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就这样悄悄的来了

    沈奇的话,让康子殷很是惊愣的看着他,“为什么你们都要问我这个,我还没长大呢,我不要找什么合适的人,对我来说,我爸爸现在最合适我。舒悫鹉琻”

    啊?沈奇听明白了,原来这个小芭比娃娃不是人没长大,而是心不愿意长大。

    原来小丫头拒绝长大的理由,竟然是不想离开她爸爸殷家栋?

    这不是典型的恋父(情qíng)结吗?

    沈奇充满醋意的出去,把康子殷的睡袋从她的帐篷里拿过来,扔给她,“睡你自己的。”

    “睡我自己的就睡我自己的,我又没惹你,生什么气啊。”康子殷嘟嘟囔囔的把自己的睡袋,挨着沈奇的铺好。

    见沈奇要躺下了,她忙又推推他,小声的说:“我要去小解。”

    知道她可能是不敢自己去,沈奇故意装作不知,“你去小解就去吧,这个不用报告。”

    康子殷往外看了一眼,都快哭了,“我不敢自己出去,我害怕,我妈妈说,山里有老虎,大灰狼,还有……”

    “这话是你妈妈说的?”

    康子殷点点头,“就是来的时候,上车前,我妈妈才告诉我的。”

    康阿姨真让他无语了,怎么可以这样吓唬小孩。

    当然,这样吓唬吓唬她,效果还是不错的。

    可看小芭比娃娃可怜兮兮的样子,他竟然又很心疼。

    沈奇爬起来,还伸出手摸摸康子殷,“既然都知道有老虎大灰狼,那为什么不拒绝来?”

    “那怎么可以,我妈妈一直都是需要保护的,所以越是知道危险,就越不能让她自己来。”

    看着前面走的小丫头,沈奇真后悔没把康子殷说的这番话录下来。

    如果录下来,他回去,一定给康阿姨听听,让她惭愧她对子殷做的这一切。

    见沈奇没跟上来,康子殷停下,回头喊道:“你走快一些,我快憋不住了。”

    “憋不住就不用往前走了,就地解决就行。”估计小丫头一定没在户外干过这事,所以还以为能找到厕所一类的遮挡物。

    就地解决?康子殷四下看看,喊道:“这里没有卫生间啊?”

    啊?比他说的文明多了,人家孩子找的是卫生间。

    沈奇大踏步过来,不容分说的抱起康子殷走到一块大石头后面,“这里,就是天然的卫生间。”

    康子殷抓住要走的沈奇,害怕的问:“可是,这里会不会爬出虫子,钻进……”说到这,小丫头忙捂住嘴,接下来的话,好像不能告诉沈奇。

    要不是怕康子殷太难堪,他真想好好大笑一场,这个小芭比娃娃,还真不是,一般的好玩。

    “乖,这里没虫子,也不会钻进……你的(屁pì)(屁pì)里。”

    他这样回答已经算很含蓄了,可自己刚刚才说过的康子殷,还是红着脸,生气的喊道:“那你赶紧走开啦。”

    这(热rè)闹他当然不愿意看了,沈奇忍着笑,又大踏步走远了一些。

    很快,康子殷就跑了回来。

    小丫头,明明就是个鼠胆,竟然还要充当侠女。

    不知不觉,他们已经在山里混了一天,见天还没完全黑下来,此时正是夕阳西下,太阳最美的时候,康子殷拉住沈奇,“我们在这里看落(日rì)好不好?”

    沈奇看了一眼康子殷,“走了一天的山路,你不想早点睡吗?”

    康子殷摇摇头,“一直很向往呼吸一下大自然的空气,可我爸爸总说我是女孩子,不放心,今天好不容易出来了,我不想以后回忆起来,除了不停的走山路,就是睡大觉。”

    “嗯,说的有道理,那以后我们再出来,我一定带上你。”

    这话他说的自然,她回答的也很自然,“好啊,我好喜欢这种感觉。”

    感(情qíng)就这样一下拉近了,沈奇把手伸给康子殷,“我刚刚巡查的时候,看见有一条河,我们去看看那里面有没有小鱼儿给你玩。”

    “还可以吃的,我们抓到鱼儿,你要做给我吃。”康子殷兴奋的把小手放进沈奇的大手里,任他拉着,奔向那些倒霉的鱼儿。

    夜晚已经有了凉意,而且山里的水温也是很凉的,沈奇警告康子殷,“你不许下水,只能站在一边看着,听见了吗?”

    康子殷非常乖的点点头,“我听见了,我不会下水的。”

    沈奇脱下运动鞋,把运动裤挽起来,然后把两只脚试探着伸进水里。

    见他这样,康子殷小声的问:“沈奇,水是不是很凉?”

    沈奇看向康子殷,笑了笑,“不然你试一试?”

    “好,我要试一试。”小丫头还以为沈奇说的是真话,扑通坐下,就要脱鞋子。

    沈奇忙按住她,“水很凉,你是女孩子,不能着凉。”

    此时,她真的好感动,康子殷不在说话了,乖乖的蹲在沈奇(身shēn)边。

    很神奇的,不一会,就见沈奇大腿周围,游过来很多鱼。

    康子殷兴奋的屏住呼吸,好奇怪啊,这些傻鱼怎么会自动送上门了?

    只见沈奇出手几次,他们拿的塑料袋里就多出了几条鱼,这样在天完全黑下来时,他们就满载而归了。

    两个人回到帐篷附近,沈奇架起篝火,很快,那几条小鱼,就散发出让康子殷直流口水的香味。

    “没想到你还有两下子吗。”嘴里吃着美味,小丫头还没忘记夸夸沈奇。

    两下子,他有的何止是两下子。

    “信不信,就是一点食物没有,把我扔大山里,我仍旧能存活下来。”这话,他真不是吹的。

    康子殷忙点头,还举了举手里的烤鱼,“我相信,只要有水,你就能有鱼吃。”

    沈奇又往山里指了一下,“这里不行,没什么可打的,等以后,我带你走远一些,到时我给你打些野味吃。”

    康子殷点点头,又摇摇头,突然觉得她和沈奇好像太像自己人了,不然为啥,他说以后带她走远一些?

    “沈奇,我们这样,你不要多想,我,我是不会做你女朋友的。”

    康子殷的话,让沈奇一愣,拿在手里的鱼,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片刻后,沈奇抬头一笑,“小丫头,是你想多了,我和你爸爸在一起工作,而且我们的父辈又都是朋友。”

    啊?是这样啊?那她还真是误会了。

    康子殷突然心(情qíng)很不好的看着那堆篝火,又偷偷看看沈奇。

重要声明:小说《高官老公粉嫩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