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想金屋藏娇吗?

    范斌在这间小小的宿舍里只转了一圈,就做出了决定。

    范斌临走告诉刘小怡,“给你三天时间收拾好,然后搬家。”

    “搬家?”刘小怡有些不解了,忙拉住范斌,问道:“干爹,我要搬去哪里啊?”

    范斌回(身shēn)揉揉刘小怡的头发,笑道:“你都叫我干爹了,那你干爹是干什么的你知道吗?”

    “干爹以前是做官的,现在是开地产公司的,还有没有别的什么职位,那你又没告诉过我,那我就不清楚了。”还是没明白范斌的意思,刘小怡说了一大堆。

    范斌放开刘小怡的一头秀发,点了点她的额头,笑道:“干爹既然是盖房子的,那怎么会让你没房子住呢,三天后,我会给你准备一(套tào)房子,里面的东西也都会准备好,到时你搬过去就行了。”

    啊?这算不算意外的惊喜呢?

    刘小怡呆愣愣的问:“那我这算不算,被干爹金屋藏(娇jiāo)了?”

    “刘小怡,我看你是不想离开这间宿舍了。”范斌假装很生气,推开门就要走。

    刘小怡忙拉住范斌的手,连连道歉,“干爹,小怡错了,我不该那样说话,那我现在收回刚刚说的,那你还给我房子住吗?”

    范斌暗自笑了笑,扔下一句,“等我电话。”然后就大踏步走了。

    干爹让她等电话?刘小怡关上宿舍的门,望着屋里的东西,那我是收拾呢?还是收拾呢?

    范斌开心的走回车里,吩咐小陈,“明天把怡园那(套tào)房子收拾一下,该填什么都买齐了,然后帮刘小怡搬去那里。”

    “是。”小陈答应完,犹豫了一下,大胆提醒道:“您这样做,将来要是夫人知道了,怕是要说不清楚的。”

    正在闭目养神的范斌猛然睁开眼睛,声音冷冷的问:“你们会让夫人知道吗?”

    小孙扫了一眼小陈,忙回道:“不会,我们不会让夫人知道的。”

    小陈又是犹豫半天,最后无奈的点了点头,“我也不会。”

    见小陈这样,范斌觉得,他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我要瞒着夫人,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刘小怡一个人在北京,孤苦无依的,我只是尽可能的帮帮她,但如果这些被夫人知道了,她可能就要多想了,我是不想夫人多想,所以有些事,就不要告诉她了。”

    又是小孙,赶紧答应一声,“是,我们明白。”

    半天没见小陈回答,范斌笑着问道:“小陈,你是不是对我的做法有什么想说的?”

    他留在范老(身shēn)边,孟总曾经嘱咐又嘱咐,让他把范老当成自己的父亲一样去保护,去对待。

    如果今天是他父亲要这样做,他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想到这,有些倔强的小陈转过(身shēn),看向范斌,“范老,我们忠于您,所以您不让我们说的,我们当然不会说,但是,做位旁观者,我觉得我还是要提醒您,那个刘小怡对您好似不是您想的那样,我是怕……”

    一番话下来,小陈的脸都憋红了,可还是说不出想说的话。

    范斌突然哈哈大笑道:“怕我晚节不保对不对?”

    既然范老已经明白自己要说的意思了,小陈大胆的点点头,“我就是这个意思,您若不(爱ài)听,那就当我没说好了。”

    对小陈的大胆,小孙暗自吐舌头,心说,你怎么啥话都敢说啊。

    范斌听后,点了点头,还夸了小陈一句,“你提醒的对,我会重新考虑刚刚的决定的。”

    没想到,他也有需要人家点醒的时候。

    实际最近和刘小怡走的这样近,本(身shēn)就是不对的,今天又答应做她干爹,还要送给她一(套tào)房子,范斌苦笑着摇摇头,他此时好像正站在悬崖边上,前一脚万丈深渊,后一步虽不是海阔天空,但绝对比那万丈深渊要好的多。

    这一路,范斌把这段时间自己的思想变化,重新梳理了一下,得出的结论是,他的确是变了,以前他最怕女人靠近了,现在他竟然因为刘小怡的靠近而兴奋不已。

    虽然他明白,他是因为最近一段时间,内心压抑了太多的不痛快。

    所以当年轻漂亮会逗他开心的刘小怡一出现,他就像找到了能让自己开心的钥匙一样,也或许,这都只是他的借口,他或许就是被刘小怡的年轻吸引住了。

    他喜欢听刘小怡说话,觉得和她聊天,自己都年轻了许多。

    他们的接触,貌似是他在帮刘小怡,实际范斌清楚,刘小怡的出现,就像给他注(射shè)了年轻的血液一样,他觉得他又年轻了,他又有了激~(情qíng),对,就是久违了的激~(情qíng)。

    车子开进范家大院,范斌临下车前拍拍坐在前面的小陈,说了一句,“谢谢你小陈。”

    范老虽然说了谢谢他,但小陈依旧做好了离开的准备。

    以他对范老的了解,他不会留他在(身shēn)边了。

    范斌走进屋里,看见邝梦薇,第一次有了愧疚之心,“薇薇,不好意思,最近太忙,都没怎么陪你。”

    邝梦薇调皮的笑了笑,凑上来,小声说道:“实际最近我也在忙,你忘记了?”

    他的确是忘记了,范斌仔细搜索半天,仍旧没想起(爱ài)妻在忙什么。

    “你在忙什么,我应该知道对不对?”

    邝梦薇嗔怪的瞪了范斌一眼,不高兴的问:“你不会是想反悔吧?你怎么忘记交代我的事了?”

    事(情qíng)他不但该知道,还是他交代的?

    最近自己一颗心都在刘小怡那里,对邝梦薇,他的确是疏忽了。

    范斌举起了手,“我投降薇薇,可能是年纪大了,我最近的记忆力,好像越来越差了。”

    她就怕范斌说自己老,因为他们年龄相差的太多,她总担心范斌在这方面有压力。

    邝梦薇拉着范斌一起坐下,然后依偎在他怀里,提醒道:“可能你最近太忙了,所以才会不记得了,实际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你说过,我们要像你刚离休时那样,到处……”

    说到这,邝梦薇故意停下,她想让范斌自己想起来,这样他心里就会好受一些,就不会认为自己老了。

    ---正文2029

    孔孔新文《索欢:女人,反抗无效》求收藏,求推荐。

重要声明:小说《高官老公粉嫩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