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他们能否见到?

    “或许杨毅哥现在真不在乎我的死活了呢?”

    “杨毅要是真不在乎你了,我就和你姓范。”孟繁建有些激动的和范齐幻打上赌了。

    范齐幻看向孟繁建,忍不住笑道:“繁建哥在外不经常说自己姓范吗?”

    “啊,这事你们都知道了?”孟繁建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不过我的名字有些问题,我要姓范,就真变成范犯((贱jiàn)jiàn)了。”

    以前他一个人努力的时候都没气馁过,如今还有繁建哥帮他,范齐幻乐观的想,他现在应该离和美子相聚相守的(日rì)子不远了。

    从这一天,范齐幻除了继续忙他的梦幻地产,就是通过微博关注美子的动向。

    慢慢的,范齐幻抓到了一个规律,小美子每次发消息,都是后半夜,有时甚至都三四点钟,要亮天前。

    这丫头她不睡觉吗?

    这样的(情qíng)况,几天,十几天他还能理解,可细细看了她以前发那些信息的时间,竟然都是这个时间段的。

    几个月了,他的小美子不会这几个月都是这样整宿不睡觉的吧?

    不行,他必须尽快去一趟南方,他必须把美子接到(身shēn)边来,他不能让她继续这样糟践自己的(身shēn)体了。

    “出差?”范斌看着儿子皱皱眉,“现在正是紧要关头,你去那么远的地方出什么差啊?而且去多久还待定?”

    因为梦幻地产有意的争抢,强薇集团已经减少了大部分工程,所以爸爸说的紧要关头,当然是最近他们正在争的一块,对强薇集团来说,非常重要的一块地。

    范齐幻给强薇算过一笔账,如果这块地他们在输给梦幻地产,怕是强薇今年就会减少三分之一的工程。

    那样还真有可能如爸爸计划的,两年就能把强薇集团赶出北京。

    爸爸最近这段时间,不知是对他不放心,还是想加快对强薇的制裁,总之,也不知道老爷子有什么想法,反正天天他到公司,老爷子准到,有时甚至比他来的还早。

    对天天坐镇指挥的爸爸,范齐幻现在就是想帮齐爸爸,也是心有余力不足。

    他这次谎称去广州出差,爸爸一定以为他是想躲开范齐两家的这场大战。

    果然,爸爸接下来的话,更证明了范齐幻的猜测。

    “幻,你的智商无需置疑,你的魄力也够,但要是把你和齐磊放在一起去比较,”范斌细想了想,“你的不足是心太软,你这样的个(性xìng)要是在古代,很适合做一个贤王,但是做皇帝……”范斌摇摇头,“你一定会被齐磊那样的狠人灭掉。”

    范齐幻点点头,表示对爸爸说的很赞同。

    赞同归赞同,但该说的话,他觉得他还是有必要说一下。

    “齐磊是比我狠,但这一年多,他对梦幻地产一直都是绕开的,不然您以为我们凭什么战无不胜的?”

    听儿子这样说,范斌有些生气了。

    范斌一拍桌子,“你的意思,是齐磊故意让着你的?”

    范齐幻勇敢的迎向父亲的怒视,实话说道:“我就是这样认为的,而且他曾经不止一次的帮我们,让我们在精力上,财力上都少付出很多,这个我们不能否认。”

    范斌摇摇头,冷笑一声,“幻,你太年轻了,对齐志强那样的人,你了解的还是不够,这一年梦幻地产让强薇损失多少钱你不是不知道,你认为齐志强会甘心把那些钱送人吗?输了就是输了,你这样替他们说话,也就是想良心上好受一些罢了。”

    是,他这样说,是想良心好受一些。

    他智商在高,那也是爸爸遗传的,所以他心里怎么想的,爸爸一定猜得到。

    范齐幻突然一惊,爸爸一直着急让他结婚,不会是看出他和美子?

    “爸爸……”范齐幻看向父亲,他觉得,或许他现在该向父亲坦白了。

    范斌挥了挥手,“出去,我今天不想听你给齐家父子唱赞歌,这样的话,二十年前从你妈妈那里爸爸就已经听够了。”

    “不是的爸,我是想说,我,我觉得齐爸爸不是你想的那样人,不然你想我和欢儿的股份,那可不是一个小数字。”他终究没能有勇气说出他和美子的事(情qíng)。

    “股份咱们不是一直没要吗,不然你以为齐志强还真会给啊?”

    他觉得爸爸今天说的话,没一句在理上的,他心目完美的爸爸,竟然也有不讲理的时候。

    (爱ài)女之心,爸爸对欢儿和齐磊那段过去,把过错都推给了齐家。

    范齐幻盯着爸爸看了一会,然后站起(身shēn),“爸,我这次去广州,的确很重要。”

    范斌考虑了一下,点了点头,“也好,不然你在家还容易心软坏事,可以,爸爸同意你躲出去了。”

    爸爸算是改不了这个想法了。

    不过这样也好,最起码他不用急着回来了。

    范齐幻让秘书订了飞广州的机票,然后自己又偷偷订了一张飞美子那座城市的机票。

    没办法,对付精明的老爸,他必须要加百分的小心。

    范齐幻在去机场的路上给孟繁建打了电话,得到的答案依旧是,不知道杨毅哥家现住址。

    杨毅哥这次为了防他去找美子,真是做的够严密的。

    鞠桐杰那样的近亲不知道,繁建哥和他亲兄弟,也不知道他家住哪里。

    他没有太多的时间,而且杨毅哥工作那个省会又那么大,如果他们刻意想保密省长家地址,那他还真不一定能找得到美子。

    幸好,他有这个,范齐幻拿着手机呵呵笑了。

    通过这段时间在微博上和美子联系,她对他似乎产生了一些依赖。

    美子曾经说过他聊天有些像一个人。

    他知道美子说的那个人一定是他,但他还是故意问她,那个人是谁。

    他知道他的问话美子不会回答,所以像这类的问话,得不到答案,他都已经习惯了。

    他知道美子白天不上微博,但他还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登陆上微博,想看看美子在不在。

    美子果然不在,不过她两个小时前发了一条求救微博,说她的小圆球病了,问谁知道哪里能给小圆球治病。

    范齐幻高兴的笑出了声,难道这是天意吗?

    范齐幻马上拨通了孟繁建的电话,“繁建哥,你帮我打听一下,杨毅哥那座城市最好的宠物医院在哪里?”

重要声明:小说《高官老公粉嫩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