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欢爱被抓现行

    肖静乐呵呵的捧着花,一路招摇,见到的同学还都误以为她收到花了,都忍不住好奇的看着她。舒悫鹉琻

    “哎,肖静多好的女孩,男人们为什么都喜欢以貌取人呢。”刘小怡看着前面肖静,和美子小声嘀咕道。

    杨美子故作吃惊的看向刘小怡,“你的意思,我不够好呗?”

    “啊?我不是这个意思美子,我只是觉得,你那个幻叔叔太优秀了。”

    瞧刘小怡一副口水样,美子得意的一笑,“行了,就冲你夸我老公,我就原谅你了。”

    “他还真是你老公啊?”当时她还抱着希望,以为杨美子就是搬出她幻叔叔挡一下那个追求者。

    见美子得意的点着头,刘小怡充满好奇的问:“那你们那个了吗?”

    杨美子害羞的点点头,承认道:“当然了,实际我们已经那个很久了。”

    “啊?可他不是你的叔叔吗?”她的梦彻底破灭了。

    美子调皮的笑了笑,“叔叔怎么了,反正我们在一起快乐就好。”

    ……

    对美子说的什么算命的,范齐幻并未放在心上。

    可当美子一说出这个人的名字,范齐幻忍不住惊呼一声,“冯子明,那可是建筑界的奇才,听说他最近签了强薇集团。”

    “幻叔叔,怎么你给我的感觉,好像还(挺tǐng)惋惜的?”美子说着,嘟起小嘴提醒道:“那个人可是要打我主意的坏人。”

    “啊,那要是这样说,那从现在开始,他可不光工作上是幻叔叔的敌人了。”哄美子开心,很简单,多说说她(爱ài)听的,小丫头准高兴。

    果然,美子高兴的凑上来,吧嗒一声,甜甜的给了范齐幻一个响吻。

    范齐幻(欲yù)~望腾地一下就被挑了起来,可这里是办公室……

    挣扎了一会,范齐幻终于忍不到晚上了,拉过美子,有些急促的问:“我们试一试在办公室做一次怎么样?”

    她当然没问题了,车上都做过了,还怕办公室吗。

    杨美子羞答答的抱住范齐幻,小声问道:“那你是想在办公桌上?还是沙发上?”

    沙发上他们好像在家就体验过了,范齐幻抱起美子,走向他的大办公桌,“既然是办公室,那当然是办公桌上更有(情qíng)趣了。”

    她想说她怕办公桌上有些凉,会不舒服,可一想,为了她的幻叔叔开心,不舒服她也要忍着。

    幸好,幻叔叔还知道拿过衣服给她垫在(身shēn)下,她的幻叔叔对她好体贴是不是?

    因为地点的不同,不一样的快感让两个人近似疯狂的打了一场激烈的战役。

    完事后一看超大超重的办公桌,竟然被他们不知不觉挪了位置。

    范齐幻帮美子穿好衣服,忙想着把办公桌在推回原位,可是,用了很大力气,竟然只推动了一点点。

    范齐幻纳闷的看着那张大办公桌,不解的问:“这是什么原理?”

    既然推着这样费劲,范齐幻向已经穿好衣服的美子招招手,“不如我们把刚刚的(情qíng)景再演习一遍?”

    傻傻的女孩不解她幻叔叔的意思,还傻乎乎的问呢:“要怎样演习啊?”

    ……

    在以后分开的(日rì)子里,范齐幻经常会想起美子的傻,时而笑,时而会心痛不已。

    美子不是个笨女孩,她的聪慧灵气,可以说是任何女孩都比不了的。

    可她却因为从小就开始的暗恋,执念的认为,只要她的幻叔叔开心,她做出什么样的牺牲都是值得的。

    所以梦幻地产成立最初,范齐幻因为太忙,像这样发生在办公室里的欢~(爱ài),几乎每周都会上演。

    ……

    范齐欢上海电视台的工作辞了,心疼女儿的范斌,又动用关系把女儿安排进了央视某台。

    不想女儿进入政界,也不想女儿因为专业整天爬格子,所以像电视台这样的工作,范斌觉得,应该很适合女孩子。

    范齐欢最初只是做一些幕后的编写工作,后来因为她长相出众,台里就有意把她推到台前做一个(热rè)门栏目的主持人。

    她的专业又不是播音主持,台长找她一谈话,范齐欢就有些不自信了。

    午休的时间,范齐欢跑到梦幻地产,想着先和哥哥商量商量,要不要接下这个工作。

    因为是午休时间,秘书室也唱起了空城计。

    范齐欢轻轻敲了几下门,没听见有人应答,她以为哥哥可能也去吃午饭了,于是就想进去等一会好了。

    范齐欢一推开门,眼前的一幕把她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小美子……”

    实际范齐幻听见敲门声,就赶紧从美子(身shēn)上下来,然后自己慌乱的穿着衣服,还催着美子快点穿好衣服。

    他没想到欢儿还没等他发话就闯了进来,于是还没穿好衣服的美子,及凌乱的办公桌,正好被范齐欢逮个正着。

    “幻,美子,”范齐欢指着慌乱的两个人,“你们,这样有多久了?”

    杨美子小脸通红,小手哆哆嗦嗦的光顾着遮掩,对范齐欢的疑问,她哪有闲空回答啊。

    没脱衣服的范齐幻到是简单了,裤子一提,就没事了。

    见美子还没穿好衣服,范齐幻赶紧过去帮忙。

    见两个人都不回答她,范齐欢蹦过来,盯着美子c罩杯足有36码的(胸xiōng),猛然醒悟道:“怪不得,有一次,我在幻的卧室看见过一个c罩杯的(胸xiōng)罩,我还担心,以为幻有什么特殊癖好呢。”

    终于帮美子穿好了衣服,范齐幻把害怕的美子搂过来,把她的小脑袋藏在自己的(胸xiōng)前,还故意用西装挡住,不让妹妹看见。

    想起自己看见那个(胸xiōng)罩的时间,范齐欢惊呼,“幻,我记得那可是去年,雷蕾结婚前的事了,你们不会那时就这样了吧?”

    “欢姑姑不要说啦。”躲在范齐幻怀里的小女孩早已经羞的不行了。

    “你们做都做了,怎么说说就羞成这样了。”范齐欢忍不住笑道。

    范齐幻瞪了妹妹一眼,警告道:“这件事不许再提了,特别回家的时候,千万别让爸妈知道这件事,听见了吗?”

    “可是幻,我就是不说,那你和美子还能一直瞒下去啊?还有,”范齐欢担心的问:“美子,你有没有避孕呢?这万一要是怀孕了,那你们想瞒也瞒不住了。”

重要声明:小说《高官老公粉嫩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