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冤家不聚头

    半天没见范志欣回来,齐志强拿起电话,吩咐外面的影子,“去找找那个范秘书去哪了。”

    影子苦笑着摇摇头,他们的齐总,竟然对一个小秘书如此的上心。

    他能去哪里找,大楼监控一调出来,看着范志欣进了员工电梯,然后上到十八楼就走出去了,在调转一下监控,见范志欣最后的镜头在和韩雪喝咖啡聊天。

    影子暗自笑道,总裁都急成什么样了,她却在那里悠哉悠哉的和人聊天。

    齐志强接到影子的报告,这才放下一颗心。

    可又等了一会,还没见范志欣回来,齐志强急了,亲自把电话拨到韩雪那里,“韩秘书,让范秘书赶紧上来,我这里有急需她处理的工作。”

    韩雪纳闷的回道:“齐总,范秘书已经上去半天了。”

    “上来半天了?”齐志强忙挂断韩雪的电话,冲了出去。

    她上来半天了,没出现在他这里,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天台?

    瞧她弱不(禁jìn)风的样子,别被大风刮下去,要知道这里可是十九层,薇薇可是让他好好照顾范志欣的,这小红毛要是真掉下去?到时他就没办法和薇薇交代了。

    齐志强冲上天台,没见范志欣,一颗心腾地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不会吧?还真被大风刮下去了?

    齐志强又冲到天台边上,还仔细的往下看了看。

    没见下面有人看(热rè)闹,这才放心的嘀咕,中国人的(爱ài)好,如果有人掉下去,怎么会没人围观呢。

    那就是没掉下去。

    齐志强转回十八楼,一脚踢开弟弟的办公室,外面秘书室没人,他又不客气的踢开副总裁办公室。

    可巧不巧的,韩雪正因为放文件,碰洒了齐志国的水杯,又因为惊慌,正在给小齐总擦着裤子。

    齐志强看见的就不是这么回事了,见韩雪弯着腰,貌似正趴在弟弟(身shēn)上……

    齐总裁大怒,“你们要是有这个需要,就回家去,别在公司搞这一(套tào)。”

    齐志国推开被吓坏的韩雪,奇怪的看向哥哥,“我们搞哪一(套tào)了?”指着韩雪,“韩秘书帮我擦擦裤子,您不会误会我们?”齐志国大呼冤枉,“哥,我们可真没什么。”

    有什么没什么他现在也懒得管,齐志强大声的问韩雪,“范秘书呢?”

    “范秘书?”韩雪从惊愣中回过神来,往上指了指,“和我分开,她就上去了。”

    “可她没上去,天台我都看了,那按你说的,她还能上天不成。”

    齐志国听到这里,才明白他哥哥的火气是从哪里来的。

    齐志国起(身shēn)把韩雪护在(身shēn)后,劝着哥哥,“老大,您有话好好说,向您这样大喊大嚷的,韩雪她本来就笨,在被您这一吓,她就是能想起来,恐怕也想不起来了。”

    “谁笨了?”在十九层被大齐总欺压的大气不敢喘,下到十八层,还被小齐总瞧不起,韩雪生气的跳出来,“我明明就看见范秘书奔楼梯去了,那她不是上去了,那还能是下楼了?”

    “楼梯?”哥俩同时喊完,齐志强更快一些忙跑向楼梯。

    听了后跟上来,齐志国的解释,范志欣这才明白齐志强这一脸的汗是哪来的。

    范志欣冷眼看了齐志强一眼,撇了一下嘴,“您这也太喜欢出汗了,我建议您还是去医院查一下吧,别是肾虚吧?”反正已经要走了,她已经没什么可怕的了,所以范志欣又恢复了她的本(性xìng)。

    也跟过来的韩雪忍不住嘶了一声,齐志国赶紧快速的把韩雪拎走,还叮嘱道:“以后离那个范志欣一定要远一些,不然……”

    “不然会怎样?”韩雪追问道。

    齐志国往楼梯间指了一下,吓唬道:“会怎样,会溅一(身shēn)血。”

    “有那么严重吗,我感觉范秘书人长得柔柔弱弱,(挺tǐng)美,(挺tǐng)温柔的。”韩雪被彻底拎走前,还眼巴眼望的看着电梯间的方向,猜测着那里现在的(情qíng)景会是什么样的?

    齐志强和范志欣仍旧互相瞪视着,最后还是范志欣举起手来,“好好好,我宣布,我败了,不过,我不投降哦,我准备败走了还不行吗。”

    范志欣说完,就蹬蹬上了楼。

    对她那句败走还不行吗,齐志强的理解,她上楼就是败走了。

    随后跟上来,见范志欣正在收拾自己的东西,齐志强纳闷的问:“你这是要干什么?”

    范志欣抬头看了齐志强一眼,边回答边继续收拾,“你不是看见了吗,我正在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滚蛋了。”

    “滚蛋?”齐志强愣愣的问:“什么意思?”

    还好干的时间不长,要收拾走的东西也不多,范志欣背上包,抱起自己的小箱子,看着仍旧愣在那里的齐志强,嘻嘻笑道:“滚蛋就是我要辞职了,这回您老可以安安稳稳的睡觉了,我以后都不会再打扰您了。”

    不对,不是那么回事,齐志强心思混乱的拦住范志欣,“谁(允yǔn)许你辞职了,我不同意。”

    “你不同意?”范志欣调皮的眨了几下眼睛,然后又严肃的说:“齐志强,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我范志欣什么来头你不是不知道吧,就你这破公司,我想来就来,我想走,谁都别想拦着。”范志欣说着,还使劲撞了齐志强一下,然后就大踏步走了出去。

    小红毛,敢挑衅他。

    齐志强追过去,夺下范志欣的箱子,随手往远处一丢,还气哼哼的说:“我就不让你走,我就不怕你那个爹,我看你能怎么着?”

    范志欣望了一眼阵亡的箱子,又是不屑的撇撇嘴,“那些破东西,小姑(奶nǎi)(奶nǎi)不要了。”

    他当然知道那个箱子里没什么重要东西,齐志强出其不意的又把范志欣的皮包夺下来,满意的看着范志欣跟过来想抢回去,他忙快步走回办公室。

    范志欣跟到办公室生气的大喊,“你把包还给我,我的证件都在那里面呢。”

    齐志强得意的把范志欣的皮包往办公桌里一锁,还蛮有理的说:“你没得到我的(允yǔn)许就擅自辞职,证件暂扣。”

    答应爸爸会尽快出国,这几天正需要用证件的时候。

    范志欣软了口气,商量道:“那我现在提出辞职可以了吧?”

    齐志强摇摇头,“不可以。”

    “为什么?我又没卖给你。”范志欣急道。

重要声明:小说《高官老公粉嫩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