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皇帝赐婚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蝶追昔 书名:凤谋天下
    ">这几真是食不知味,外面正紧锣密鼓的准备着过年的事,还有给我找夫婿的事。我看出来了,徐大老爹这是想在这过年的时候就把我给嫁出去啊!有必要那么急吗?

    唉,真是一个头两个大,上辈子活到二十四了都没结婚,这下好了,才十四就要嫁人了。

    外面大雪连下了几,满地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坐在火炉边,端着刚摘下的红梅花瓣,放在一个钵里边捣碎边想着心事。这时,徐琦却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小心的关上了门。

    “小姐……查出来了。”徐琦喘着气还未说完,我便丢下手中的东西,紧张的问道:

    “是谁?”

    “四皇子,燕王!”徐琦小声的在我耳边说下这几个字,我如招雷击,顿时全一动也不能动。

    是他……路虎男?朱棣?我反复的念着这两个名字。只觉得心口一窒,全一软,跌下地去。

    “怎么办?小姐,奴婢还是去禀告国公爷吧!”徐琦此时也一脸煞白的扶起地上的我。

    “长姐,长姐……”外面忽然响起锦儿的声音。徐琦赶忙扶我至桌前坐下,然后去开了门。

    “哈哈,长姐,你在呢!我可是有不得了的事要告知与你呢!”锦儿进来就冲进我怀里嘻嘻哈哈道。

    “是吗?”我心不在焉的捋了捋她乌黑的发辫。

    “长姐想不想听?”锦儿献宝似得渣渣眼睛。

    “想!”

    “那成,长姐给我再给我做个毽子我便告诉于你!”锦儿从兜里掏出几根油光发亮的鸡毛和一枚铜钱,在我眼前晃了晃。

    “好。”我手上接过她的东西,低着头开始做,但心里却似一团乱麻。我想过很多人,都没有想到会是朱棣,历史上的一代霸主朱棣。换做任何人我都没有那么担心,但是如果是朱棣,那么他有那个能力轻易的扳倒徐达。

    但我将做好的毽子递到锦儿手中的时候,锦儿咯咯的笑了,然后故作神秘的说:“恭喜长姐,方才听爹爹在屋里跟娘说,皇上要将长姐指给四皇子燕王做王妃呢!你说,这是不是不得了的喜事呢!”

    啊??我顿时石化了,把我嫁给朱棣?这是巧合,还是谋?朱棣的一生我并不陌生,那也是个造反的主。做他的老婆,别搞笑了,我作为21世纪的新新女,要跟成百上千个女人抢一个老公,我还不如做尼姑去呢。

    何况他也许根本就不会把我当成妻子,很有可能是当成仇人当成威胁。堪忧的后半生啊!

    “长姐,你在想什么呢?是不是高兴坏了?二姐都说了,燕王那才是顶天立地真真的男儿,将来必是会成为大英雄的呢!”锦儿清澈的眼眸里闪动着兴奋的光芒。

    “是吗?”我低低应了一句,英雄倒是不假,只是我不想做英雄的女人呐。

    “妹子……妹子,我的大妹子哟!”徐祖辉的大嗓门从前院就开始传来了。

    徐琦迎了上去,低低唤了声:“大爷!”

    “大哥!”锦儿一看见大哥来便从我怀里溜了出去,老老实实的端坐在一旁。我暗自好笑,看来这小丫头对这大嗓门也不待见啊。

    “大哥,今天怎么那么高兴,捡着钱袋了,还是看见美女了!”我打趣着徐辉祖,他还穿着一官服,头上的乌纱帽都还未来的及脱下。

    “嘿嘿,大妹子,你可不知道,哥哥今儿可沾你的光了,觉得上倍儿痛快!”徐辉祖接过芷儿递来的茶水,咕咚的灌了好大一口。

    “噢?”我想也知道是说我婚事的事,但是却故意表现的风轻云淡。

    “今儿在朝堂上,皇上当作满朝文武百官夸你呢!”徐辉祖继续用他的无敌大嗓门嚷嚷。

    “是吗?夸我什么?”我奇怪的很,按理说皇帝应该没有见过我,见过了也不至于记得住。

    咳咳……徐辉祖清了清嗓子道:“皇上是这么说的;听闻,中山王长女自幼贞静,好读书,称女诸生啊!”

    然后爹爹说:皇上谬赞了!

    皇上接着又说了:朕与卿,布衣交也。古君臣相契者,率为婚姻。卿有令女,其以朕子棣配焉。”

    “哈哈,所以,说话间大妹子就摊上了一门好亲事啊!”徐辉祖说完,抓了把杏仁往嘴里塞。

    我听着徐辉祖的话,怎么觉得皇帝说的这话好熟悉,在哪儿见过?在哪儿呢?想了半天终于想明白了,那是在一本明朝历史书上写到过。朱棣的皇后似乎正是姓徐!难道一切皆是命中注定?

    书上说,朱棣与徐氏一直感很好,可是如今照此发展,恐怕不是那么回事,我们还未成婚,就已经结上梁子了。难道,历史上的徐氏,是另一个徐氏?

    越想越是纷乱,徐辉祖看我不说话,不由的停下手中的动作:“妹子,想啥呢?”

    “没啥!”

    “你这是……不乐意嫁给燕王?”徐辉祖看着我的表,渐渐的也严肃起来,他浓黑的眉不觉得也轻轻皱起,沉吟半响低声说:“是啊,一入侯门深似海啊!”

    于是原本其乐融融的气氛瞬间被凝重所取代。锦儿看着气氛低沉便很识趣的道:“大哥,长姐,锦儿来时,二姐约好给我做香袋的,我这就去看看她做好没做好。”说完一溜烟就走了。

    看着锦儿走了,徐辉祖忽然低低的说:“若是妹子不愿意,大哥一定想办法让皇上撤去旨意!”

    “皇上金口玉言,怎么可能会改,何况皇上愿意与我们魏国公府结亲,那是看得起我们,是无上的荣耀,大哥,你就别瞎心,我只是一时间还没准备好!”我安慰着徐辉祖,心底还是小小的感动了一下,没想到徐辉祖平时看着个大老粗的样子,心里还是蛮在意我这个妹子的。

    我这话一出,徐辉祖也不好说什么,只是静默了一会儿便说还有事走了。

    一晚上辗转难眠,我正在考虑一件很不地道的事,要不要一甩烂摊子走掉呢?管他什么燕王朱棣,管他什么名将徐达,反正于我来说都是刚见几面的人而已。我好不容易来这一趟,不能就这么被葬豪门了。

    打着这样的主意却总是睡不着,好不容易迷迷糊糊睡着了,又被一阵摇晃给弄醒了。我睁开迷蒙的眼睛,很不耐烦的对打扰我得之不易睡眠的人吼道:“干嘛?”

    “乐儿,是爹爹!”

    啊,一听这苍劲有力的声音,再一看,这威武雄壮的躯,可不是徐达老爹吗?

    “爹爹,什么事啊!”

    “都上三竿了!快起来吧!”徐达老爹有些无奈的摇摇头。

    等我装扮整齐的走到外厅的时候,徐达老爹似乎在神游太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爹爹,找我什么事啊?”我按摩着已经长出的黑眼圈问道。

    “听说,你不愿嫁于燕王?”徐达忽然双眼紧盯着我,搞不清楚,他是想听到什么答案。

    “我……我……”我结巴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说。

    “罢了,自小我便知道你心气高,不大点就说将来要找的夫婿只能是你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而如今,皇上下旨,将你许给燕王,正是违背了你的初衷。爹爹这戎马一生,能为子女做的却少之又少。前几本想在皇上下旨之前把你许了人家,到底是晚了一步啊!”徐达老爹满眼疼惜,他摸着我的头,那双长满老茧的手覆在我头顶,像个火炉,温的我有点想哭。

    我没想到,徐达老爹那么早想把我嫁了原来是这么考虑的。我一下子觉得满心过意不去。

    “爹爹……”就这么轻轻叫了一句,泪就留了下来。想我前世,什么时候享过父亲的抚摸,父亲的疼。我一直以为自己不许要,但是这一刻我知道,我对父的渴望一直被自己用小小的枷锁困在了自己所不想触及的地方。

    “乐儿,你走吧!去你想去的地方,不要让世俗困住了你,去追求你自己想要的。”徐达老爹忽然这么说。

    我不可思议的抬起头,看着徐达老爹,不知道什么时候老爹的眼眶里竟闪着一丝晶莹,我不由的震撼了。原来老爹对我的疼竟到了如此地步。一时间心痛难忍,我占用着这具体,得到了如此厚重的疼,是我哪辈子修来的福气?

    “可是,爹爹……”

    “放心,皇上并未见过你,燕王也未曾见过你,届时让云儿替你出嫁,一切都无需担忧!”徐达老爹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

    原来他是这样打算的,可是我很想说,燕王见过我,虽然是穿男装,但是我们纠缠那么久,他定是知道我是女儿的。何况这可是欺君之罪,要灭九族的,我张着嘴呆傻的望着徐大老爹,他竟愿意为了我冒如此大的风险。

    那么我呢?我前夜还在思虑着如何一走了之,弃他们于不顾呢。相比之下,我是太过于自私和无了。我定了定神道:

    “爹爹,瞧你急的,竟不给女儿说话的机会,我是想说,我愿意嫁给燕王。”我抹了一把眼泪,俏皮的眨了眨眼。

    “恩?”徐达老爹皱起眉头,好似很不相信似得。

    “爹爹可还记得,前几女儿在聚贤庄喝酒来着,那我见着一位公子,长得玉树临风,仪表堂堂,就已经暗暗发誓,非他不嫁。于是暗中让徐琦去查,看那是哪家公子,可巧了,徐琦昨才查出,那竟是燕王,您说这难道不是缘分么?”我呵呵笑着,然后低下头,扮羞状。

    “可是……”

    “爹爹,什么可不可是,缘分是个说不清楚的事。我真的就喜欢燕王,旁人我谁也不嫁!”我嘟着嘴耍起子来。

    “如此便再好不过了!”徐达老爹像是松了一口气。

    送走徐达老爹,我才狠狠抽了自己个大嘴巴,真是心太软,嘴太,如今到了这地步,大罗神仙也帮不了我了。

    看来只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我对自己说,徐乐加油!你是新时代知识女,还怕搞不定一个古人朱棣,那必须是制他像玩儿似得。

重要声明:小说《凤谋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