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最炫民族风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蝶追昔 书名:凤谋天下
    ">经过一番交涉,我终于开始将21世纪神曲,顺利带向明朝了。

    “咳咳……”我试了下音,爬到更高一处去,随手折了根树枝当话筒,然后摇晃着脑袋开始唱: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

    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

    什么样的节奏是最呀最摇摆

    什么样的歌声才是最开怀

    弯弯的河水从天上来

    流向那万紫千红一片海

    哗啦啦的歌谣是我们的期待

    一路边走边唱才是最自在

    唱到这的时候,我明显发现,下边的两人已经目瞪口呆了。我翻了个白眼,继续自我陶醉的唱:

    我们要唱就要唱得最痛快

    你是我天边最美的云彩(顺手指了指她们俩)

    让我用心把你留下来

    无声……两人已经张着嘴巴,净顾着看我摇头摆尾了。我只好自己唱完,自己喊:留下来

    悠悠的唱着最炫的民族风

    让卷走所有的尘埃

    “我说你们俩怎么回事?不是让你们和声的么?”我停下来瞪着已经被震得神游太空的两人。

    “小姐,您这是唱的什么曲?”芷儿一脸猪肝色的问着我,眼神还像是见到不明事物似得。

    “本小姐唱的那是神曲,你们懂什么,只让你们喊三个字也都不会配合下!”我有些泄气的找了块石头坐下。

    “神……神曲?小姐,咱还是别唱这什么神曲了,唱些别的可好?”徐琦一头黑线的望着我。

    “不行,今儿你们必须得给我和成了!”哼,迂腐,这么振奋人心的调调是唱起来才够劲嘛!

    你是我心中最美的云彩

    怎么没就让你留下来

    我一指她们,她们只好轻轻的应了声:留下来!

    永远都唱着最炫的民族风

    是整片天空最美的姿态

    唱完之后,她们俩都低着头不敢看我,我双手背在后面,拿着树枝戳戳她们:“怎么着?没吃饭不成?两人合计还不如我一人声音大。告诉你们,今儿没把这歌唱嗨了,回去没饭吃!”我也不管她们懂不懂什么叫嗨,自顾自的又开始唱:

    你是我心中最美的云彩

    怎么没就让你留下来

    “留下来。”这回儿她们喊得倒是够响的,喊完还不忘捂嘴偷笑。

    我说:“想笑就大声着点儿!”

    于是,三个人在溪边忘我的嘶喊,那场面,在大明朝那是绝无仅有的。直到唱完最后一遍,我声音都有些发干了,随手鞠了把水喝:“真痛快!”

    “哈哈哈……好一个燕王妃,居然还会唱出这么……奇特而又振奋人心的歌谣!本宫今真是大开眼界!”忽然一个声音插了进来,夹着流水声我没听出是谁的声音。抬头一看,妈呀,我惊得一股就坐下了。

    来人可不是当今太子下么,后面还跟着一张脸黑的跟包公似得朱棣。完了,这下人真是丢大发了!他们什么时候来的,不是说落前才集合吧,这会儿正中呢。

    “混账!”朱棣对着我怒吼一声,我肩膀跟着抖了抖。

    “诶,四弟休得发怒,我倒觉得四弟妹唱的是极好!这青山绿水,世人谁不想将它留下,倒是四弟妹真,才敢于用这种自然而大胆的歌谣唱出来。”朱标一脸笑容温煦的如的阳光。

    “臣弟管教不当,让皇兄见笑了。”朱棣依旧一脸怒容,他抬着头朝我吼一句;

    “还不给本王滚下来!”真是声如洪钟呐!

    我颤颤巍巍的从高处一点点往下挪,由于紧张,几次脚下打滑,徐琦芷儿早就被太子和燕王的到来吓得魂飞魄散了,竟没有一个人上前来扶我。

    “小心……”正在我战战兢兢的踏上一个巨石时,朱标已经松开牵着的马,向我走来。

    我一看见他走来,忙说:“不牢太子大驾,臣妾自己可以!”

    眼看差几步就下来了,我心里还更是忐忑不安,不知道朱棣会不会把我大卸八块呢。

    正想着忽然听见“哧”的一声,长裙竟被后面的树枝勾住,我“啊”的一声,赶紧捂脸,从小的习惯,挨打,挨摔,挨撞,首要的就是护脸,说到底我其实是个特自恋的人。

    子正下滑间,一双健壮的手臂将我拉起,接着就落入一个带着松香气息的怀抱里,心里没有由来的涌过一阵暖意。

    “没事吧!”如脆玉般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我闻着好闻的松香味,抬起头有些木然,只见阳光下的朱标的笑像一泓清泉,滑落在我的心口,他专注凝望着我,目光温和得似能洇出水来,又似有微蓝的星芒璀璨流转。

    “没事!”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我挣扎着从他怀里出来,他却用力的拽住了我的手,仿佛怕我又滑到。

    “臣弟的王妃还是臣弟自己来照顾吧!多谢皇兄了!”朱棣看见我们目光流转,终是没能忍住,几步上前,扯过我的子,横抱起来,走到枣红马前随手一抛,我便横躺在马背上,顿时震得我五脏六腑都像是搅在一起了,我痛得唔了一声,正要翻起来,朱棣却一跃上马,随后手就在我背上用力的一压。

    好你个乌龟王八蛋,居然按下黑手,真是卑鄙。

    “皇兄,臣弟先行告退了,改再陪皇兄狩猎!”朱棣拱手说道。

    “四弟,还是让王妃乘坐马车吧!她此次已然受惊……”还不等太子说完,就被朱棣打断;

    “不牢皇兄挂心,臣弟自己的王妃,自己会照料的!”

    说完一夹马肚,马便狂奔起来。狂风在耳边呼啸而过,打在脸上,隐隐作痛,隐约间还夹带着芷儿和徐琦的叫唤。

重要声明:小说《凤谋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