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莫家山庄

    正当人们焦急万分的时候,那位总指挥,某局长的电话响了。

    来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大家到处寻找的范斌。

    只见某局长频频点头,连连说了几声是,就把电话挂断了。

    “我义父是不是已经被人控制了?要赎金吗?要多少,你给个数?”问话的当然是急脾气的孟繁建。

    局长大人笑了笑,解释道:“范老没被人控制,他和杨省长现在正在莫家山庄做客呢。

    “莫家山庄是个什么东西?”孟繁建问出了大家的疑问。

    也已经赶到医院的孟雷蕾一听莫家山庄,就忍不住啊了一声。

    见大家都看向她,雷蕾赶紧解释,“丁宇叔叔家的莫雪婶婶,她家在远郊有个大庄园,那里就是莫家山庄。”

    “对啊,莫雪,莫家山庄,就是这么回事了,怪不得我给丁宇打电话也打不通呢,原来这些人都跑到那里度假去了。”孟繁建又开始发上牢(骚sāo)了。

    范齐幻可不这么看,貌似刚刚局长大人接电话的时候,并未表露出很开心的样子。

    怕大家跟着担心,范齐幻赶紧让大家都退出去,“既然我爸爸和杨毅哥都没事了,你们就都去家里等着吧。”

    滕赫似乎也起了疑心,见大家都不愿意走,特别他那个岳父。

    滕赫上前劝道:“不然大家就都先去外面等着,等我们把具体问题了解清楚了,在出去告诉大家。”

    这里是不适合留太多的人,孟繁建率先带着大家呼呼啦啦的都出去了。

    留下来的,滕赫,范齐幻,当然还有始终拉着范齐幻不放的杨美子。

    人多的确没办法沟通,特别有那位孟繁建在,吓得那些警察大气都不敢出。

    见大家都出去了,局长大人这才实话说道:“范老和杨省长的确是在莫家山庄,但是,可不是孟总说的那样,是去度假的,刚刚范老给我打电话的意思,好像你们有个亲戚家的女儿失踪了,而且这个失踪的女孩,好像是一个叫莫念祖给绑架走的。”

    “啊,莫念祖什么时候又出现了?”这是范齐幻的疑问。

    杨美子也惊呼一声,“我知道了,那个小魔头绑走的,一定是刘朵儿。”

    局长大人惊讶的转向杨美子,“你怎么一下就猜到是刘朵儿被绑走了?”

    “美子,你和莫念祖一直有联系?”范齐幻这话问的,明显是带着醋意的。

    一听爷爷和爸爸没事了,杨美子很自然的就想离范齐幻远一些,。

    杨美子看看范齐幻,然后转向那位局长大人,回道:“我也只是瞎猜的,因为两年前,我雷蕾姐结婚的时候,他来参加婚礼,当时他好像就是冲着刘朵儿来的,所以,对了,这件事,我雷蕾姐好像更清楚一些。”

    腾赫和范齐幻对视了一下,都点了点头,表示,他们也想起来了,事(情qíng)好像的确如美子说的那样。

    “要真是这样,好像问题不能算是绑架,只能说是求(爱ài)的方式不同吧?”

    杨美子说完,看向滕赫和范齐幻,暗示了一下。

    怎么说小魔头也是丁宇叔叔的儿子,而且就这代人来看,莫念祖和雷蕾相处的还是算不错的。

    所以滕赫也忙点头,表达自己的立场,“这绝对不能算是绑架,而且据我所知,他们俩好像还是有些感(情qíng)基础的。”

    虽然他和莫念祖没什么交(情qíng),还因为爸爸曾经的一句,让杨毅哥和丁宇哥做亲家的话,范齐幻心里一直耿耿于怀,不过,这个时候,他就别落井下石了。

    范齐幻也点头,“我也是这样认为的,这不能算是绑架案,可能我爸爸也是着急了,就给您打了电话,想让您帮着找一找。”

    既然腾司长是这个意思,范齐幻也是这个意思,而且范斌电话里,的确没说是绑架,只说是带走了。

    这样一想,局长大人这才放下一颗心,轻松的说:“那位刘朵儿的爸爸想必你们大家都了解,他好像把这次女儿被带走看的很严重,所以他才会把范老,杨省长,都请去了莫家山庄。”

    “啊,原来是这么回事。”

    这时查询通话记录的反馈也过来了,和范斌最后通话的,的确是那位刘董事长,还有丁宇。

    “虚惊一场,还麻烦您跟着担心了。”范齐幻赶紧和局长大人,及那些忙乎几个小时,帮他们找爹的警察握手。

    这件事既然不用定(性xìng)为绑架案,那大家的(日rì)子,包括那些警察,也都好过了。

    所以算是皆大欢喜吧,局长大人带着他的兵,回去前一再保证,一定会竭尽全力,帮着找回那个刘朵儿的。

    已经了解事(情qíng)经过的雷蕾,听局长大人这样说,插话道:“你们也不用竭尽全力,就意思意思,应付一下我爷爷就行。”

    见局长大人惊愣的眼神,腾赫司长忙把雷蕾藏在(身shēn)后,歉意的说:“我夫人年龄还小,所以您不用把她说的话,当成大人讲的来听。”

    局长大人暗自大笑着,拍拍孟繁建,“孟总,您的女儿和您很像。”

    “那是,我的女儿吗,那当然得像我了。”孟繁建自豪完,觉出这话貌似不是什么好话,可是,局长已经走了,他也只能被大家笑话了。

    警察走了,大家也都回到了范家。

    因为莫家那个山庄,就雷蕾去过,所以大家就都把她围住,打听那里什么样,远不远,为什么手机在那里会没有信号。

    雷蕾默默的看着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等大家提问的差不多了,她就一句,“你们是不是都忘记小魔头是干嘛的了?”

    “啊,黑帮老大,所以他一定知道大家会去那里找他们,所以就使用了一些手段,包括屏蔽大家的手机,这都是小魔头以往玩过的把戏了。”

    对回答上来的几个人,雷蕾竖起了大拇指,“你们猜的真准。”

    “怎么说莫念祖私自带走刘朵儿也是不对的,再说刘朵儿她爸爸,对女儿的保护一直都是一种病态的,估计这次一定急够呛。”能说出这些话的,当然是孟繁建的夫人,心理学硕士林婉彤女士了。

重要声明:小说《高官老公粉嫩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