,他么的就是一畜生,我现在要是醒了,不定他又要怎么折磨我呢。

    等了半响,见我不醒,朱棣终于急了,听见他从马上下来,然后带着茧子的手在我脸上拍了两下:“喂,徐氏,醒醒!”

    “徐氏,本王命你赶快给本王醒来!”

    不醒,就是不醒,难不成你要对一个昏迷不醒的人痛下杀手?

    “来人。”朱棣忽然这么说,我心中一阵奇怪,我记得我滑下马的时候明明是还在山上的,哪来的人呢?

    “属下参见王爷!”一个陌生的声音恭敬的应道。

    “本王让你们跟着王妃,你们是怎么跟的?竟让她在光天化之下做出如此有失体统之事!”

    好你个朱棣,居然派人跟踪我,我说怎么就那么放心的把我丢在半道上了,真够险的。

    “属下该死,属下是奉命秘密跟踪王妃娘娘,不到万不得已,属下不敢轻易现。”

    “罢了,今可有发现异常!”朱棣沉声继续问道。

    “除了……除了游玩,王妃并未有任何异常举动,也未曾发现不明人士靠近!”可不是就游玩么,最多就是唱了首神曲,居然敢说我有失体统。

    “恩,下去吧!”朱棣沉吟一声。

    哼,他果然还是在提防着我,原来今好心带我来这,也是为了试探我,狡猾的狐狸。

    很快一切又回归静逸,半响也不见朱棣有何动作,我累极了,仿佛一切的气力都在颠簸中消失殆尽了,胃里空空的,我几乎连眼皮都抬不起,索干脆闭着眼好好睡一觉。

    阳光温暖,草地柔软,我很快就进入了梦想。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忽然一阵冷水拍打在脸色,我一惊而起。

    “朱棣,你有病啊!”之间朱棣不知道从哪弄来一节竹子,装满了水,正往我脸色浇呢。我抬脚就踹上这个丧心病狂的家伙。

    大概是我睡得还在迷糊中,又或者是起气作祟,总之,我这一脚踹的毫不含糊,连常年习武的朱棣都被踹退了几步。

    朱棣大概是没有想到我竟然敢如此放肆,竟愣住了。过了好一会儿他终于回过神来,一把拽起我的衣领:

    “好大的胆子,连本王都敢踹,是活腻了么?”

    他深邃而狭长的眼微微眯成危险的弧度,我脑子回归清醒,心想踹都踹了,我就没必要再怕的,何况他也太欺负人了。

    “是,本姑就踹你了,咋地,有种你杀了我啊,你这个疯子,我都快被颠的虚脱了,居然还拿冷水泼我,还有没有人呐你?”

    我昂着头直视着朱棣的眼睛,从他的眼眸里看见气急败坏的自己。

    “你……堂堂名将之后,连这点颠簸都承受不住,说出来岂不可笑!”朱棣一张俊脸气得通红。

    “谁规定名将之后就一定会骑马?何况我还是一个女儿家。”我一把扯下朱棣拽着我领子的手,很嫌弃的走到一边。

    “哼,就你这等模样,又有那点像女儿家的?”朱棣冷笑着睨了一眼我,负手站在一旁。

    “若我不是女儿家,那王爷你怎么会娶了我,哦!难不成,王爷你是有断袖之癖?”我故作惊讶的望着他,笑话,怎么说我不算倾国倾城,那也是闭月羞花居然敢说我不是女人??

    “你……”朱棣怒急又一把将我扯住,那模样像是要把我大卸八块了似得。

    “别动不动就拉拉扯扯的!”我又顺手将他的手给掰了下来。

    哼,事到如今,我就破罐子破摔,反正已经得罪了,我就不怕得罪到底,顶多是的死,说不定我还能穿回去。抱着这样的心态,我跟朱棣的斗争已经进入的白化阶段。

    “好你个徐氏,是谁借你的胆子竟敢如此顶撞与本王?是太子皇兄?”朱棣眸光骤然一冷。

    “神经病!”我白了他一眼,干脆一股坐在地上。

    “哼,别妄想攀上太子皇兄,我朱棣的女人就是毁了也绝不许别的男人染指。”

    “不知道,刚才谁说我不是女人来着。”我凉凉的在一旁说道。

    “你……好啊,居然敢如此嚣张,信不信本王今就宰了你!”朱棣一脸满是戾气,我想他很有可能这一刻真是想把我给宰了。

    我心一沉,忽然就觉得我的命运为什么会如此坎坷,想着便悠悠叹息:“杀吧!早晚都得来这么一遭,不过,我记得有一句话叫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我今就这么死了,拉上你做垫背也不冤。”

    “堂堂女诸葛的脑子竟会如此愚蠢?真是可笑,让你死,本王有千百个说辞!”朱棣忽然险的冷笑道。

    “那倒是,堂堂燕王下,只手遮天的本事那是绝对有,只是不知道太子下耿直的个会不会纵容呢?”我满不在乎的说着,心里却焦急的看着朱棣的反应。太子是亲眼看见朱棣怒气冲冲的将我带走的,万一我有什么事,依他的格绝对不会听之任之的。何况,虽然表面看起来,他们兄弟和睦,但是帝王之家,暗地里总是少不了许多波涛汹涌的斗争。

    果然朱棣眉眼一沉:“你威胁我?”

    “不敢,我只是替下在分析!”我悠悠的说着。

    “哼……”最后朱棣也不理我,直接翻上马,准备要走。我站着没动,果然朱棣有下马来,一把将我扯上马背。

重要声明:小说《凤谋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