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咫尺间

    齐磊一惊,那会他让欢儿洗澡了,不会是?

    “妈,快把钥匙给我?”

    一时没反应过来,范志欣愣愣的问:“你要哪的钥匙?”

    “欢儿房间的钥匙,您快点给我,我怕她是不是洗澡的时候摔倒了?”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齐磊说到最后,急的都变声了。

    “欢儿房间的钥匙,我没有啊,”正好看见王管家,范志欣忙奔过去,“王管家,欢儿小姐房间的钥匙快点给我一把。”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看磊少爷和夫人着急的样子,王管家不敢怠慢,忙从腰间拿下一大串钥匙,找出范齐欢房间的那把,递给齐磊。

    齐磊急匆匆打开范齐欢的房门,不顾一切的冲进去,当看见大(床chuáng)上的睡美人,齐磊愣住了,她怎么睡的这样沉?

    跟着闯进来的范志欣和王管家一见这种(情qíng)况,忙悄悄退了出来,还顺手把门一关。

    范齐欢是听了齐磊的话,好好的洗了个澡,然后不知怎么就睡得好香。

    感觉到有人闯进来,范齐欢本能的睁开眼睛,见站在(床chuáng)边的是齐磊,她先是一愣,然后扑棱坐起来,不安的瞪向齐磊,“你怎么进来的?”

    她一定以为他是故意趁她睡着了,偷偷进来干坏事来了。

    齐磊往后退了几步,退到范齐欢不害怕,他也能把持住的位置,这才停下来,把刚刚的事(情qíng)解释一番。

    “你爸妈吵架了?”范齐欢听完,忙蹦下地就想往外跑。

    齐磊过来一把抓住她,“他们已经没事了。”

    “没事了?你不是说齐爸爸很生气,把玻璃都砸了吗?”

    齐磊躲开范齐欢(胸xiōng)前那大片的(春chūn)光无限好,咬着牙回道:“他们这么多年就是这样过来的,吵完就和好,然后再吵,我都习惯了。”

    “怎么会这样呢?怎么可以经常吵架呢?齐爸爸脾气不好,就让让他吗。”范齐欢叨叨咕咕又回到(床chuáng)上,一抬头,见齐磊正盯着自己的……范齐欢低头一看,“啊,”的一声惊叫,又赶紧钻进被子里。

    “欢儿……”齐磊有些控制不住的挪到(床chuáng)边,试探的喊了一声。

    就怪齐爸爸啦,买个睡衣他都要跟着瞎掺合,这买的什么睡衣啊,穿着跟没穿一样。

    刚刚一着急,也忘记她现在穿的睡衣不是家里那(套tào)全封闭的,范齐欢害羞的躲在被子里,听见齐磊喊她,忙解释,“磊磊,我不是故意这样穿的,我是忘记了,你赶紧回房间吧,我明天再和你细说哦。”

    “可是欢儿,你还记得你曾经说过的话吗?”

    她说过的话多了,她怎么知道他问的是哪句。

    “我不记得了,你赶紧回房间去,有什么话,有什么回忆,咱们都明天一起好不好?”

    齐磊掀开被子,把范齐欢从被子里强硬的拉出来,让她面对着自己,提醒道:“你曾经说过,如果我的(床chuáng)需要你,你随时都会在。”

    她是说过,但此一时彼一时,那时的她,完全是自暴自弃,有着一颗死活都无所谓的心。

    她明白齐磊现在提起这些是什么意思,所以她现在,打不死,就不能承认。

    “我说过吗?我怎么不记得了?我怎么可能说过这样的话吗,一定是你听错了,或者,啊,是你做梦听见的吧?”

    欢儿装傻的本事这是从哪学来的?

    你不是忘记了吗?那好吧,那他只能用实际行动帮她恢复记忆了。

    齐磊快速扑向正往(床chuáng)里逃的范齐欢,然后毫不客气的吻了下去,满意的听到(娇jiāo)喘声,齐磊这才抬起头问道:“想起你曾经说过的话了吗?”

    她要回答想起来了,那他一定会要求她履行诺言,那要是回答没想起来呢,他一定还会用肢体帮她想起来。

    范齐欢瞪着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齐磊,就是不说话。

    他的欢儿不管多大,经历了多少,都改变不了这萌萌的小模样。

    齐磊伸出大手,充满怜惜的抚摸着范齐欢的小脸,“我的欢儿以后要经常笑笑,不许再哭了,不然这张完美的小脸都不漂亮了。”

    齐磊说完,竟然快速起(身shēn),冲了出去。

    范齐欢都有些糊涂了,他刚刚明明就已经把持不住了,她还以为今晚他们又会……

    摸摸自己的小脸,磊磊是不是嫌她不漂亮了?

    范齐欢起(身shēn)下了(床chuáng),走到梳妆镜前,左看看,右看看,又挤眉弄眼的趴在镜子上,仔仔细细的研究了一会,嗯,还行,还没有皱纹。

    范齐欢终于满意的回到(床chuáng)上,躺下,盖上被子,可是,一闭上眼睛,就是齐磊那张讨厌的酷脸,还有刚刚那个**辣的吻。

    哎,毕竟有过肌肤之亲,怎么可能不想,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磊磊的房间在这边吧?范齐欢悄悄的爬起来,把耳朵贴上那面墙,听了好大一会,然后又泄气的回到(床chuáng)上。

    齐爸爸真是的,别墅的隔音弄的这么好,她都听不见磊磊的声音。

    这一晚,齐志强这个馊主意出的,让齐磊和范齐欢都没睡好。

    怕和欢儿碰到,几乎一夜没怎么睡的齐磊一大早就爬起来,说是公司有事,就赶紧逃出家门,回公司补觉去了。

    昨晚大吵大闹的两个人,看着儿子顶着熊猫眼落荒而逃的样子,又没见欢儿起来,都笑了。

    范志欣乐观的计划着,“如果顺利,明年这个时候咱们就能抱上小太阳了。”

    齐志强摆摆手,“这样的话咱们以后只能背后说说,不然让欢儿听见,她会有压力,怀孕就更难了。”

    “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难道欢儿有什么毛病吗?”

    “有没有毛病到是不知道,不过以前磊磊一直想让欢儿怀孕,都没成功。”

    “啊……”范志欣有些傻了,“那我们的小太阳要何时才能抱上啊?”

    她没想偷听齐爸爸和志欣姐姐的谈话,可他们这些话在餐厅说的,她恰好起来吃早餐。

    范齐欢听到这,又悄悄退回到楼上。

    幸好昨晚和磊磊没发生什么,要不然,就真的没办法了。

    齐爸爸就齐磊一个孩子,想要个继承人这是人之常(情qíng)的事。

    可曾经,正如齐爸爸说的,他们那么努力,都没能怀上,怕是,她这辈子真的当不了妈妈了?

重要声明:小说《高官老公粉嫩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