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爹干女儿可以好吗?

    可今天一看见洋溢着青(春chūn)气息的刘小怡,又听她说了那么多,他压抑了很久的心,还真就开朗了很多。舒悫鹉琻

    范斌想,不管刘小怡怎么想,只要他不越雷池,他们就保持聊聊天,说说话的关系,也不是什么坏事吧?

    从这以后,只要刘小怡一个电话,范斌几乎没有拒绝的时候。

    刘小怡的裙子也是一次一个花样的变化,范斌也就一次比一次的开心。

    最初刘小怡对范斌的称呼是伯伯,后来她就刻意的把称呼改了,比方说,像今天,她一看见范斌,忙笑着奔过去,挽住他,“老范同志,今天您可是迟到了。”

    范斌有些宠(爱ài)的拍拍刘小怡放在自己胳膊上的小手,假装批评道:“老范同志?这个老范也是你该叫的吗?以后可不许这样没大没小了。”

    刘小怡吐吐舌头,然后绕道范斌前面,旋转了一圈,问道:“我今天的裙子好看吗?”

    范斌还真就皱眉仔细看了看,然后点点头,“还不错,就是感觉有些太瘦了。”

    当然瘦了,为了突出自己的(身shēn)材,她刻意买了小一码的。

    刘小怡故意拉过范斌的手,放在自己的腰间,纳闷的问:“我也觉得最近穿什么都瘦,您帮我看看,我是不是变胖了?”

    他是个男人,刘小怡又勾~引的这样明显。

    范斌的手在刘小怡腰间只停留一瞬间,就马上拿开,然后躲闪着说:“你没胖,不要乱减肥。”

    看出范斌在挣扎,这也证明了,他对自己不是一点男女之(情qíng)没有的。

    刘小怡把头靠向范斌,边走边说,“您不许我减肥,那我就不减了,以后您说什么我都听,我这辈子,就只听您的。”

    范斌笑了笑,批评道:“小丫头,你这话让你父母听见,他们一定很伤心。”

    “他们都忙着过自己的生活呢,哪还顾得上我啊,”刘小怡停下脚步,看向范斌,挽在他胳膊上的手,改为拉着他的双手,然后认真的说:“我父母在我上大学后就离婚了,他们现在又都各自有了自己的家,所以我的事,我能自己办的,我一直不愿意麻烦他们,可我一个小姑娘,能有什么能力,这段时间,要不是您照顾我,我怕是工作都找不到。”

    范斌听到这,忙试图抽回自己的手,“别这样说,你很优秀的,你的工作就是没我,也会找到的。”

    “是啊,当然能找到了,到人才市场,往门口一蹲,最起码也能找个洗碗的活。”

    范斌被刘小怡的调皮给逗笑了。

    突然明白自己为什么喜欢和刘小怡说话了,因为这丫头说话实在是很幽默,所以和她在一起,自己总是忍不住想哈哈大笑。

    待范斌停下笑,刘小怡看着他,很认真的说:“我知道让您娶我是不可能的,我这辈子也不奢望能有那样的福气,但您可不可以答应我,做我干爹好不好?”

    刘小怡能认识到这一点,范斌很高兴。

    只是这个干爹,他还是有些不太习惯,“不然,咱们就不要认什么干爹了,以后你还当我是个长辈,有什么困难,就给我打个电话,这样好不好?”

    刘小怡嘟起嘴,不高兴的摇摇头,“不要,那样我对您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而且我从小就没得到过什么父(爱ài),我就想当您的女儿,您就答应我吧,哦?”

    她说要当他女儿,又不是当他的女人,这个要求,好像不太过分吧?

    范斌在心里问了自己一句,就点头答应道:“好吧,反正我的义子义女很多,也就不差你这一个了。”

    “不要,我不要和他们一样,我要当不一样的女儿,他们叫您义父,我就偏要叫您干爹。”

    范斌被刘小怡嚷嚷的有些烦了,就停下脚,指着她的鼻子警告道:“我可以答应你,但人多的地方,你不许干爹干爹的乱叫。”

    两个人现在是沿着公园的小路,正往树林深处的草地走,见周围没什么游人,范斌那两个保镖也不敢靠的太近,刘小怡勇敢的冲上去,抱住范斌,对着他的嘴就亲了一下。

    见范斌要发威,刘小怡忙甜甜的喊道:“干爹,人家可是您的女儿,那女儿亲爹一下,不可以吗?”

    范斌指了一下自己的脸,“亲这里可以,嘴不行。”

    “哦?”刘小怡又重新抱住范斌,抬起小脸,调皮的眨着大眼睛,“我知道亲错了,那我改过来好不好?”

    范斌一皱眉,他好像有些太纵容她了,这样下去,她以后指不定还会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呢。

    范斌想到这,摇摇头,“小怡,我们这是在中国,大家还不习惯亲吻这样的礼节,所以你以后还是要注意些。”

    刘小怡明白,范斌既然说了这样的话,她就不能得寸进尺了,不然会适得其反的。

    来(日rì)方长,既然范斌已经答应做她的干爹了,那干爹和干女儿好上的还少吗。

    聪明的刘小怡接下来一直规规矩矩的陪着范斌散步,然后两个人又坐在草地上聊聊天,等都觉得饿了,他们又一起吃的饭,然后范斌才送她回到单位分给她的宿舍。

    每次送刘小怡回来,范斌从没下过车,所以对她宿舍里什么样,他一点都不清楚。

    今天觉得自己既然认了刘小怡这个女儿,两个人的关系也算是确定下了,范斌这才大大方方的下了车,“小怡,我去你宿舍看看你住的环节怎么样。”

    刘小怡有些激动的忙过来想扶范斌,但却被范斌躲开了。

    刘小怡暗自吐吐舌头,边走边说:“我一直都想邀请您进去看看,可您,我那里条件还不错的,单位对我很照顾的,当然,这都是看您的面子啦。”

    十几平米大的地方,一张(床chuáng)就占去了大部分空间,书桌,椅子,简易的衣柜,范斌看了一圈,皱皱眉,“你一直住在这里吗?”

    刘小怡点点头,“对啊,”见范斌貌似不是很满意,她忙说:“像我这样的学历,能有个单(身shēn)宿舍就不错了,我这都是硕士生的待遇了。”

    想想也是,一个单位分配的宿舍,还能好到哪里。

重要声明:小说《高官老公粉嫩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