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你咋也穿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蝶追昔 书名:凤谋天下
    ">“唉……不错,不错,这酒真不错。”几杯酒下肚,我砸吧着嘴,嘴里淡淡的桂花清甜气息,流转在舌尖,让人有种罢不能的感觉。

    徐琦终于忍无可忍了,她壮着胆子扯了扯我的衣袖说:“小姐,您真的不要再喝了,要是被老爷知道了,奴婢会被打死的!”

    看她可怜兮兮的样子,我只好作罢,上暖了不少,的,有些闷,我歪着头趴在桌子上,拿着筷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

    “唉,这么好的酒,要是能再配上一小碟拍黄瓜,那就再好不过了,黄瓜要辣辣的,那个味啊……”我眯着眼睛,回味了一下,顿时有种口水直流的感觉。

    “黄瓜?公子想吃黄瓜,小的这就去叫老板来一碟。”徐琦噌的一声就起来了,我估计她是光听到黄瓜这两字了,她大概觉得这要求简直太简单了,我还一脸陶醉样,所以她现在是倍自信。

    “停,我要的这儿没有。”我忙按住她蠢蠢动蹄子。

    “怎会没有呢?这黄瓜……”余琪怪异的看着我。我摇摇手不让她说完。

    “我要的拍黄瓜是那种放着陈醋,加上一层红艳艳的辣椒粉,那种辣椒粉是要用温火慢慢烤过的,然后再用油去过一下的那种辣椒,那个味儿啊……”回味了一下,然后很丧气的继续说道:

    “可惜的是,堂堂大明朝,居然连辣椒都没有!要在知道会穿这儿来,我就往兜里塞点辣椒种子,搁这大明朝一种,再拿市场上那么一亮相,又是要发家致富的节奏啊!”我大发感慨后,回过头却看到目瞪口呆的徐琦,知道我说的话八成她一句也听不懂,我只好傻笑两声,继续敲碟子。

    “公子,您说的这个辣椒是何物?”徐琦用力的合上嘴巴,然后啾了啾四周,发现没人看见她的失仪后才继续问道。

    “这个……辣椒嘛,是一种植物,颜色红颜,可做作料,放进菜肴里,可让菜肴变得色彩鲜艳,味道也是非常非常的好的,什么菜都能放,什么盐椒牛排,剁椒鱼头,酸辣鸡杂啊什么的,这些都是我的最啊!只可惜,大明朝却没有!”我本来只想随便解释一下,但是说到吃的我就不由的又神呱了一番。

    “恕在下冒昧,敢问公子说的这种东西大明朝当真没有?”忽然隔壁纱壁后的人忽然问道。

    声音低沉带着一丝凌厉,好像对我说大明朝没辣椒很有意见。我摇晃着脑袋白了他一眼,圈圈你个叉叉,姑我对大明朝没辣椒已经很不满了,你难道还不服气?

    “那是当然,就算大明朝有金山银山,就是买不到半个辣椒。”我说着自己也不免忧伤起来。现代如今会是怎样,徐浩文能照顾好自己和生病的老妈吗?还有老妈会不会因为悲痛而病加重呢?

    “噢?居然还有我堂堂大明没有的东西,那我倒是想见识一下,请问公子是大明人士吗?”那人还没完没了了?我正想回他一句,徐琦这是已经着急的不行了,拉着我就要走,嘴里还不停的跟隔壁的道歉。

    “这位爷,您别误会,我们公子当然是大明人士,他不过是喝多了,所以胡言乱语来着,您千万别往心里去。”

    “是吗?我倒觉得公子的一席话倒是很有见地,在下着实想讨教一番。”那男子好像还执着。

    不过我这会儿正头疼脑涨的,要不是徐琦扶着我,我估计走路都踩不着点。我打了个响嗝,嘿嘿笑了一声,开玩笑,这辣椒的事,怎么能告诉你。

    “不能说,不能说!”我摇摇头在心里跟自己说,但是感觉徐琦子猛然一紧,我赶紧捂住嘴巴,大概真是有点醉了,居然把这话说出来了。

    走到雅间门口,忽然被两个彪形大汉拦住。徐琦抓着我的手越来越紧,我感觉到她轻微的抖动。

    “公子,我家爷有请公子!”他们说的客气,手上却一点都没客气,几乎是把我拎进去的。

    我摇晃着步子总算站稳了,眼前有点模糊,晃了晃脑袋很不满的问了句:“你到底想干嘛?”

    “很简单,在下只想知道,公子是哪里人士,到我大明是有何目的。”那人懒懒的动了动子,他坐在窗边,逆着光,光线这个时候很猛烈,像一片金光把他拢在里面,看不真实他的面目。只是如青松般的坐姿让我觉得有那么一丝若有若无的压力。

    “这位爷,我家公子真是大明朝人,前段时间生了一场大病,本就神智混沌,加上又饮了点酒,所以越发的胡言乱语了,爷您试想,如今皇上圣明,天下归心,如此忤逆的话,神智清楚的人是断不会说的。”徐琦这时候已经进来了,她双手冰凉的握住我的手,脸色苍白,说话间也带着颤音。

    啥?目的?顿时我脑子有那么一瞬间清醒,感他把我当间谍了。

    “噢?”那人压根就没有相信,这一声噢字拖着长长的尾音,然后他起一步步朝我走来。

    我清醒的脑袋告诉,我好像要倒霉了,如果他要告我叛国罪的话,我是不是会死得很惨。该死的,我之前怎么就没有好好研究研究明朝的刑罚呢?

    正思虑间,他已经走到了我的面前,上穿着玄色长衣,腰间系着碧色玉带,披着浅紫长披风,姿修长。狭长的眼,带着一丝傲气,英的剑眉,像山脊一般的鼻梁,薄薄的唇微微轻抿着,再往上看头上是戴衔着翠玉的纱折上巾。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人非富即贵,这不是传说中的高富帅吗?他娘的乌龟蛋,好死不死的,我刚才非要提什么辣椒嘛?无事惹来一。我抚了抚有些脆弱的小心脏,莫非我明朝的富贵生活又要到尽头了。

    等等,我这么觉得这人……有点眼熟,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我定了定还在涣散的目光,好好的用心的看了一遍。

    “哎呀,我的妈呀,可不是熟人么?”我大呼一声,冲上前抓住那人的手,顿时泪流满面,老激动了。

    我用力的掐住他的手,清了清有些发硬的嗓子说:“路虎男,你……你咋也穿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凤谋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