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多美好的回忆

    毕竟多年的好友了,她实在不愿意看见薇薇在那担心着范斌的病,还((操cāo)cāo)心着两个孩子的关系。

    鞠梅一进到范家,就打发女儿上楼,“美子,你去楼上自己房间玩一会,睡一会,干什么都行,反正我和你梦薇阿姨还有些话要聊。”

    杨美子笑了笑,向邝梦薇诉苦,“很早我就说过,我妈妈只要看见您,心里就没我这个女儿了。”

    “对,这话美子还是上高中那会说的呢。”鞠梅也笑着证实,女儿的确说过这样的话。

    范齐幻给齐磊打完电话走过来,“我给齐磊打过电话了,晚一些,他和欢儿就会过来。”

    鞠梅看看女儿,故意说道:“欢儿和磊磊这对有(情qíng)人可算终于成眷属了。”

    “那我先上楼了,一会欢姑姑回来,我在下来。”美子依旧不看范齐幻,这话是对着两位妈妈说的。

    “去吧,一会你欢姑姑回来,我让幻喊你下来。”

    他好想和美子聊聊,见美子上楼了,范齐幻忙跟了上去。

    邝梦薇还想看看这两个孩子,鞠梅一拉她,赶紧闪进卧室里。

    “鞠梅,我知道你的心思,可范斌(身shēn)体这样,我不想惹他生气。”邝梦薇还想回绝鞠梅想做亲家的意思。

    鞠梅听完,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薇薇,你被范斌给骗了,你还真以为他病了?”

    邝梦薇糊里糊涂的点着头,“那病还能是假的吗?”

    “当然是假的了。”鞠梅说完,拉着邝梦薇坐下,把范斌骗美子来北京的计划都说了。

    范斌病是假的,这的确是个大喜讯,可是,邝梦薇还是没转过弯来。

    “让美子来北京还需要骗吗?”

    这个故事要是讲起来,鞠梅也笑不出来了。

    “薇薇,我可以什么都告诉你,但是你要保证,在美子面前绝对不能让她看出来,更不能去问她,你就当什么都不知道,还把范斌当病人伺候,能做到吗?”

    看鞠梅严肃的样子,邝梦薇点点头,“我试一试吧,我想我应该能做到。”

    虽然事(情qíng)已经过去这么久了,而且现在又都往好的方面在发展。

    可鞠梅提起当年女儿和范齐幻的事,还是心痛不已。

    鞠梅说的痛苦,邝梦薇听的震惊,怪不得,美子会退学,还流产了一个孩子,“范齐幻,美子不搭理他就对了,这种男人,我都想替美子揍他一顿。”

    “你就别打了,范斌知道这事,已经打幻一巴掌了,”鞠梅说到这,撇撇嘴,“别提幻挨那一巴掌了,没把杨毅心疼死。”

    邝梦薇拍拍鞠梅,保证道:“什么都别说了,过去的不愉快,咱就当好事多磨了,以后美子就是我的儿媳,幻就是你的女婿,这件事就这样定了。”

    鞠梅笑着看向好友,提醒道:“这事不是你我说定就行的,问题是美子,这孩子我都看不透她了,她现在对幻,就好像陌生人一样。”

    “是啊,我也发现美子对幻好像没什么感觉了。”

    两个人说着,同时站起(身shēn),悄悄走到门口,像个小偷似的,小心翼翼的拉开门,往楼上看去。

    “你说他们俩现在能不能已经和好了?”邝梦薇压低声问道。

    鞠梅摇摇头,“薇薇你太乐观了,我感觉美子不会那么快和幻和好。”

    “哎,不过这事也的确怪幻,这孩子,真不知是聪明还是傻。”

    “行了,你就不要在埋怨幻了,不然杨毅知道了,又要心疼了。”

    “你们夫妻,对幻,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邝梦薇激动的抓住鞠梅,“要不然咱也别儿媳女婿的叫了,干脆,幻给你家当儿子,美子给我们家当女儿。”

    鞠梅被好友认真的样子逗笑了,“薇薇,你这就是换个叫法,这还是没什么区别吗。”

    “也是哈,是没什么区别,我就是不知道该怎样表达我对你们夫妻的感激之心了。”

    两个人站在门口正说着,这时就听见有人下楼的声音,邝梦薇忙快速打开门,见是儿子,忙招了招手。

    范齐幻刚走进父母的卧室,就被妈妈狠狠的拍了一下。

    范齐幻明白,他和美子的事(情qíng),妈妈一定是知道了。

    鞠梅忙过来拉开好友,“薇薇,我都说了不让你打幻,你在这样,我可真不高兴了。”

    范齐幻难过的转向鞠梅阿姨,“阿姨,不然你也打我一顿吧。”

    “阿姨不打你,阿姨就想问问你,你刚刚和美子有没有说点啥?”实际她心里更加期盼两个人能抱抱,亲亲就更好了,反正还像以前那样,大家也就都省心了。

    范齐幻难过的低下头,“没说啥,美子根本就不让我进她屋。”

    和她们预料的差不多。

    邝梦薇和鞠梅对望了一下,又都无奈的转向范齐幻,“那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只要能把美子留在北京,接下来,我会用我的真心感动她的。”

    “要怎么留啊?你爸爸又不能一直装病?”鞠梅有些绝望的看向范齐幻。

    邝梦薇听到这,突然来了主意,“不然等你爸爸出院了,就说我又病了怎么样?”

    “薇薇?”鞠梅无语的喊了一声,“你这是什么馊主意啊,这样的谎言只能用一次哦,下次别说你是装的,你就是真病了,美子都不会信了。”

    “那你说怎么办?我这不也是没办法了吗。”

    他的小美子,还是他最了解,范齐幻保证道:“两位妈妈,请你们相信我,我和美子一定会和好,我们今年也一定会结婚,我这样说,你们放心了吧?”

    邝梦薇和鞠梅都点了点头,“我们当然愿意放心了。”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范齐欢的喊声,“妈,是鞠梅阿姨和美子来了吗?”

    “欢儿回来了,”邝梦薇拍拍儿子,“给你个表现的机会,赶紧上楼把美子叫下来吧。”

    范齐幻高兴的答应一声,赶紧往楼上跑去。

    她觉得她的心已经死了,所以她不怕来北京了,也不怕见到范齐幻了。

    可是,她现在为什么要把这间曾经属于她的房间仔仔细细的看一遍。

    杨美子摸着当年她用过的学习桌,幻叔叔曾经就坐在这里,给她补过课。

    还有那张大(床chuáng),他们相(爱ài)的时候,她偶尔来家里住的时候,幻叔叔经常半夜偷偷溜进来,在这间屋子里,这张(床chuáng)上,曾经留下过太多太多美好的回忆。

重要声明:小说《高官老公粉嫩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