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斌和刘小怡

    范斌急忙和管理阿姨道了谢,然后转向盯着自己看的刘小怡,如果他猜的没错,美子这个室友也一定见过幻,而且也认出自己和幻比较像了。舒悫鹉琻

    “你好同学,我该怎么称呼你?”

    “刘小怡。”刘小怡回答完,就低着头,不出声了。

    范斌往远处的花坛指了一下,“刘同学,我们去那边坐一会怎么样?”

    刘小怡虽然点了头,但范斌看得出,这丫头好像很不愿意和他说什么。

    花坛边上有几把供学生休息的木质椅子,不过上面已经坐了人,小陈过去,简单交涉了一下,那几个学生就离开了。

    小陈和小李各拿过一个大手绢,分别扑在两把椅子上,范斌指着其中一把椅子,“刘同学,请坐吧。”

    刘小怡稍加犹豫,但还是坐下了。

    范斌在另一个铺好的椅子上坐下,然后挥了一下手,小陈和小李就退了下去。

    刘小怡看到这里,忍不住先问道:“您不是杨美子的爷爷吧?”

    范斌笑了笑,不答反问道:“那你看我应该是谁呢?”

    刘小怡咬了咬嘴唇,这才下定决心,问道:“您是不是范齐幻的爸爸?”

    果然和他猜的一样,刘小怡见过幻。

    范斌点点头,承认道:“你很厉害,竟然能认出我是范齐幻的爸爸,那你和范齐幻很熟吗?”

    刘小怡摇摇头,“我们不熟悉,范齐幻来找过杨美子,所以我们见过,不过我知道美子一直叫他幻叔叔,您又说是美子的爷爷,我想,就这个辈份,而且你们长得又很像。”

    “嗯,你是个聪明的孩子。”范斌点头夸道。

    刘小怡见范斌承认了,就有些等不及了,急急的问:“那您知道美子现在过的怎么样了?她退学后,就没和我们联系过。”

    “美子她过得很好,用不了多久,她可能就会回北京,去我们家公司工作。”这个决定,是范斌刚刚有的想法。

    “您家是开公司的啊?那可太好了,那样我们就又能见到美子了。”刘小怡听到这个消息,才对范斌放下防范之心,高兴的嚷嚷起来。

    范斌继续问道:“刘同学,那你能不能告诉我,美子和范齐幻好到什么程度了?还有他们又因为什么分开的?”

    刘小怡仔细想了想,这才回道:“当初他们开始可好了,那真是好的都让人嫉妒,美子那时可幸福了,”刘小怡说到这,看向范斌,小心翼翼的问:“我要是都实话说了,您不会因为这个看不起美子吧?”

    范斌摇摇头,“怎么会,小美子是我看着长大的,我对她的疼(爱ài),不比那个范齐幻少。”

    “那您要是这样说,那我就放心了。”

    听范斌这样说,刘小怡这才放心的把杨美子和范齐幻的关系通通都告诉范斌了。

    说完她知道的,刘小怡又说出了自己的怀疑,“他们分手前,杨美子还请了很长时间的假,我当时就怀疑,感觉美子好像怀孕了,因为在那之前,就是放假前,杨美子突然有那么几天,经常呕吐,因为我知道她和范齐幻已经是那样的关系了,所以我就偷偷问她,是不是怀孕了,可她就是不承认,但我感觉好像是。”

    他那个让他放心的儿子啊!

    范斌现在的心(情qíng),都说不上到底是啥滋味了。

    刘小怡怀疑的对,以他们那时的关系,美子极有可能是因为怀孕了,请的长假。

    “那他们后来又因为什么分手的呢?”既然那么好了,美子又怀了孕,那为什么又分开了呢。

    范斌暗自开心的想,美子不会退学躲起来,偷偷生了他的孙子吧?

    刘小怡摇摇头,“这也是我想知道的,您说美子那么(爱ài)她幻叔叔,可突然就分手了,我当时问她,她又什么都不说,那半个月,美子天天晚上偷着哭,早晨起来顶着熊猫眼和我们去上课,后来她就病倒了,发高烧,当时还(挺tǐng)吓人的,我就把她送去了医院,然后给她妈妈打了电话,她妈妈来后,等她出院,她们就办了退学手续,然后我们就再没联系过。”

    他占用了刘小怡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终于了解了事(情qíng)的始末。

    范斌临走的时候,把自己的电话留给了刘小怡,并告诉她,等毕业了,有什么需要就给他打电话。

    望着离去的范斌,刘小怡攥着那个电话号感激的想,她来自外地,虽然读的是最好的大学,但毕业的时候,她还真不知道去向。

    刘小怡不知道,未来,就是因为这个范斌,她也有了不一样的命运,只不过,她不该……

    ……

    范齐幻,你个大混蛋,你竟敢这样欺负小美子。

    范斌带着一肚子气赶到梦幻地产,也不等秘书通报,就大踏步闯进总裁办公室。

    几个正在汇报工作的高层看见范斌脸色(阴yīn)沉着进来,忙恭敬的退了出去。

    不知爸爸的火气是哪来的,范齐幻忙笑着走过来,想扶着爸爸去沙发那边坐下。

    “美子被你伤害成那样,你竟然还能笑得出来?”范斌一看儿子的笑脸,就更觉得气愤了,第一次,他儿子长这么大,范斌第一次,一巴掌抽了过去。

    盛怒下的范斌,那用的力气能小吗,再加上范齐幻没有一点躲的意思,所以这一巴掌,范齐幻的俊脸当时就红肿起来。

    范齐幻捂着脸,顾不得疼,也顾不得耳朵嗡嗡作响,忙问:“爸,我和美子的事,您是怎么知道的?是杨毅哥说的吗?”

    “这件事杨毅也知道了?”范斌问完,摆摆手,“我真是笨呢,杨毅要是不知道,能不来咱们家了吗。”

    “爸,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您打我吧。”范齐幻说着,又凑上来另半边脸。

    “你是欠揍,但这个打,应该留给杨毅,”范斌说着,仍旧生气的敲着茶几,“你说说,你到底错哪了?”

    范齐幻忙跪在爸爸(身shēn)边,小心翼翼的回道:“我不该明知道不可能,还去招惹美子,我更不该,因为怕您对我失望,瞒着您。”

    范斌摇着头,又举起了手,想想,算了,他也打不动了。

    “范齐幻,你还真不知道你错哪了,你最大的错误就是不该和美子分开,你们既然已经相(爱ài)了,你为什么还要和她分开,你这样,你知道不知道,你会害死那孩子的。”

    (三点红包加更一章)感谢淘淘一直以来的支持!感谢追文的亲!加更加更加更

重要声明:小说《高官老公粉嫩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