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是天意

    她的确没有力气能走多远了,看看林副院长的军车,邝梦薇点点头,随他上了车。

    在邝梦薇的坚持下,林副院长把车开到市里,拦了一辆出租车,就让她下了车。

    看着邝梦薇坐的出租车开走,林副院长忙又拨通了范斌的电话。

    ……

    邝梦薇回到齐府,忙上楼,看看两个孩子。

    王管家追上楼,担心的问:“夫人,您的脸色很不好,是不是?”

    邝梦薇笑着遮掩道:“没事的,我就是胃不好,吃的少,所以就容易累,我睡一会就好了。”

    因为一直没和孩子们分房睡,所以两个保姆陪着孩子们在里间,她就只能回到齐志强的大(床chuáng)上躺一会了。

    她只想小睡一会,休息一下就起来。

    可能是今天经历了太多的意想不到,所以有些受了刺激,再加上有孕的(身shēn)子,不一会,邝梦薇就沉沉的睡着了。

    齐志强回到家里,一进门,看见王管家就问:“夫人呢?”

    王管家往楼上指了指,“夫人在房间睡觉呢,夫人最近,”王管家本来想和齐总说说夫人最近的(身shēn)体(情qíng)况,可看着瞬间就消失的齐总,王管家笑着摇摇头,“齐总这是好多天没见到夫人,太着急见夫人了。”

    齐志强跑进卧室,看着躺在他那张大(床chuáng)上沉睡的小女人,(欲yù)~望一下暴涨到了极点。

    或许是几天没见太想念了,或许是今天喝了酒,总之,他从未像现在这样急切的想要她。

    邝梦薇感受到有人压下来,睡梦中,她还以为在桃园那段生活,还以为压下来的是范斌,轻轻推了一下,笑道:“你走开啦,人家还要睡呢。”

    他没想到薇薇能这样待他,齐志强有些激动了,“薇薇,是不是几天没见我,你也想我了?”

    听到齐志强的声音,邝梦薇猛然惊醒,当看清(身shēn)上的人是齐志强,她这才想起自己(身shēn)处何地,忙奋力推着他,语气急急的说:“你不能碰我,你走开,我们不能……”

    见邝梦薇发疯似得推他,齐志强这才明白,刚刚她一定错把他当范斌了。

    浴~火加怒火,齐志强把已经爬起来要下(床chuáng)的邝梦薇一只手就拎了回来,又毫不怜惜的把她推倒在(床chuáng)上,扑上去压住她,就开始撕扯她的衣服,还不服气的说:“我们现在是合法夫妻,你就该对我这个合法的丈夫尽尽义务,可你却整天想着那个范斌……”

    她好好的时候,如果他强要她,她都逃不开的,更何况现在。

    邝梦薇挣扎了一会,就觉得浑(身shēn)虚脱了一样的无力。

    突然想到了那次被陈校长欺负,她给范斌打了电话,可这次谁能救她?

    难道她就是被人欺负的命吗?难道离开范斌她就注定要被人欺负吗?

    邝梦薇是不挣扎了,可她却不停的哭,而且还不是那种委委屈屈的抽泣,而是山洪暴发似的,一直在绝望的大哭。

    他毕竟是(爱ài)她的,所以看见邝梦薇绝望的大哭,齐志强终于清醒了。

    齐志强忙从邝梦薇(身shēn)上下来,又拉过被子,把已经被他差点脱光的邝梦薇盖上,哄道:“对不起薇薇,我喝了酒,不然我不会动强的,我答应过你,要得到你(允yǔn)许的。”

    这时门上传来急促的敲门声,及王管家担心的声音,“齐总,夫人病了,已经很多天不能吃东西了。”

    “薇薇你病了?”齐志强这才注意邝梦薇没有血色的脸,刚要探手过去摸摸她,邝梦薇忙惊恐的瞪向他,躲开了。

    齐志强摊摊手,无奈的把邝梦薇那些衣服捡回来,放到她(身shēn)边,“我去看看孩子们,你穿好衣服,想和我聊,就叫我,不想看见我,那我就走。”

    齐志强走出去,见王管家还担心的站在门外,就往里指了一下,“去看看夫人吧。”

    王管家忙跑进卧室,凌乱的(床chuáng)上,邝梦薇正围在被子里,吃力的穿着衣服。

    “夫人,”王管家跑过去,边帮邝梦薇穿着衣服,边告诉她,“小少爷好像听见您的哭声了,然后就厮打保姆,让保姆去救您,可保姆又不敢,就跑去找的我。”

    刚刚收起的泪水,因为听了管家的话,邝梦薇又控制不住的哭起来。

    她儿子救了她?范斌可以不管她,可她儿子不会不管她,等她儿子长大了,就没人敢欺负她了。

    看着她(身shēn)上的淤青,王管家偷偷擦擦泪,“我去给您拿些药,晚一些您自己把淤青重一些的地方涂上药,这样过两天就好了。”

    邝梦薇感激的点点头,“谢谢您了。”

    王管家刚出去,邝梦薇就听见里间传来摔东西的声音,及女儿哇哇的大哭声。

    邝梦薇急忙下地,想尽快过去看看孩子们怎么了,可脚一挨着地,她就无力的倒了下去。

    感觉到下面有东西流出来,邝梦薇忙把牛仔裤往上拉了一下,鲜红的鲜血,已经流到了小腿处,她在无知也明白,她流产了。

    拿药回来的王管家看见夫人流血了,吓得惊呼,“夫人,您这是怎么了?”

    顾不得回答这些,邝梦薇忙吃力的说:“王管家,刚刚我听见欢儿在哭,还有摔东西的声音,你去看看,孩子们怎么了?”

    “孩子们没什么大事,就是小少爷摔东西打齐总,小公主就被吓哭了。”王管家回答完,赶紧掏出电话,“我马上让司机备车,咱们马上就去医院。”

    见王管家打完电话了,邝梦薇这才小声问道:“那齐总呢?”

    王管家叹口气,扶起邝梦薇,“刚刚我进来的时候,看见齐总好像很生气的冲了出去。”王管家扶着邝梦薇,边往楼下走,边小心翼翼的问:“夫人,您是不是怀孕了?”

    她明白的,王管家当然也明白,邝梦薇点点头,“不过,估计这孩子已经保不住了。”

    “不会的,我们尽快去医院,或许孩子还能保住。”

    流了那么多的血,怎么可能……她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

    把邝梦薇送进诊室,王管家忙给齐志强打电话,可电话响了半天,就是无人接听。

    “这个齐总,不该回来的时候回来了,不该走的时候走了。”看着诊室,王管家担心的想,不知夫人这个孩子能不能保住?

重要声明:小说《高官老公粉嫩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