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恨已不是迷

    幻结婚那天我去了,当时我想看看幻结婚时的样子,也想看看大家,因为我知道,幻结婚,繁建哥,丁宇哥,还有那些哥哥姐姐,大家都会去的。

    我默默的站在后面,贪婪的看着我的这些亲人,可我,却不能上前和大家说声:好久不见。

    我知道当时你发现我了,实际在你发现我之前,义父就已经看见我了,但他,一直装作不知。

    后来你一直看着我这边,义父就看着你,我当时担心的想,你在这样下去,义父一定会误会你的。

    对义父的狠,我比你了解,如果他对你误会太深……

    郑涛的信就写到这里,邝梦薇看完,纳闷的想,看这意思,郑涛好像并不想范斌误会她?

    那既然不想范斌误会她,那干吗还要把财产都留给她呢?

    郑涛这样,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郑涛的这些信,的确解开了很多谜,可也又让她陷入了另一个谜,不想她被误会,还故意制造这样大的误会?

    郑涛,我要怎样去理解你呢?

    通过这些信,邝梦薇还明白了一点,那就是范斌对郑涛的感(情qíng)是极深的。

    郑涛对范斌的感(情qíng)那就更不用质疑了,所以他才会因为(爱ài)上自己,自责到整宿不能睡觉,以至于后来的十几年,都无法挣脱出这种自责。

    范斌和郑涛,他们两个因为自己,互相怨恨着,也互相自责着,想到这,邝梦薇激灵灵打个冷战,她终于明白范斌当年为什么在郑涛离开后,不愿意和自己同(床chuáng),他那时会不会已经考虑,想不要她了?

    邝梦薇在屋里不停的来回踱步,仔细回想着当年范斌知道这件事后,那种痛恨后的变化。

    好像后来孟繁建突然来了,然后他们就关在屋里聊了很久,再然后,范斌好像就对她笑了?

    事(情qíng)过去的太久了,她已经回忆不起当时到底是怎么个(情qíng)况了,她只记得,范斌不理她了,她有多伤心,有多想他。

    郑涛这次的离开,范斌会不会又怪到她头上了?

    他会不会觉得,要不是自己,郑涛就不会死?

    范斌如果真有了这样的想法,邝梦薇扑通一声坐在地上,那她以后的(日rì)子怕是真的……

    实际这样的(情qíng)况她已经感觉到了,因为这次范斌虽然没和自己分(床chuáng)睡,但一直都没碰过她。

    也就是说,自从郑涛离开后,不对,邝梦薇仔细想了想,好像时间还要久一些,好像自从幻结婚后,范斌就没在碰过她。

    她以为范斌的年龄大了,在那方面的需求可能就少了,所以她也就没多想。

    可在那之前,他们的夫妻生活一直都是很规律的,范斌还经常笑说自己,胜过张三丰。

    她老公已经开始讨厌她了?

    和郑涛那些让人感动的信比起来,她更在乎范斌对自己的信任。

    对范斌的(爱ài),她从未因为任何人减少过一分一毫。

    她好想时间能回到过去,回到他们最初相识时,那个看见她就笑呵呵的范斌,还有那个开满桃花的桃源巷。

    可,时间真的回不去了。

    他们经历了太多风雨的洗礼,从范斌被审查,她嫁给齐志强,后来又出现的这个郑涛,或许范斌喜欢的,只是最初的那个自己,那个傻乎乎,都没处过男朋友的自己。

    范斌,我没办法的,经历了这些,哪件事都不是我愿意的,可我就是没办法,就这样一步步走过来了。

    你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我邝梦薇,就这样了。

    这一夜,邝梦薇坐在地毯上,(身shēn)边放着一瓶不知谁送给范斌的红酒。

    据说这瓶酒很高级的,就是范斌这个不喝酒的人,都很宝贝的珍藏着。

    邝梦薇举起空空的酒瓶子,嘿嘿笑道,范斌,我把你珍藏的红酒给喝了,这回你可以有理由大骂我了,甚至也可以揍我一顿,不然因为郑涛的离去,你多难受啊,你一定特想揍我,这回我给你机会,给你理由,你揍我吧。

    咣当一声,邝梦薇哭着说完,往地毯上一倒,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范齐幻和杨美子都已经起(床chuáng)了,还没见妈妈起来,这才觉得有些不太对。

    因为以往,妈妈一定比他们起得早,也一定会在小小公主房间陪在静婉(身shēn)边。

    范静婉虽然刚刚学会走路,可说话却已经很清晰了。

    见爸爸妈妈进来看她,小静婉瞪着圆圆的大眼睛,竟然问道:“(奶nǎi)(奶nǎi)呢?”

    “是啊?”杨美子也瞪向范齐幻,“爸爸昨天和繁建叔叔去赛车了,就妈妈一个人,她应该不会起的这么晚呢?”

    范齐幻一惊,忙蹬蹬跑下楼,见客厅没有,别的地方他都略过了,直接推开父母房间的门。

    “妈,您怎么睡在地上了?”见妈妈躺在地上,范齐幻忙奔过去,把妈妈抱起来,放在(床chuáng)上。

    邝梦薇揉揉额头,“好痛,”抬头看看儿子,“幻,妈妈想喝点酒,不知怎么就睡着了。”

    范齐幻捡起地上的酒瓶子,生气的说:“您这是想喝点酒吗?你整整喝了一瓶。”

    邝梦薇看向那个空瓶子,也愣住了,“是吗?妈妈竟然喝了一瓶?可惜了,你爸爸的好酒,就这样被妈妈给糟践了。”

    “妈,咱说的不是酒的问题,是您的(身shēn)体,爸爸如果知道您这样不(爱ài)惜自己,一定会生气的。”

    儿子的话,让还未完全清醒的邝梦薇冷笑一声,“你爸爸现在巴不得我离开这个世界,他怎么会因为我不(爱ài)惜自己生气呢。”

    “妈?”妈妈的话,让范齐幻吃惊的瞪大了眼睛,“您和爸爸吵架了?”

    抱着孩子追下来的杨美子刚走到门口,正好听见婆婆的话,美子一惊,忙站住了。

    不想儿子担心,邝梦薇笑了笑,“没有,你爸爸怎么会和妈妈吵架呢,妈妈昨晚喝的太多了,还没醒酒呢,都是瞎说的。”邝梦薇说完,又拉过被子,“幻,妈昨晚没睡好,想再睡一会,你出去吧。”

    “那您就在睡一会吧。”范齐幻帮妈妈把被子盖好,这才退出房间。

    躲在门外的美子给范齐幻使了一个眼色,两个人赶紧上楼。

    两个人回到房间,杨美子等范齐幻把门一关上,就急着提醒道:“你如果想知道爸爸妈妈是不是吵架了,我教你一个办法。”

    孔孔新文《索欢:女人,反抗无效》求收藏,求推荐。

重要声明:小说《高官老公粉嫩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