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暴君的下场

    腾赫也不说相信,也不说不相信,只见他大踏步走向孟雷蕾的公主(床chuáng),又在她惊愣中,拎起她,就走进浴室。

    腾赫把雷蕾往浴缸里一扔,也不管她的衣服都还穿在(身shēn)上,就打开了淋浴器的喷头。

    最可恨的,他打开的还是冷水阀。

    孟雷蕾这回算是彻底醒酒了,挣脱不开腾赫的钳制,就只能认命的被冷水淋着了。

    突然想起了小时候,几岁来着,八岁?还是九岁?反正是她还很小的时候,因为贪玩,被雨水浇了,后来腾赫找到她,心疼的搂着她,不停的亲吻,还一直道歉,说自己来晚了,害她被冷雨淋着了。

    如今,他竟然毫不怜惜的把她强硬的按在冷水里。

    这件事她要是告诉爸妈,估计她那对喜欢腾赫超出她的父母一定会说她撒谎。

    雷蕾倔强的咬着嘴唇,她不会哭的,她也不会求他,她现在甚至都不愿意看他。

    足有一分钟那么久,腾赫这才把冷水关了,换成(热rè)水,然后(阴yīn)沉着脸,开始往下扯雷蕾的衣服。

    对,他就是在撕扯,不是脱。

    她可以容忍他的冷水惩罚,但她不能在这样态度的腾赫面前**着(身shēn)子。

    雷蕾拼足了劲,又抓又喊的哭道:“你出去,我不要再看见你了,等我爸妈回来,我一定要告诉爸爸,我要退婚,我不要和你这种有暴力倾向的坏男人结婚了。”

    “你要退婚?”这是腾赫进来后说的第二句话。

    虽然说完退婚,有那么一瞬间的后悔,但面对腾赫的怒容,雷蕾委屈的大喊,“对,我要退婚,我一定要退婚,我不要嫁给你了。”

    腾赫盯着雷蕾,再次问道:“你说的都是心里话,你真的要退婚?”

    淋浴器里还在哗哗的流着水,分不清脸上是水,还是泪的雷蕾,猛劲擦了一下脸,快速回道:“对,我要退婚。”

    “理由呢,就因为我不能经常陪着你?”

    她好像快撑不住了,先不要管他说什么了,只要他能尽快离开就好。

    雷蕾点点头,“是。”

    “既然你已经决定退婚了,干嘛还让美子去找我替你解释?”他不相信雷蕾是真心要退婚的,她只是气话而已。

    曾经,她因为太想他,期盼能看见他,不知偷偷哭过多少次。

    如今,他就站在她面前,可她却非常想他快点离开。

    雷蕾看向腾赫,绝(情qíng)的说道:“我又后悔让美子去找你了,我们订婚的时候我才四岁,所以我后悔了,你走吧,我不要再见到你了。”

    “因为后悔了,所以你就出去借酒消愁?”腾赫依旧不相信的问。

    “对。”雷蕾猛劲点点头。

    腾赫又盯了脸色有些苍白的雷蕾一眼,然后转(身shēn)快速的走出去,又一刻不停的冲出孟家。

    腾赫前脚刚一出去,雷蕾就扑通一声瘫倒在浴缸里,片刻,浴缸里存下的水就染红了。

    管家见腾赫冲出去,忙跑进来问(情qíng)况,当看见浴室里穿着衣服被淋湿的雷蕾,又见浴缸里的血,管家吓得惊呼,“我的天,小公主,你来月事了还坐在水里?”

    她不想多说什么。

    雷蕾把手伸向管家,有些虚弱的说:“管家阿姨,你扶我出去。”

    管家忙把雷蕾扶出浴缸,又服侍她脱下湿衣服,又跑出去拿来干睡衣帮她换上。

    看着管家阿姨焦急关心的样子,雷蕾伤心的想,她(爱ài)了多年的人,都不如家里的管家疼她。

    雷蕾躺回(床chuáng)上,感激的说:“谢谢你管家阿姨。”

    “谢什么谢,阿姨是看着你长大的,你难受,阿姨当然心疼了,”见雷蕾气色见好了,管家这才敢问:“雷蕾,你和腾赫吵架了是吧?”

    雷蕾把脸扭向一边,生气的说:“我不要提起那个坏人,管家阿姨你出去吧。”

    这件事要不要向老总裁和夫人汇报呢?管家退出房间,站在雷蕾房间外,一直拿不定主意。

    想着小公主和腾女婿的感(情qíng),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吧?

    恋(爱ài)中的的年轻人,哪能不闹点小脾气什么的,或许用不了几天,两个人就又好的天天晚上煲电话粥了。

    这样一想,孟府的管家这才放心的笑着下楼了。

    想着腾赫的狠心,雷蕾哭了一会,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睡到半夜的时候,雷蕾就开始一会冷,一会(热rè)的发起了高烧。

    强(挺tǐng)着爬起来,摸到(床chuáng)头上的按铃,按了一下。

    管家跑过来摸了一下雷蕾的额头,吓了一跳,“这么烫手。”

    管家一刻没停的,赶紧给司机打电话备车,去医院的路上,又给孟繁建夫妻打电话汇报(情qíng)况。

    林婉彤担心的赶紧收拾行李,准备赶回北京。

    孟繁建刚开始也吓了一跳,后来一想,腾赫不是调到北京了吗,雷蕾现在是腾家的人,像这种头疼脑(热rè)发高烧的事(情qíng),就让腾赫负责好了。

    拗不过孟繁建,林婉彤只好妥协,答应让他给腾赫打电话,他们暂时就先不回北京,等着听听(情qíng)况再决定回不回去。

    接到爸妈电话,听他们说不回来了,躺在病(床chuáng)上的雷蕾生气的喊道:“你们整天忙,哥哥也忙,你们大家都不管我,那我还要你们这样的家人干什么,告诉你们,我要离家出走了,我不要做孟家可怜的公主了。”

    被女儿摔挂了电话,林婉彤做了一下深刻的检讨,觉得他们夫妻对子女是有些太忽视了。

    于是,林婉彤拿出姿态,给孟繁建下了最后通牒,“两周后,咱们必须回北京,而且这次回去,五年内,不许再提环游世界的事。”

    林婉彤以为女儿说的离家出走只是说说的,所以才决定两周后回北京。

    听爸爸说,他给腾赫打了电话,雷蕾放下爸妈电话,稍作思考,就趁人不注意,拔了针,然后快速跑出医院,拦了一辆出租车。

    坐进车里,想想除了欢姑姑家,她竟然没什么地方可去,可又怕欢姑姑告密,雷蕾琢磨来琢磨去,突然高兴的嚷道:“有了。”

    “有了?”前面的司机师傅以为她刚从医院出来,又高兴的大喊一声“有了”所以误会的看了雷蕾一眼。

重要声明:小说《高官老公粉嫩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