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成婚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蝶追昔 书名:凤谋天下
    ">除夕过后,回到魏国公府,我等于是已经被足。每学着各种礼仪,就是为了等正月二十七,那便是我和朱棣的成婚之

    时间在无聊中也过得飞快,洪武九年(公元1376)正月二十七,十五岁我头戴九翚四凤冠,着青质九翟衣,在隆重的典礼之后正式成为十七岁的燕王朱棣嫡妃。

    朱棣十一岁封王,番地北平,所以就番前依旧住在皇宫里。他的寝的南侧,叫云轩阁。

    云轩阁此刻静若湖水,我只感觉到烛火跳跃,初的风依旧带着重重的寒意。双腿已经坐麻了,脖子也是酸痛难受。但是一切不妥都不及我内心的忐忑,虽然我成为燕王妃到如今已经成了定居,但是想到朱棣,我的内心总是涌动着一丝怪异的别扭。

    算上上辈子到现在,我还是头一次结婚,想着之前教引姑姑说的那些话,脸不由的一阵抽搐。此时此刻我只愿朱棣喝的烂醉如泥,醉死在外就再好不过了。

    终于快挨不住了,我试着将头上的盖头取下,一旁的掌事姑姑立马出声:“王妃娘娘,不可!”

    我被吓了一跳,她们还真是跟空气一样,连呼吸我都没听到,猛然这么一说话,我才知道原来她们都在呢!

    我嘟了嘟嘴,叹息一声,罢了,我就再忍忍吧!没想到这一忍又是几个时辰,所以我很没出息的开始东倒西歪,没办法,周公有约呢。

    “娘娘……”就在我快摔倒在地上的那一刻,一个穿淡绿小袄的姑姑实在是没办法了,她双手扶着我,然后一脸无奈的叫道。

    “算了,我不等了,再等下去不困死也被头上这个凤冠压死,你帮我取下来。”我揉揉眼睛,自己伸手拿下头上的盖头,边说眼皮还不住的打架。

    “娘娘不可,这凤冠须得王爷来了才能取下。”一旁的掌事姑姑面无表的走过来说道。

    “我才不管什么规不规矩,我让你取就取,废话那么多干吗?”我白了她一眼,真是迂腐。

    边上的绿袄姑姑伸手刚要开始取,那掌事的姑姑又喝道:“不可!”

    顿时那绿袄姑姑就停了下来,我着实生气了,我说:“大胆,本宫说取就取,哪里轮的到你一个宫女说话!”

    顿时地上华丽丽的跪倒了一片宫女:“请王妃娘娘恕罪!”

    我哼了一声,并不理她们,是该给个下马了,不然她们该以为我好欺负了。

    “徐琦可在?”徐琦和芷儿是我陪嫁的丫环,到这会儿竟不见她俩。

    “刘嬷嬷说,两位姑娘初次入宫还不熟识宫里的规矩,所以打发她们去外面候着了。”一旁的绿袄姑姑恭敬的回到。

    “她们是我陪嫁的丫环,自小在我边服侍,刘嬷嬷好威风,一来就撤了我的丫环,难不成你想反了不成?”我盯着那个面无表的掌事宫女,我估计她便是刘嬷嬷了。

    刘嬷嬷不惊不恼的稍稍抬头道:“今是王爷和王妃娘娘大喜之,奴婢奉皇后娘娘旨意,不能让婚典出任何差错。”

    看出来了,这人来头不小,原来是皇后边的人。我不跟她理论,毕竟还是第一次见面又是皇后边的人,还是不要闹得太僵:“传她们进来服侍!”

    徐琦和芷儿进来,我让她们帮忙取下沉重的凤冠,褪下一霞帔,这才叫地上的人起来:“你们下去吧,本宫要就寝了。”

    “娘娘,王爷还未曾就寝,娘娘万万不可先行就寝。”刘嬷嬷无时无刻不在于我做对啊。虽说是规矩,但是她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辰了。我朝那刘嬷嬷一笑,你的乌龟蛋,灭绝师太啊你,朱棣要是醉死在外头,难不成我还不要睡了?

    “刘嬷嬷放心,下到现在还未归,八成是醉了,你还是去准备些醒酒汤来的妥当。”说完也不理她们,我蒙头就睡。

    就算她们告状,也休想剥夺我此刻想睡的权利。

    当被外面的画眉鸟吵醒时,天已大亮,我睁开朦胧的眼,眼前出现一张大脸,不是朱棣是谁。我顿时一惊而起。

    “你……你干嘛这样看我?”一大清早挨我那么近,看得又那么专注,我不得不怀疑他的企图,盯着他只着内衣的膛,我不由的抓紧了前的被褥。听说男人早晨都容易那个啥……

    “本王不过想仔细看看清楚,你……究竟是谁!”后面几个字说的尤其低沉缓慢。我不由起了一鸡皮疙瘩,看来他果然认出来了。

    “王爷是昨夜酒还未醒么?臣妾是你的王妃啊!”我望着他似笑非笑,危险异常的脸,不卑不亢的回道。

    “噢?看来是本王看错了,本王以为,你是当那个扬言要翻转我大明朝的醉鬼呢!”朱棣伸出手指在我白嫩的脸上轻轻勾画着,那神态慵懒的让人觉得害怕。

    “看来王爷昨夜果然醉的不轻,臣妾是你昨才取得嫡妃。”我微微一笑,别过脸去。

    不料朱棣却不曾松手,他用力的扳过我的脸,细长的指甲一划,我细腻的肌肤上便出现一道长长的印记,刺痛让我微微皱眉。

    “是吗?不管你是本王的王妃也好,是那的醉鬼也罢,本王只想告诉你,就算你想要翻转整个大明朝,也休想翻出我的手掌心。”他凑近我,低沉鬼魅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我子不由轻轻一颤,于是在心底低咒:这酒真他妈不是好东西。

    定了定神,事到如今只能厚颜无耻的装傻充愣了。

    “王爷可真会说笑,臣妾既是您的王妃,那便今生今世都是王爷的人,自然是翻不过王爷的手掌心去。”

    朱棣继续一下下划着我的脸,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靠,难不成他像毁我容。哦,不,他……他不会是想活刮了我吧!照理说活刮人的疯病,还是要几十年后才犯的啊!

    就在我心惊胆战的时候,他却忽然轻轻一笑,笑得颠倒众生,笑得我浑发毛,最后他薄唇轻启:“谅你也没那个胆!”

    “下,娘娘,该给皇上皇后请安了!”外面刘嬷嬷的声音忽然传来。

    朱棣这才松开我,我从被窝里爬起来时,发觉自己竟出了一的冷汗。

重要声明:小说《凤谋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