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羡慕的邝梦薇

    范志欣走出教室,看向家乡蓝蓝的天,抿嘴笑了一下,爸爸的决定永远都是对的,这次让她来大学教书,无疑又对了。舒睍莼璩

    她现在很享受这种时间充裕,每天能和单纯的学生们在一起的生活。

    收回看蓝天的目光,当看向站在教室外的男人,好心(情qíng)((荡dàng)dàng)然无存。

    齐志强忙殷勤的大踏步走过来,还脱下自己的风衣,强硬的给范志欣披上,嘴里还唠唠叨叨的说:“你别看雪都融化了,现在的(春chūn)风冻人不冻水,你这一(身shēn)的(春chūn)装是好看,但不保暖你知道吗?”

    见学生们都看向她指指点点的偷笑,范志欣赶紧随着齐志强钻进车里,然后又快速把有着他味道的风衣脱下来,扔给他。

    待齐志强把车开出去,范志欣这才敢大声的嚷嚷:“和你说过多次了,你别来学校找我,你这隔三差五的就出现一次,让大家看见了,你不怕误会,我还怕呢。”

    齐志强歪头看了范志欣一眼,忍不住伸手揉揉她的卷发,笑道:“误会就误会呗,有什么好怕的,反正咱们的事(情qíng)早晚大家都要知道。”

    “咱们之间能有什么事啊?我和你不可能的。”范志欣简直无语到了极点。

    齐志强把迈巴赫停在聚香阁门前,这才转(身shēn),笑着看向范志欣劝道:“小欣欣,你别在不承认了好不好,我知道你(爱ài)我,我现在也明白了,我也(爱ài)着你,你这都回来这么久了,这句话我也跟你说了多次,你怎么还不承认这个事实呢。”

    范志欣快速转向齐志强,很坚决的说:“我说(爱ài)你那是几年前的事,那时我年轻不懂事,也不懂得什么(爱ài)不(爱ài)的,我当时就是被你酷酷的长相迷住了,所以就认为那就是(爱ài),实际不是的,真的,我没(爱ài)过你。”

    这段时间,他有机会就像她表达,但都被范志欣拒绝了。

    这次更狠,竟然否定了几年前,她对他的(爱ài)。

    “小欣欣,我听薇薇说,你爸爸现在的秘书正在追求你?”齐志强有些害怕的握住范志欣的小手,“你不会想移(情qíng)别恋吧?”

    范志欣抽回手,狠狠的瞪了齐志强一眼,咬着牙问:“齐志强,您能不乱说话吗,我们什么时候又恋过了?”

    是,他们是没谈过恋(爱ài),可他们,齐志强嘻嘻笑道:“可我们睡过了。”

    范志欣看向齐志强,也学着他的样子,嘻嘻笑着,气死人的说:“可我睡过的男人多了,你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个。”

    “你……”齐志强怒目瞪向范志欣。

    “你什么你,我是你什么人吗,我答应过你什么吗,所以我和哪个男人睡觉,你管得着吗?”想和她斗嘴,别忘记,她现在可是大学老师,还怕他不成。

    齐志强盯着范志欣高耸的(胸xiōng),突然有些相信她的话了,不然就她这瘦弱的(身shēn)材,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胸xiōng)?

    难不成,她在国外,还真的和那些外国男人睡了?

    齐志强啪的一声按开车门,有些厌恶的命令道:“赶紧滚下去。”

    范志欣愣了一下,但马上就听话的下了车,然后头也不回的跑到路边,拦了一辆出租。

    他现在都他妈的忙死了,竟然还因为太想范志欣,跑来找她。

    不过,以后这样的傻事不会再有了。

    范志欣一下车,齐志强一眼都没看她,然后就一脚油门,那辆迈巴赫就冲了出去。

    跟在齐志强后面,保镖的车里,影子忙拨通了齐志强车里的电话,担心的提醒道:“齐总,您停一下车,我来开吧?”

    是,两次车祸,惨痛的教训,齐志强听话的减了车速,靠边停下,和影子换了一下位置。

    等车上了高速,齐志强的火气这才消了一些。

    ……

    邝梦薇边收拾东西,边嘱咐正在看书的范斌,“鞠梅生这个女儿不容易,她和杨毅都盼几年了,所以我过去,短期内应该不会回来,你和孩子们要照顾好自己哦。”

    范斌放下手里的书,看向他的小夫人,“短期内不会回来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还要等鞠梅满月了在回来?”

    邝梦薇停下收拾的动作,点点头,“对啊,我当然要等鞠梅满月了才能回来。”

    范斌走过来,夺下老婆手里的衣物,放到一边,然后把他的女孩抱进怀里,摇摇头,“不可以,你不能去那么久,三天吧,”说完又觉得三天好像是少了点,“那就五天好了,反正你不能离开我超过五天。”

    邝梦薇忍不住呵呵笑道:“你怎么都不如孩子们,孩子那里我都说好了,你怎么还不同意了?”

    “我和孩子们能一样吗,”范斌说着,还色~眯眯的亲了亲邝梦薇,示意她看向他下面,“你懂得,我离不开你太久的。”

    孩子们都五六岁了,可她还是不习惯他这样。

    邝梦薇有些害羞的趴在范斌怀里,搂紧了他,答应道:“那好吧,那就五天,”答应完,想到鞠梅,又瞪着大眼睛和范斌打着商量,“那要是鞠梅实在离不开我,那七天好不好?”

    范斌把邝梦薇放在(床chuáng)上,边给她脱着衣服,边故作思考,“七天呢?按我们两天一次计算,除去今晚的,那你还欠我三次。”

    “三次啊?”邝梦薇抿嘴笑道:“也不是很多吗,到时我补回来给你好不好?”

    “那我们今晚就先补一次好了……”某男人基本都是动作在前,说话在后。

    对已经在自己(身shēn)上的男人,某妞还试图打着商量,“可是,我还没收拾好东西呢,你可不可以在等一会?”

    这件事能等吗?(爱ài)上一个小迷糊,所以他又要辛苦的做着下面的动作,还要教会她,该怎样享受他带给她的快乐。

    范斌温暖的怀抱,对她一直有着极大的催眠作用。

    完事后,邝梦薇窝在范斌怀里只片刻,就又犯困了。

    某妞极不文雅的打了一个哈欠,还习惯的把自己贴向范斌,商量道:“后补那次可不可以改在明早?”

    范斌亲亲怀里的小人,心疼的拍拍她,“好,那就明早好了。”

    邝梦薇高兴的嘟起小嘴,“要范副省长亲一下才能睡。”

    “叫老公,不然打(屁pì)(屁pì)了。”

    “可你是副省长吗,不好叫老公的。”

    (屁pì)股重重的挨了一下,邝梦薇这才迷迷糊糊的喊道:“老公,我真的好困,不可以再打了。”

重要声明:小说《高官老公粉嫩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