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流血事件

    像刘朵儿这样从出生就没有安全感的女孩,她即使睡着了,也是半睡眠状态。

    所以有一点风吹草动,或者屋门开了,有人进来,这些小动静,都能让她立刻睁开眼睛。

    那她今晚为啥睡的这样沉呢?

    原因当然是已经几晚没睡好了,所以今晚她刻意把耳朵塞得严实一些,又刻意不去想莫念祖和那些女人的丑事,最主要,她毕竟不是仙女,所以她当然会困了。

    感受到有人压下来,刘朵儿这才惊醒。

    (床chuáng)头灯微弱的光,照在莫念祖已经失控的脸上,这张平时看着酷酷帅帅的脸,此时在朵儿眼里,却变得格外狰狞可怕。

    棉花球还在,她听不清莫念祖说些什么,但他的动作已经很明显了。

    刘朵儿一只手急急推着莫念祖,阻止他给自己脱衣服,另一只手,忙拿开耳朵上的棉球。

    能听见声音是件多么幸福的事,可此时,她听见的却是莫念祖急着要她,想她,各种在她听来都是不堪入耳的话。

    “你答应过我的,不会强要我,而且你外面已经有两个女人了,你去找她们好不好?”

    “不好,我就要你,我以后就要你,我不要她们了。”莫念祖耐着(性xìng)子,咬着牙,表达着自己的意思。

    “可我不想要你,你走开啦……”朵儿见挣脱不开,说他又不听,而且(身shēn)上的睡裙也已经被他扯了下去,绝望的时候,瞥见(床chuáng)头放着一个玻璃杯,那是自己每晚睡前都有喝水的习惯,放在那里的。

    就在莫念祖已经要冲破最后一关的时候,刘朵儿抓过那个玻璃杯,对着自己的额头狠狠的打下去。

    玻璃杯没有打碎,但因为用力过大,刘朵儿额头还是流出了血。

    吓坏的莫念祖赶紧抢下玻璃杯,随手一扔,玻璃杯打碎的声音,立刻引来敲门声,“老板,您没事吧?”

    “你们都给我滚远点。”一肚子火气正不知冲谁发,莫念祖大喊了一声。

    门外那些训练有素的保镖,瞬间又都消失了。

    莫念祖也不说话,抱起刘朵儿,还好血流的不多,他光着(身shēn)子蹦下地,找出医药箱,又回到(床chuáng)上,把正在穿衣服的女孩拎过来,小心翼翼的给她处理了一下伤口。

    “伤口不深,应该不会留下疤痕。”伤口处理完,莫念祖就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快速穿好衣服,头也不回的走了。

    她说过的,只要他敢强要她,她就死给他看。

    是他不守承诺,所以就怪不得她了。

    自古红颜多薄命,本来她就把生死看的不是很重,要不是顾念父母会伤心,对这个世界,她真没什么可留恋的。

    (身shēn)子是保住了,可心(情qíng),却非常非常的糟。

    刘朵儿想不起自己是从什么时候起,心里除了装着家人,又多了一个叫莫念祖的男人。

    十五岁时第一次见?还是在雷蕾婚礼上?

    应该是雷蕾婚礼上吧,想起当时莫念祖利用弟弟,把她引离父母(身shēn)边,然后要去她的联系方式。

    不过要是没有十五岁时第一次见,她绝对不会把联系方式告诉他的。

    那要这样说,他们的缘份还是要追溯十五岁那年,她在表姐家花园里弹钢琴,他来找雷蕾道别,记得当时雷蕾一口一个小魔头。

    小魔头,这个称呼对他还蛮合适的。

    想到这,刘朵儿不自觉的笑了。

    可能雷蕾当时就看出自己有些喜欢莫念祖,所以警告她,说莫念祖不是她能驾驭得了的。

    她没想过驾驭他,她真没那样想过。

    刘朵儿拿过已经关机几天的手机,他从未限制她自由,也没限制她和外面联系,是她,一直都不愿意和家里联系的。

    通过今晚的不愉快,怕是这里,她已经没办法待下去了。

    刘朵儿按了开机,看见那么多条未读短信,点开一看,几乎都是爸爸妈妈发来的。

    爸爸妈妈担心的到处找她,妈妈每天都是以泪洗面,可她呢……

    看到后面,朵儿有些担心了,爸爸说她再不回去,他们就要报警了,那样莫念祖就是绑架罪了。

    绑架罪可不是闹着玩的,他都被人伺候惯了,要是真把他弄进监狱里面,怕是一天都活不下去的。

    想到这,刘朵儿忙伸出细细的手指,轻轻按着爸爸的电话号,每按两个,朵儿就犹豫一下,终于十几个数字算是按完了,看着那个绿色的小健子,她只要轻轻的按下去,这一切就都过去了,她的生活就又会回到从前,她依旧是刘家被保护的小公主。

    按下去?还是……

    看着突然就黑了的手机屏,朵儿傻了,她的手机突然就没电了,而她又没带充电器。

    难道这都是天意?

    可是明天就是爸爸要报警的最后期限了。

    不行,她不能再拖了,她不能因为自己想在外多玩几天就害了莫念祖。

    刘朵儿放下手机,又抓起(床chuáng)头上的座机,快速的拨通了爸爸的电话,“爸,我是朵儿,我没有被绑架,我只是和朋友出来玩几天,您告诉妈妈,不要着急。”

    电话那边传来爸爸妈妈抢电话的声音,两个人抢着说了半天,结果都是一个意思,让她赶快回家。

    想着今晚发生的事(情qíng),刘朵儿点点头,“我知道了,我明天一定回去。”

    放下电话,刘朵儿知道,这一晚,她不可能睡着了。

    和她一样睡不着的,还有莫念祖。

    刘朵儿不知,她(床chuáng)头那台电话是连着隔壁房间的,所以她和父母说了什么,保证明天会回家的话,莫念祖一字没落下,听得清清楚楚。

    他猜刘朵儿是因为今晚的事,决定离开他了。

    不过事(情qíng)已然发生,他现在就是后悔,也晚了。

    他有什么可后悔的?他每晚都想她,那是因为喜欢她。

    算了,单相思不该是他莫念祖能干出的事。

    女人,他又不缺,至于因为一个活在现代,一脑袋古代思想,估计刘朵儿的思想还停留在,男女授受不亲那个时代呢。

    不得不承认,朵儿爸爸对她的教育,的确很成功。

    今晚,她拿着玻璃杯砸向自己那一刻,莫念祖当时都被吓傻了,不然,以他(身shēn)手敏捷的速度,怎么可能让她得逞。

    他没想到,她说死给他看,还真是说到就能做到。

重要声明:小说《高官老公粉嫩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