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烤鸭吗?

    已经做足了准备,要好好(爱ài)欢儿的齐磊,听了这样的话后,(身shēn)心都被打击的蔫了下去。舒悫鹉琻

    齐磊从范齐欢(身shēn)上下来,自行先穿好了衣服,然后冷冷的说:“我今天不需要(肉ròu),所以你可以离开了。”

    “没关系,我这人对做*没瘾,你要就要,不要我也无所谓。”范齐欢边说边迅速穿好衣服,然后还真就一脸的无所谓,走出别墅,开车离开了。

    他以为,他们又可以重新开始了,可欢儿的态度,明明就是把他当做鸭子了,还是北京烤鸭。

    齐磊生气的顺手拿过一件东西,砸向了门。

    她没想到齐磊这样经不起气。

    一连几天,齐磊竟然一个电话都没给她打。

    不过这样也好,难得的清闲,原来不处男朋友的(日rì)子是这样美好的。

    范齐欢一手端着水果,眼睛盯着电视,边走边津津有味的吃着。

    范斌有些看不惯的问:“欢儿,最近怎么没见张杰来家里?”

    “张杰啊,去上海了。”昨天刚刚接到张杰打来的电话,问她改主意了吗,还告诉她,他已经去上海报道了。

    对啊,说到去上海,范斌这才想起来。

    “欢儿,你的工作已经没什么问题了,那你怎么没和张杰一起去呢?”

    范齐欢求助的看向妈妈,她要怎么说啊?

    实际这爷俩的话一开头,邝梦薇就猜到,会聊到欢儿的工作上。

    这件事是瞒不住了,再说,她也希望老公能帮女儿在北京在安排个工作。

    “老公,我忘记告诉你了,欢儿已经决定不去上海了,所以那边的工作,欢儿已经让张杰给辞了。”

    “辞了?”因为对张杰的相信,所以欢儿的工作,他一直没怎么过问。

    范斌皱皱眉,看了妻子一眼,又转向女儿,“欢儿,你只是把工作辞了吗?”

    爸爸一皱眉,就是很生气的前兆,范齐欢赶紧害怕的点点头,“对,我就是把工作辞掉了,别的,都还好好的。”

    怕范斌继续追问下去,欢儿扛不住,邝梦薇赶紧转移话题,“辞了就辞了吧,正好我也舍不得欢儿离开北京,”邝梦薇说着转向女儿递了个眼色,“欢儿,明天雷蕾的婚礼,你这个伴娘今天怎么还在家呢?”

    明白妈妈的意思,范齐欢赶紧夸张的惊呼,“对啊,我差点忘记了,刚刚雷蕾还给我打电话,让我赶紧过去呢。”

    望着急忙跑出去的女儿,范斌仍旧一脸的疑虑。

    “老公,别乱想了,赶紧的,你也和我去试穿一下明天要穿的新衣服。”

    “雷蕾结婚,我穿什么新衣服?”范斌挥挥手,“我就不需要了。”

    “人家想让你帅帅的吗。”邝梦薇说着,调皮的拉起范斌,强硬的把他带进卧室。

    孟繁建嫁女,来参加婚礼可不止亲戚朋友。

    看着那些扛着摄像机,拿着照相机,及抱着笔记本的记者,孟繁建冲保镖嚷嚷着,“这都怎么进来的?这是你们的失职哦。”

    帅气不减当年的韩兵,因为不放心孟府的安全,所以一直坚守在孟家。

    听孟老总裁这样一说,韩兵忙走过来解释:“孟总,这些记者都是雷蕾同意放进来的,蕾蕾说,她的婚礼不怕报道。”

    “她是不怕,她是巴不得越(热rè)闹越好,可是,你们也不想想腾赫是做什么的。”

    “这个我都想到了,所以来的这些记者,我都严格审核过了,他们不会乱写的。”

    也对,韩兵办事,还需他((操cāo)cāo)心吗。

    孟繁建又嘱咐韩兵几句,就赶紧招呼客人去了。

    别人结婚一个伴娘,她偏不,她就要俩。

    不然怎么办,欢姑姑这么美,杨美子又这么漂亮,两个取一个,舍去哪个雷蕾都舍不得,于是,她就别出心裁,要了两个伴娘。

    腾赫的伴郎,那当然是帅气无比的幻叔叔了,本来她还想让齐磊也上的,后来被爸爸阻止了。

    哎,大人的世界真复杂,那就一个伴郎两个伴娘好了。

    正在这时,管家来报,“小公主,外面有个叫莫念祖的,说是你的朋友,说来参加你婚礼的,让他……”

    “莫念祖竟然还活着?”管家的话还没说完,雷蕾就拎着长裙冲了出去。

    站在大门外,那个和宇叔叔一模一样的人,可不就是莫念祖吗。

    孟雷蕾激动的冲过去,使劲的揪着莫念祖的脸,“让我看看,你是不是易了容的坏人,冒充小魔头想给我婚礼捣乱来的。”

    莫念祖甩开雷蕾的手,摇摇头,叹口气,“孟雷蕾,两年没见了,你怎么一点都没出息。”

    孟雷蕾往自己肚子上一指,骄傲的说:“我怎么没出息,告诉你吧,你在晚出现几个月,我就当妈了。”

    这他还真没想到。

    莫念祖看向宾客满堂的孟府,搜寻着自己想见的人。

    “小魔头,你找谁呢?”看出莫念祖一副找人的样子,雷蕾问道。

    不想让雷蕾发现自己这次来的目的,莫念祖撇嘴道:“我当然是找你那个可怜的,倒霉的,老公了。”

    “我老公才不倒霉呢,我老公幸福着呢。”雷蕾说着往远处一指,“那不是,在和范爷爷,杨毅伯父,还有你那个爹说话呢。”

    没找到要找的人,能看见他爹也不错。

    莫念祖迎着他爹的视线走过去。

    在雷蕾的婚礼上能看见儿子,丁宇也大大的惊喜了一下。

    不过心里虽然激动的想冲过去,抱抱又长高的儿子,可这只是心里的想法。

    丁宇故作镇定的站在那里,看着儿子一步步的走过来。

    “爷爷,念祖好想您。”你不是不理我吗,莫念祖故意不看他那个亲爹,而是扑向范爷爷,来个(热rè)(情qíng)的拥抱。

    范斌笑着拉过莫念祖给杨毅做介绍,“念祖,这是你爸爸的大哥,你杨毅伯伯。”

    莫念祖又夸张的和第一次见面的杨毅伯伯也来个大拥抱,还是那(套tào)话,“杨毅伯伯,念祖也想您了。”

    “啊?”雷蕾拉拉莫念祖,提醒道:“小魔头,你和杨毅伯伯是第一次见面,不可以这样虚伪的。”

    莫念祖瞪向雷蕾,“我慕名想念不行啊?”

重要声明:小说《高官老公粉嫩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