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恩怨怨几十年

    “当然是称呼妈妈了,她们又不是亲姐妹。”

    “可不是亲姐妹,毕竟也这么多年了,这个称呼还是不太好改吧?”

    齐志强见大家讨论的(热rè)烈,他咧着大嘴,坐在那里看上(热rè)闹了。

    这时有位女主管突然说道:“我认为那些称呼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相(爱ài)的人就该在一起,要不然,太残忍了。”

    齐志强突然指向说话的女主管,“你是哪个部门的?”

    女主管有些楞然的回道:“齐总,我是企划部的。”

    “从明天,不,从现在开始,你调来总裁办公室,任助理。”

    齐志强这话一说完,全场立刻鸦雀无声,有很多主管都在那暗自后悔,为什么自己刚刚没说出这番话。

    女主管更是吓的不行,忙说:“总裁,我是去年才进公司的新人。”

    “新人怎么了,新人慢慢就会变成老人,老人也都是新人走过来的,今天的会就到这里,散会。”

    齐志强都走半天了,大家才反应过来,忙都给那位都不知连升几级的女主管道喜。

    齐志强回到办公室,想了想,看来给范斌这个道喜电话,还是他打比较合适。

    那笔大赚头的生意也归了强薇集团,欢儿又这样没名没份的在齐家住着,人家范斌不也什么都没说吗。

    所以,他这次要大度一些,主动给范斌打个电话,约一个时间,俩人出来聊聊。

    范斌接到齐志强的电话,没有一点吃惊的意思,还说了一句,“我还以为你早两周就会打这个电话。”

    早两周是那笔大生意,范斌一定是指这个。

    齐志强哈哈大笑道:“我已经决定退休了,强薇集团我会交给齐磊,所以以后像这样的事(情qíng),我是不会给你打电话道谢的。”

    哈哈,范斌暗自大笑道,这些(屁pì)话,符合齐志强。

    “那说说吧,今天有什么高兴的事,能让齐总裁亲自给我打电话了?”

    突然很想和范斌喝一杯,不过范斌有不喝酒的臭规矩。

    齐志强试探的问:“老范呢,你说今天这个大喜的(日rì)子,咱俩是不是该坐一起喝一杯?”

    “大喜的(日rì)子?”一时没想起有什么能让齐志强高兴成这样的,范斌问道:“说说你的大喜,看值不值得我陪你喝一杯。”

    “小太阳啊,我们有小太阳了,这还不值得喝一杯吗?”

    “什么小太阳?”

    感(情qíng)范老大也不明白这个小太阳的意思。

    “齐磊不理解也就算了,你说你,爷爷也当了,外公也当了,儿子女儿一大堆,竟然不理解小太阳什么意思,告诉你吧,欢儿怀孕了,一个多月了,咱们两家的小太阳马上就要出生了。”

    齐志强说完,就听电话那边的范斌啊了一声,然后就没动静了。

    “老范,你不会到现在还不愿意祝福这俩孩子吧?”齐志强问完,又等了一会,还没听见范斌说话,“老范,你要是这样就没意思了,孩子们那么相(爱ài)……”

    “费什么话啊,你不是要喝一杯吗,我正在想去哪家饭店。”范斌终于说话了,而且还是用这种口气说的。

    齐志强明白范斌说的是假话,选什么饭店呢,他是一时还是转不过来弯。

    “算了老范,咱也别去饭店了,你干脆,委屈一下,来我家吧,顺便也看看欢儿,对了,志欣也紧着念叨想你了。”

    很快,就听范斌答应道:“那好吧,那过一会,我和薇薇一起去。”

    今天真是他齐志强的大喜(日rì)子,多喜临门,孙子有了,和范斌的恩怨也解开了,以后剩下的(日rì)子,他是不是每天就干一件事就行了,那就是哈哈大笑。

    一听说爸爸要来,范志欣甚至比齐志强都激动。

    这可是爸爸第一次登齐家的门。

    好吃好喝一通准备那就不用说了,老早的,范志欣就站在门口张望着。

    范齐欢劝了几次,都没能把范志欣劝回来。

    齐磊把范齐欢送进屋里,“我妈妈的心(情qíng)我能理解,这几十年,她每天都盼着你爸爸能来这个家看看,能承认我爸爸,今天终于盼来这个(日rì)子,所以她当然会激动了。”

    “那我还是出去陪你妈妈一起等吧。”

    齐磊忙按住范齐欢,“乖,你现在可是被重点保护的对象,不然一会我爸爸回来看见你在门口,我和妈妈准挨骂。”

    想想及有这个可能,范齐欢只好乖乖的坐在屋里,看着齐磊和他妈妈站在门外等爸爸妈妈这两位贵客。

    一直电话联系着,所以范斌和邝梦薇来时,齐志强也一同回来了。

    同来的还有范齐幻,范志欣高兴的嚷道:“咱们这回可算是全家大团圆了。”

    范斌看了儿子一眼,意味深长的说:“什么时候幻能把媳妇领回来,那才叫大团圆呢。”

    爸爸连她和齐磊都能接受,那杨美子爸爸应该也不会反对了。

    想到这,范齐欢忙高兴的说:“实际我哥早已经有了深(爱ài)的人。”

    “是吗,是谁啊?我们认识吗?”邝梦薇和范志欣同时急急的问道。

    “你们当然……”

    范齐欢刚说到这,范齐幻忙过来打断她,“你们不要听欢儿乱说。”

    邝梦薇盯着极为不自然的儿子,“幻,你的表(情qíng)已经告诉我们,欢儿可不是乱说的。”

    “妈,今天咱们来是祝贺欢儿和齐磊的,我的事(情qíng),我自己都还没谱呢,今天就不要提了。”

    “没谱的事是不该提。”范斌一句话,大家就都不敢再问了。

    因为高兴,范斌破例喝了两杯,又因为酒的力量,范斌终于亲口承认了齐志强是女婿,又是亲家,齐磊也是女婿。

    邝梦薇觉得有些乱,忙摆手,“咱们以后不要管称呼问题了,反正大家都幸福就行了。”

    大家觉得邝梦薇的提议不错,于是都欢呼起来。

    范斌看向忘乎所以的一桌人,突然提醒道:“欢儿的孩子出生后,懂事那天要是问你们,为什么爷爷是外公的女婿,爸爸也是,我看你们怎么回答。”

    “是啊,那要怎么回答啊?”一桌人都看向齐志强。

    这个问题的确不能忽视,不然孩子会感觉很难堪的。

重要声明:小说《高官老公粉嫩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