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眼前心已飘远

    等到了公园,范齐幻可有些傻眼了。

    这个湖泊公园,怎么这样大啊?

    范齐幻看了一下公园门口的介绍,这个公园光进出口就六个,看来他来这里找美子,还不如守在她家附近更靠谱一些。

    可他来都来了,美子就在这里面,现在让他转(身shēn)离开,他不甘心,就凭他范齐幻……

    范齐幻自信的,大踏步走进去,边寻找,边对照美子给小圆球拍的那些照片,有大片的草地,这里应该不难找到,这是在湖边拍的,这个雕塑刚刚他好像看见过?

    范齐幻兴奋的抬起头,想寻找照片里的那个雕塑。

    或许是他的真心感动了上天,就在他抬头的一瞬间,远远的,就见美子拉着她的小圆球,正沿着湖边往他这边走过来。

    现在的季节,在北方还是要穿着大衣的,可在这里,他的小美子都穿裙子了。

    牛仔长裙,白色的小薄毛衣,厚底帆布鞋,这样打扮的美子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么多年,美子给他的印象,一直是穿着牛仔裤,蹦蹦跳跳的小丫头。

    今天一见她穿裙子,到有几分大女孩的模样了。

    美子边走边和小圆球说着什么,所以对迎面走来的他,她还未注意到。

    不知美子现在看见他,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他到不奢望她会扑向他,和他诉说相思之苦,但总不至于会逃开他吧?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要做好她逃走的准备。

    范齐幻迎向美子走过去,待走进了才发现,美子的长发已经剪短了,看她现在马尾的长度,和去年他们分开时,足足短了有一尺多。

    小丫头不是最(爱ài)惜她的长发吗,这怎么还把头发剪短了?

    “小美子……”范齐幻轻轻喊了一声。

    范齐幻看的非常清楚,美子听见他的喊声,脸色一白,很明显微微怔了一下。

    但很快,美子就迎向他灼(热rè)的目光,抿嘴笑了一下,“幻叔叔。”

    这久别的,甜甜的声音,不知梦里听过多少次。

    范齐幻有些激动的走过去,想拥她入怀,可是,美子突然冷下来的小脸,让他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

    杨美子弯下(身shēn),故意把小圆球抱起来,然后扫了一眼范齐幻,状似无意的问:“幻叔叔来这里,我爸妈知道吗?”

    还是那张完美的小脸,可却让他有了陌生感。

    美子是比以前瘦了很多,圆润的小脸也变成了巴掌大的小脸,他知道,这陌生感不是因为她外表的变化。

    范齐幻也收起(热rè)(情qíng),淡淡的回道:“我还没来得急告诉他们。”

    “那就别告诉了,我爸妈,他们现在……”美子没在往下说。

    “我明白你的意思,那我就不见他们了,不过美子,咱们是不是该好好谈谈?”

    杨美子往不远处的椅子指了一下,“那我们就去那里坐一会吧。”

    见美子说完就已经走过去了,范齐幻赶紧跟了过去。

    以前,不管什么事,美子都会征求他的意见,像今天这样,她一定会这样说,那我们去那里坐一会好不好?

    两个人坐下,美子先把小圆球拴好,这才又看了范齐幻一眼,淡淡的问:“幻叔叔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他当然不能实话说,是通过她微博那些照片找来的。

    范齐幻盯着美子,认真的问:“美子,你不要管幻叔叔是怎么找来的,你说实话,你真的不想见我吗?”

    杨美子沉默了片刻,不答反问道:“幻叔叔要结婚了吧?”

    “谁告诉你我要结婚了?是你爸爸?”范齐幻有些激动的,急急的问。

    看他激动的样子,杨美子皱皱眉,淡淡的回道:“不是,我爸妈现在从不提起你。”

    他还以为杨毅哥为了拆开他和美子,故意说他要结婚了。

    原来他们一家现在都不屑提起他。

    来时觉得有千言万语要说,要解释,可现在,两个人就这样默默地坐着。

    美子应该不能在外时间太久,所以他必须要把该问的,赶紧弄明白了。

    “美子,你怎么退学了?”

    杨美子低着头,绞着手指,小声回道:“当时挂了好几科,后来又生病了,就不想读了。”

    “你生病了?什么病啊?”范齐幻一着急,忙抓住美子的小手。

    杨美子往回抽了两下,见没抽动,只好认命的由他握着,回道:“也不是什么大病,就是感冒了,发高烧,后来我室友就给我妈妈打了电话。”

    当时小美子一定非常无助,不然她室友也不会给鞠梅阿姨打电话了。

    他真后悔,他当初该告诉美子实话的,“小美子,那你为什么不给幻叔叔打电话呢?”

    范齐幻的话让美子吃惊的看向他,有些奇怪的说:“我们那时已经分手了。”

    “没有,幻叔叔从未想过真和你分开,我那时不想和萧晓订婚,可她又抓住咱们在一起的事(情qíng)不放,所以我就想演一出戏给萧晓看,当是怕你知道实(情qíng)把戏演砸了,就没敢和你说实话。”

    幻叔叔说的应该不是假话,杨美子愣愣的看着范齐幻,“那你和萧晓真的没订婚?”

    范齐幻摇摇头,“我们不但没订婚,而且以后我爸都不会((逼bī)bī)我结婚了。”

    幻叔叔没订婚?和她分手也是假的?是她误会幻叔叔了?

    可这又能改变什么呢?爸爸的痛,妈妈的眼泪,她的大学,这些都无法挽回了。

    杨美子皱着眉,看向远方,突然说道:“真也好,假也好,这都是过去的事(情qíng)了,都没办法改变了,幻叔叔以后还是不要来找我了。”

    “美子,幻叔叔以后不用和别人结婚了,这是我们期盼已久的,这难道还不值得你原谅我吗?”

    杨美子转向范齐幻,冰冷的说:“幻叔叔不用结婚了,可我还是要结婚的,我以后不能太自私了,我要多为我父母考虑一下,爸爸这次因为我……”杨美子说到这,咬咬嘴唇,没在往下说。

    他机关算尽,努力得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

    美子要为父母考虑,这一点是没错的,他不能给美子婚姻,就没资格指责她不该和别人结婚。

    这时美子的手机响了,美子拿出来看了一下,“我妈妈打来的。”

    美子走到一边接电话去了。

    范齐幻敢保证,美子的联系人里,一定就她父母两个人。

重要声明:小说《高官老公粉嫩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