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决定退婚了

    邝梦薇第二天早晨一起来,第一件事就是上楼,去女儿房间看看,空空的房间里,(床chuáng)上的被子明显没动过,欢儿还真是一夜未归,她就说吗,她好像一直都没听见女儿回来的声音。

    这孩子,算了,反正都订婚了,再说,过几天去了上海,现在的年轻人,你还能保证他们不会住在一起吗。

    看着满脸写着,她很不高兴的(爱ài)妻,范斌就已经猜到了。

    “欢儿昨晚和张杰出去没回来?”

    怕范斌生气,邝梦薇赶紧宽慰他,“实际这样也好,这样就证明了咱们的欢儿嫁给张杰是真心的。”

    他可没(爱ài)妻那么乐观,不知张杰发现欢儿不是处女,这门亲事……

    可怜天下父母心,他们担心的什么似的,可他们那个宝贝女儿,此时正躺在齐磊怀里还没睡醒呢。

    她怎么浑(身shēn)都痛啊?范齐欢想翻个(身shēn),换一下睡姿,咦?没翻动,看着搂紧自己的大手,吃惊的顺着大手看到一张帅气不逊的脸,范齐欢这才猛然惊醒,也想起了昨晚发生了什么。

    浓浓的酒味还在,真不知他昨晚喝的是酒,还是补药,这怎么喝了这么多酒,还能一夜不眠。

    她要趁磊磊还没睡醒,赶紧逃离这里。

    要不然,她真怕他昨晚说的,要把她锁在这里,供他夜夜……是真的。

    范齐欢悄悄的,刚成功的把自己从齐磊怀里退出来,这时就见还在沉睡的齐磊一个大翻(身shēn),她就又被他压住了。

    刚刚只是一只胳膊,她都好费劲的才脱离开。

    看着压住自己的半个(身shēn)子,磊磊有一百四十几斤重吧?那这一半的份量也要七八十斤重,哎,范齐欢轻轻的叹口气,认命的挪了挪(身shēn)子,想让自己这个齐磊的(肉ròu)垫子能舒服一些。

    可是,刚刚还七八十斤的重量,因为她的挪动,一下又变成了一百多斤的重量。

    范齐欢看着又趴在自己(身shēn)上的男人,生气的推着齐磊,“你又要干嘛啊?”

    他还能干吗,当然是,“好好的(爱ài)你了。”

    “可是磊磊,我真的好累,也好痛,我们可不可以……”她觉得她不能认命,她还是要和他商量一下。

    他昨晚是有些太过分了,欢儿即使在对不起他,那她也是他齐磊一直深(爱ài)的女人。

    他是不该把她弄的,不过,他这样也是太想她了,太(爱ài)她,所以才没办法控制自己。

    “那我这次轻点好不好?”停下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他只能做到轻一些。

    他都已经动起来了,还问她好不好。

    不过这次,他还真轻了很多,而且,还像以前他们在一起时那样,齐磊一直深(情qíng)的看着她,还时不时的就亲亲她,不一会,范齐欢就觉得自己也浑(身shēn)燥(热rè)起来,(身shēn)体也不由得配合着齐磊,往上(挺tǐng)了(挺tǐng),去寻求一种除去燥(热rè)的解脱方法。

    这次他们都很享受的找回了过去的感觉。

    释放完的齐磊抱着范齐欢,喃喃的说着,“欢儿,你看你也想我了是吧,我们是不能分开的,可是你一回去那个大院,就又要躲着我了,所以我决定了,我要把你留在这里,留在这张(床chuáng)上,那样我们就永远都不会分开了。”

    他还真要这样干呢?

    范齐欢有些害怕的劝道:“磊磊,不可以这样的,那样我家里会着急的。”

    “你是担心家里会着急?还是担心张杰会着急?”骑在范齐欢(身shēn)上,齐磊坐直了(身shēn)子,盯着她问。

    实际她要是突然失踪,张杰也一定和她的亲人一样着急。

    可此时她不能说实话,她不能刺激磊磊真做出这样的傻事。

    “磊磊,我都说了,我和张杰的婚姻一定会解除,我不会嫁给张杰,我也不会嫁给任何男人,这样你总能放我回去了吧?”

    齐磊依旧摇摇头,“不能,因为你就是不嫁给这些人,也不会嫁给我,除非你答应,你会嫁给我,这样我就放你回去。”

    “磊磊,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范齐欢急道。

    “那我就不放你回去。”齐磊说着,还往范齐欢(身shēn)上一趴,就像小时候,他喜欢的东西,怕被人抢去,然后他就这样趴在那些东西上,紧紧的护着。

    磊磊这个样子,简直就是个没长大的孩子。

    范齐欢心里一暖,实际她和磊磊,说分手就分手,对他的确有些不公平。

    “磊磊,听话,先送我回去,等我把和张杰的事(情qíng)都处理好了,我答应你,如果你这张(床chuáng)需要我,那我随叫随到好不好?”

    “真的吗欢儿?”齐磊忙翻(身shēn)从范齐欢(身shēn)上下来,然后又激动的抱起她,“那以后我天天都想要你,那你会天天都来吗?”

    范齐欢点点头,“会,我会天天都来的。”

    齐磊刚要欢呼,突然想到欢儿说过,她已经要去上海工作了。

    “你骗我,你都要去上海了,你怎么可能天天都来,你这是缓兵之计。”

    范齐欢笑了一下,摸了摸齐磊怄气的脸,像哄孩子一样的哄道:“磊磊是不是又笨了,你忘记欢儿刚刚说过要退婚的,那婚都退了,我还能跟着张杰去上海了吗?”

    也对啊,那欢儿是不能去上海了。

    齐磊终于放心的笑了,可一想到因为他,欢儿工作都不要了,忙说:“欢儿,那你来强薇激集团帮我好不好?”

    “我又不懂房地产,我去强薇集团做什么。”范齐欢拿过衣服,边穿边笑着说。

    “我还不懂呢,现在这不干的也(挺tǐng)好吗,来吧欢儿,那样我们就能天天在一起了。”齐磊(裸luǒ)着(身shēn)子,绕到范齐欢面前求道。

    范齐欢小脸一红,忙躲开齐磊的(身shēn)子,“磊磊,你穿上衣服好不好。”

    齐磊低头看看自己,嘿嘿一笑,“好,我马上就把衣服穿上。”

    磊磊又变成听话的磊磊了。

    范齐欢小嘴一抿,开心的笑了。

    她的开心,几下就穿好衣服的齐磊都看在眼里,也终于相信了,欢儿说的,一定都是真的。

    送范齐欢回家的路上,齐磊还是不死心的一直求着,“欢儿,你的股份都还在呢,强薇集团你也有份的。”

重要声明:小说《高官老公粉嫩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