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赛义

    它狠狠地咬了成璧左手肘一口,成璧顿觉一阵剧痛从手上传遍全,紧接着就是系统铃声:

    你受到[楚毒备至]的攻击,损失血量50000,并中毒30秒,每秒损失血量5000。

    晕啊,这小毒物果然够狠辣,挨过5秒后,成璧已经损血90000点,可谓危机重重,忙吞食丹药,同时用“侵凌攻伐”和“权舆击”拖住蓝环章鱼和墨鱼后,忙坐下吃蛋炒饭。

    才吃到一半,墨鱼就从失明中缓过来,又一个箭冲了过来,而蓝环章鱼照例在后面奋力追赶。

    好在成璧此时血量也已经回复了40000,再加上不停地吃药,倒也可以抗住中毒的损血,而且墨鱼的毒汁并不是无穷的,它需要积攒很久,所以喷间隔也很长,并且它的触手刚被斩断了几根,普通攻击力比较低,但它的移动速度非常快,想甩掉它很难,所以成璧边吃药边抗住墨鱼的攻击,专心对付蓝环章鱼。

    蓝环章鱼的毒液很危险,而且攻击频率也不低,千万不能再让它靠近,成璧一个“水上漂”飞开20米后,弯弓搭箭,一支“火珠箭”直指蓝环章鱼。

    事实证实了成璧的猜测,水族怪物果然火抗低,一支火珠箭能打掉蓝环章鱼一万多点血,再配合侵凌攻伐的属攻击、权舆击的失明和丹青引的眩晕控制,蓝环章鱼始终不能靠近成璧,好不容易捱过30秒中毒时间,成璧的血量也已经相当惊险,只能不停地吞着丹药,同时更小心的把握攻击距离。

    看来这大不准普通海盗随意进出,所以成璧与墨鱼和蓝环章鱼打了这么久,也没有其他海盗来帮忙,而那个“翻译官”也只是站在章鱼王边,没有参战或出去求援,不知是章鱼王的授意还是它智商太低。

    在消耗战下,蓝环章鱼渐渐不支,血条眼看就要见底了,边上的墨鱼却开始收缩墨囊,像蛤蟆鼓肚皮一样,成璧暗叫不好,余光瞥见边上不知啥时候多了一块珊瑚礁,忙闪躲到后面,墨鱼又喷了“夺命烟雾”,但是这次成璧没有直接被命中,只是周围被墨汁覆盖失去视野,并没有中麻痹状态,她依旧以金错刀来护,却感觉边的“珊瑚礁”动了一下。

    视线恢复后她正一鼓作气杀了蓝环章鱼,却不想一直在边上打酱油的虾海盗出声劝阻:“英雄饶命!请手下留吧,凡事好商量。”

    成璧奇怪地停了下来,但是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和蓝环章鱼保持相当的距离,并下意识的向边的“珊瑚礁”靠拢以作屏障,却猛然看见那所谓的“珊瑚礁”竟然就是章鱼王!

    成璧的确听说过章鱼会变色变什么的,但是它这是唱的哪出啊?吃惊不小的成璧忙又向后退去,但章鱼王并没有追击,倒是虾脑袋海盗赶了过来,说道:“英雄,留我等命吧,请坐下来,我跟您慢慢说。”

    成璧对它前倨后恭的态度很反感,冷冷的说道:“别东拉西扯,想说什么?”

    虾脑袋海盗说道:“您有所不知,我们大王被赛义国的大巫师封住了法力,只好请来它表弟蓝环章鱼王和小舅子花枝王帮忙,它们两都是客人,英雄就别伤它们了,我们大王刚才见英雄能力超群,可否请英雄帮忙抓来赛义国的大巫师,让他解了我们大王的咒,要我们给什么都愿意啊。”

    赛义国?这不正是自己要去的地方吗?

    难怪这大个子章鱼王一直没动过手,原来是被封住了法力,成璧略一思索,心生一计,笑道:“原来如此,好说好说,我有几个条件,若是你们都能满足,我定然帮你们。”

    虾脑袋海盗忙点头说:“好好,什么条件?”

    成璧说道:“首先,放了我的朋友;其次,你们把仓库里所有的宝物都装好,我拿一半,另一半么,作为去赛义国找大巫师的见面礼;第三,章鱼王得跟我一起去。”

    虾脑袋海盗和章鱼王商量了一会,为难的说道:“所有的宝物?我们好不容易才积攒下来的,还有,大王跟您一起去,那很危险。要不,您的朋友就先留在这小住几吧。”

    成璧神色一凛,这些家伙还会扣留人质?说道:“不行,宝物必须全部带走,礼少了根本见不到大巫师。这一路过去很危险,有章鱼王这个大个头在,其它海盗没了头子肯定不敢来找麻烦,而且找到赛义国的大巫师之后当然是马上为章鱼王解除咒语好啊,不然他在来的过程中反悔了怎么办?至于我的朋友,那可不是我要带走,你们也看见了她治疗术高超,万一章鱼王在路上有危险,她可以治疗。”

    虾脑袋和章鱼王交谈后觉得很有道理,于是由虾脑袋传令,所有水族海盗把仓库里的所有财宝都运了出来,埃布也被带了过来,看到埃布毫发无损,成璧总算放心了。

    至于怎么去赛义国,成璧早就想好了,之前的激战,人类海盗已经死伤殆尽,就用他们的船装着宝物去赛义国。

    埃布对海盗们突然帮起她们来感到很奇怪,但是成璧示意她不要做声,所以她也没有多问。

    她们接下来的行程倒是一帆风顺,没有再出什么乱子,

    又走了两天,前方终于出现一片黑色陆地,埃布告诉成璧:“那就是赛义国了。”

    成璧检查了一下船上的海盗旗和标志,还好都已经撤下来了,不然还没上岸就被当海盗宰了可不好。

    听说已经到赛义国,章鱼王和几个随行的海盗都吓得不敢上甲板了,躲在仓库角落里,怎么威胁都不肯出来,没办法,只好先上岸,再叫人来搬东西了。

    经历诸多磨难才来到赛义国,成璧在看到远处的陆地时,感到心里踏实了很多,但是这种踏实的感觉却在她真正登上这块陆地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座城市,死气沉沉,建筑都是森的黑色,即使是艳阳高照的天气,也显得灰蒙蒙的,而他们的居民,都穿着黑色的斗篷,将形遮盖起来,最让人毛骨悚然的是,他们的脚都离地!

    也许是这种岛国经常会有外人来交易,对于成璧和埃布的出现,周围的人并没有什么特殊反应,而埃布也很镇定的向前走着,看来她以前来过,知道该去哪里找赛义国的王宫。

    成璧暗暗在心里叹了口气,难道是刚出虎又入狼窝?这些人看上去可都不是善类啊,对了,艾丽娅的父王居然还把她许配给赛义的王子,估计这个王子也不会帅到哪里去。

    穿过一些街道,成璧随埃布来到了赛义国的王宫,和其他建筑一样,王宫也是黑乎乎、森森的,从窗子里看进去,仿佛万年洞窟一样。

    埃布与门口的守卫交谈了一会,守卫进去通报后,出来通知她们可以进去了。

    那厚重的大门吱吱呀呀的开启,埃布朝里走去,成璧也只好硬着头皮跟上去。

    刚进门,一个声音就响起,吓了成璧一跳。

    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埃布,我的孩子,我们又见面了。”

    成璧循声望去,说话的是坐在左首的一个人,依旧被斗篷蒙住脸,但是听声音,应该是个老人家,头顶上飘着“大巫师阿齐木”,原来他就是赛义的大巫师。

    前方正中摆着王座,上面也坐着一个穿黑色斗篷之人,不过他手中拿着一柄流光权杖,好歹有点亮色,头顶飘着“国王巴西特”,原来是赛义国王。

    坐在右首的人头顶飘着“王子嘎迪尔”,可是也看不见脸,只是从量上看,比国王略瘦些,也不似阿齐木那样佝偻。

    在成璧观测众人时,埃布已经简要的说明了亚桑的巨难和此行目的,阿齐木激动地说道:“卡布伦竟然叛乱?哎,可惜啊,他是我见过的最有悟的巫师,却没想到误入歧途。”

    看来,在赛义国,大巫师的地位相当高,所以在这样的场合,他可以自由言论,成璧正在猜测这国王会不会是个傀儡时,巴西特说话了,声音竟然很浑厚:“艾丽娅成功战胜了卡布伦,顺利登基成为亚桑的女王,这就是阿神庇佑,正所谓邪不压正。亚桑与赛义素来同手足,亚桑有难,赛义自然义不容辞,况且。”说到这里,他转头向嘎迪尔看了一眼,说道:“艾丽娅和嘎迪尔有婚约,那亚桑的事,自然也就是赛义的事。”

    成璧听到巴西特如此说,松了口气,赛义来对了,亚桑重建有希望了。<!--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红颜无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