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能不心急吗,于是李晋又旁敲侧击的问了些相关的内容,比如她在哪个方向,会在哪里遇到之类无厘头的问题,估计那和尚也是哭笑不得,但又不能说穿,只好痛苦的一诌再诌,说的李晋越发深信不疑,眉开眼笑。

    自打从庙里回来,李晋就对边所知道富家女一一过滤信息,可是没有哪个符合那和尚所说的“巨富”标准,他又去找过那和尚,那和尚只是说要静待缘分出现,不可强求。随即又拿出一个香囊递给他说道:“施主既然心急如此,那老衲也不能袖手旁观,这个香囊在必要时能助施主一臂之力,好生收着吧。”

    于是李晋又捐了1000元香火钱答谢和尚赠予香囊,喜滋滋的捧着回去了。

    可令李晋恼火的是那天庙里香火不知怎么那么旺,人超多,所以他没打到车,自己偷跑出来又不能开他老爸的车,只能放低姿态去挤公交,更令他火冒三丈的是公交上人也挤得前贴后背,等他好不容易挤下车,回到家就发现那个香囊不见了!

    本来这件事也使他清醒了一点,开始对自己的行为有些反思,但是第二天,那个香囊被送回来的事,又彻底使他迷失了方向。

    送回香囊的是尉迟江南,她那写生路过时正好看见被挤得很狼狈的李晋从车上跳下来时,一个香囊掉了出来,她当时就喊了他,可是李晋心烦意乱的根本没在意,一下车就大步流星的走了,于是尉迟江南捡起香囊追了几步也没追上,远看着李晋进了T大教职员小区,心想他肯定是这里面的住户,于是将香囊交给门口的保安,要他们贴个启示交换给失主,保安执意要留下尉迟江南的联系方式,说这是程序,尉迟江南犹豫了一下,但想到好事做到底就还是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反正一个香囊而已,顶多打电话来感谢一声也就罢了,即使他说其他的,自己不理就是了。

    在小区门口看到招领启事的李晋真有些缘分来了的感觉,他没想到这个香囊这么快就起了作用,通过保安的描述,李晋觉得这个送还香囊的女孩子绝非寻常,于是眼珠子骨碌骨碌转了几下,拨通了尉迟江南的电话,他首先是感谢了一下尉迟江南,接着说道:“其实这个香囊也并不是我的,是我表姐的,她又是从别人那里得到的。听说这是一个神奇的香囊,它会选择自己的新主人,每个有缘得到它的人都是它的新主人,它会给新主人带去好运,但是如果它的旧主人执意把它留下,将会得到厄运的惩罚。”

    经过他一通有的没的瞎扯,尉迟江南终于答应见他一面,顺便把那个会自己选择新主人的香囊带回去。

    可是李晋的满心期待在见到尉迟江南之后就破灭了,因为尉迟江南的左手中指上戴着一枚订婚钻戒!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的李晋本无心继续交谈,但听说尉迟江南的父亲在天珦集团担任管理职务,李晋原本熄灭的又重新被点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