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理在前爱在后

    小丫头,看着没几两(肉ròu),这从大门口抱到楼上,竟也累的他气喘吁吁的。

    范齐幻放下美子,就想出去找齐磊了解一下,这两个丫头是因为什么喝成这样的。

    可他刚一转(身shēn),杨美子却一把抓住他的挎包,小嘴还嘟嘟囔囔的喊着,“幻叔叔,你不要走好不好?”

    哎,看着神志不清,貌似很难受的女孩,范齐幻暗自叹口气,停下了脚步。

    因为挎包还在美子手里,他既不能走,又不能一直站在,所以没办法,他只好坐在美子的(床chuáng)边。

    这间房原来是范家的客房,因为美子决定来北京读书后,妈妈就把这间大一点的客房收拾出来,又按美子的喜欢,给美子布置了一间和她在家时,几乎一样的卧室。

    只是,因为各种原因,这间卧室一直空着。

    他不知他是不是其中一个原因,自从那次美子赌气从这里搬出去,就一直没来过范家。

    这次要不是因为假期学校不让住,听欢儿说,美子最初是想住进同学家的,后来被她妈妈给骂了,这才很勉强的住进他们家。

    范齐幻看着沉睡中的杨美子,不由得伸出手,摸摸她的小脸,她出生的时候他已经五岁多了,可以说,他是看着她长大的。

    小时候她就特别喜欢粘着他,那时他也喜欢哄着她,鞠梅阿姨曾经说过,说美子学走路,都是他扶着学会的。

    想起了她刚学会走路时的样子,像个小企鹅似的,范齐幻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了声。

    只是,后来在他十五岁的时候,有一次无意间,他听见妈妈和鞠梅阿姨的谈话,原来两家妈妈的意思,竟然想让美子长大嫁给他。

    虽然他很喜欢她,可想到两家爸爸的关系,妈妈和鞠梅阿姨能胡闹,他是个男人,他不能。

    从那以后,他就刻意的疏远美子。

    那时她还不足十岁,还不太懂得他的疏远是刻意的,偶尔的遇到,她一定会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扑向他,然后会告诉他,说她很想他,还会说一些她的学习(情qíng)况,甚至会偷偷告诉他,属于她们女孩子的小秘密。

    不然他怎么会知道,她的第一次月事是十三岁来的。

    在大一些,美子好像就明白了他是有意在疏远她。

    从那以后,他们再遇到,她就不会在扑向他,也不会缠着他说想他,更不会告诉他,属于她的那些小秘密了。

    只是,她不说了,他反而变得开始喜欢关注她的(情qíng)况了。

    这几年两家人搬离的越来越远,他们之间的见面,也只有过年的时候,她父母带她来家里拜年才能见到。

    短暂的两三天,范齐幻发现,美子越来越不喜欢说话了。

    听说她来北京读高中,他高兴极了,他以后就不用非要等到过年,才能见到她了。

    可她坚持要住在学校,说这是她爸爸的意思,但范齐幻明白,是美子自己不想住在家里。

    女孩子长大了,心思重了,这话好像是妈妈说美子的。

    如果没有那次美子的表白,他就不明白她对他的感(情qíng)了吗?

    以他超高的智商和不低的(情qíng)商,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呢。

    范齐幻控制不住的低头吻吻美子细嫩的小脸,见她皱皱眉,他又伸出手,帮她舒展了一下好看的眉毛,“丫头,幻叔叔今生只能是你的叔叔,听见了吗?”

    见美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放开他的挎包了,范齐幻站起(身shēn),拿过薄毯帮她盖了一下,临走又因为没控制住,伸出大手摸摸她的小脸,“好美的女孩,好精致的小脸,小丫头,你知不知道,女孩子喝酒对皮肤不好,以后不许出去喝酒了,不然你会变丑的。”范齐幻说完,没敢犹豫,忙大踏步退出美子的房间。

    范齐幻的关门声很轻,但(床chuáng)上的杨美子还是睁开大了眼睛,两滴清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原来,从他吻她脸那一刻,她就已经醒了。

    伸手摸摸被他吻过的小脸,美子抿嘴一笑,这个装睡的本领,还是小时候,因为爸爸经常晚归,妈妈教她练出来的。

    幻叔叔不喜欢她喝酒?那她以后都不要喝酒了。

    因为以前她酷(爱ài)喝啤酒,又因为爸爸(禁jìn)止不让喝,但是宠着她的妈妈,经常会背着爸爸,偷偷给她啤酒喝。

    但从这一天,杨美子再没喝过酒。

    后来不管是妈妈,还是朋友相约,杨美子绝对做到了滴酒不沾。

    问其原因,绝对也能做到笑而不语。

    了解女儿的鞠梅似乎猜到了,女儿突然变化这么大,酒不喝了,又很努力的学习,这个绝对与幻有关。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暂时先略过。

    眼下咱们还是看看那个自认很倒霉的,从小就被孟繁建宠上天的孟雷蕾吧。

    杨美子喝多了有范齐幻照顾。

    范齐欢喝多了有齐磊细心的呵护。

    可一直盼着夫婿,望眼(欲yù)穿的孟雷蕾刚回到家不久,那个多天不见的,孟家高贵的女婿就上门了。

    管家刚服侍完雷蕾下楼,见被保镖引进来的腾赫,忙又转(身shēn)往楼上跑。

    腾女婿可是出了名的暴脾气,就这一点,孟老总裁经常说这个女婿更像他儿子。

    “雷蕾,小公主,醒醒了,腾赫来了。”管家焦急的,连推带喊的。

    腾赫来了?她才不相信呢,他都不接她电话,怎么可能来她家呢。

    孟雷蕾从(床chuáng)上爬起来,指着管家嘻嘻笑道:“管家阿姨,你又骗我起来洗澡了对不对?”

    还没等管家回答呢,腾赫已经推门进来了。

    看着腾赫(阴yīn)沉的脸,管家看都不敢看雷蕾求救的眼神,赶紧走为上策。

    雷蕾因为吃惊,一直保持着半趴半坐的姿势,害怕的看着腾赫。

    一进屋就是一股很大的酒味,看着(床chuáng)上的雷蕾,腾赫不确信的问:“你出去喝酒了?”

    就喝酒这件事没办法撒谎。

    不过,在腾赫面前,任何事(情qíng)都最好别撒谎,当然,这个道理她明白的稍稍有些晚了点。

    雷蕾诚实的点点头,怯生生的解释道:“我不是和外人出去喝的,是范爷爷家的欢姑姑,还有美子,还有欢姑姑的男朋友齐磊,就我们几个,喝的。”解释完没见腾赫露出笑脸,雷蕾忙补充几个字,“我说的都是真的,不信你问欢姑姑……”

重要声明:小说《高官老公粉嫩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