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见的伤疤

    范志欣点点头,佩服的说:“您说的都对,我就是这样想的,我也的确在折磨自己。”

    黄医生盯着范志欣,见她说出这番话时,明显呼出了一口气。

    黄医生笑了笑,很自信的说:“范小姐是不是已经决定取消报复计划,决定放下这份折磨了?”

    范志欣猛点头,竖起大拇指,“您真神了,我内心世界这点事,都被您猜到了。”

    见齐志强看着腕表走过来,黄医生笑道:“我不是算命的,我对你的诊断可不是靠猜的。”

    对她的诊断?范志欣也看见齐志强过来了,忙问:“那齐总找您,不是给他自己看病的?”

    黄医生点点头,“对,齐总带你来上海,目的就是给你看病。”

    虽然给范志欣看病,齐总让他保密,但什么时候该揭开这个秘密,黄医生拿捏的很准,他认为,该是时候告诉患者本人了。

    齐志强走过来,见范志欣一直盯着自己看,不解的问:“怎么了?不会我走了二十分钟,你就失忆了吧?”

    原来齐志强早已经看出自己心里有问题了,所以才谎称出差,带自己来上海看病。

    齐志强这个人,她早就看出来,他是那种外冷内(热rè)的烂好人。

    算了,如果他不是这种重(情qíng)重义的好男人,也不会(爱ài)了邝梦薇这么多年,就冲这一点,她决定了,原谅他以前对她,对爸爸,所做的一切了。

    范志欣开心的一笑,“我不是失忆了,我是失恋了。”既然已经决定放下这一切,那她等于就是失恋了。

    “失恋了?”齐志强撇撇嘴,嘀咕道:“失恋有什么了不起的,把自己弄的跟个小可怜似的。”

    黄医生笑呵呵的看着两个人,突然说道:“范小姐失恋了,齐总又离婚了,我看你们两个凑在一起到(挺tǐng)合适的。”

    “我和她?”齐志强快速的摇着头,“我们是八辈子的冤家,您可别开这样的玩笑了。”

    知道黄医生是好心,想撮合他们,可看齐志强的反应,范志欣冲黄医生调皮的眨眨眼,又很无奈的摊摊手。

    三个人接下来点了餐,范志欣愉快的吃着,黄医生饶有兴致的看着两个人,也吃的蛮可口的。

    唯独那个齐总,食不知味,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饭后分别的时候,范志欣主动要了黄医生的联系方式,说难得遇到谈得来的异(性xìng),以后就当朋友相处了。

    范志欣一离开,齐志强有些醋意的问黄医生,“我就离开你们视线二十分钟,感觉你们就变成几十年的老朋友了,你不是想追她吧?”

    黄医生听齐志强这样一问,故意思考了一会,点点头,“齐总这一提醒,我才记起我也是个离婚男,我现在也有权利追求她了?”

    黄医生刻意称呼“她”而不是以往的称呼,范小姐,或者范志欣。

    齐志强不高兴的提醒道:“你们之间只是医生患者的关系,你这也太,有失医德了吧。”

    这位齐总,明明就很在意范志欣,却硬((逼bī)bī)着自己不承认。

    心理医生最常用的办法是稳定患者的心,(套tào)出患者的心里话。

    但是对付齐志强这样的人,就该用些刺激的办法。

    黄医生拍拍齐志强,“齐总,实话告诉您吧,实际您的心里问题,比范小姐要严重的多。”

    “我有什么心理问题,我又没拿针扎自己,”说到这,提醒他了,齐志强担心的问:“那她以后不会再用针扎自己了吧?”

    黄医生肯定的摇摇头,“我想应该不会了,因为范小姐已经学会放下了。”

    “她放下,什么了?”

    见范志欣正在远处欣赏一盆花,黄医生转回视线,看向齐志强认真的解释道:“您和我说了范小姐那些奇怪的举动,比方说用针扎自己,我现在可以认真的告诉您,她这是因为什么。”

    从来到上海他们就忙着到处寻找那个梦里的宫(殿diàn),他还真没抽出时间和黄医生好好聊聊,因为他觉得时间还很多,还不急,谁想到范志欣说走这就要走了。

    齐志强指了一下椅子,“我们坐下谈。”

    两个已经要离开的人,又都坐下了。

    范志欣还在那边等着他们,所以他要在最短的时间,让齐志强明白范志欣的病,实际不是病。

    黄医生想了一下,说道:“齐总,不知您看没看过一篇外国的小说,叫看不见的伤疤?”

    齐志强快速的摇摇头,“没看过。”

    别说外国那些难记住人名的小说了,就是国内那些名著,他都懒得去翻一下。

    黄医生点点头,“嗯,我想您应该也没看过,像您这样的成功人士,平时看的书,应该都是经济方面的。”

    齐志强摇摇头,否认道:“不全是,毛爷爷的书,我就都看过。”

    “哈哈……”黄医生被齐志强的话逗笑了。

    轻松的谈话,让齐志强也笑了,“黄医生,我发现你还真不像个医生,这样,”看了一眼远处的范志欣,“我这次没想到会走的这样急,但是,以后咱们一定要找机会,多聊聊。”

    对齐志强这个豪爽的北方汉子,黄医生也充满了好感,点点头,“那咱们就这样说定了,以后一定找机会好好聊聊。”

    齐志强笑着提醒道:“那咱们就继续刚刚的话题,谈谈您说的那个外国小说?”

    黄医生简单说道:“那篇小说里的男主人公因为怀疑自己的妻子背叛了他,然后就在某一天,把妻子勒死了,当时他妻子的血流到了男子的手上,”黄医生说着,还在虎口处比划了一下,“后来男子发现他错杀了(爱ài)他的妻子,从这以后,男子沾了妻子血的手就一直疼痛难忍,男子到处看医生,用了各种办法,都没能治愈手疼,最后,男子选择了自杀。”

    齐志强皱皱眉,不解的问:“这与范志欣的病有什么联系吗?”

    黄医生继续解释道:“齐总,您不记得这篇小说的名字了?像这种没有伤口的痛,更让人难以忍受,所以范小姐选择了针刺转移心里上的疼痛。”

    望向有些等急了,向他招手的范志欣,齐志强依旧不解的低语道:“那她怎么会有看不见的伤疤呢?她那么善良。”

重要声明:小说《高官老公粉嫩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