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实际就是用来伤人的

    邝梦薇擦擦泪,点点头,“实际你说的也对,你是有资格看孩子们,那我回去安排一下,然后打电话给你。”

    邝梦薇说完,赶紧走向自己的宝马车。

    范斌看着邝梦薇开着宝马离开,苦笑了一下,他送给她的那台车,被她扔在了桃园巷,现在改开宝马了。

    对已经失去邝梦薇他总是不愿意承认,他总幻想着有一天,她会回到他(身shēn)边。

    可是,每见一次,他就绝望一次,他或许真的失去她了。

    邝梦薇哭了一路,在齐府附近,她停下车,稳定稳定心神,又对着车里的镜子补补妆,这才重新启动车子,回到齐志强的家。

    齐志强出院已经三个多月了,在算上医院的一个多月,他这一躺下,就是五个月。

    实际他的(身shēn)体已经基本恢复了,也完全可以去上班了,只是,每天守着邝梦薇和孩子们,他已经有了退休的打算。

    反正公司有他弟弟志国在,有些工作他在家也能遥控,每周两次视频会议,就都解决了。

    “欢儿你说是不是,爸爸是不是可以不用去上班了?”

    两个孩子扶着东西已经能走了,见他过来,小女儿忙从她的世界里爬过来,扑向他。

    这个长得和薇薇一模一样的小女儿和他比较亲,对齐幻他也是从心里往外的疼,只是,那个有着和范斌一样眼神的孩子,一直对他冷冷淡淡的。

    邝梦薇一进来,见齐志强抱着孩子,忙过来接过去,“你怎么又抱孩子。”

    齐志强笑着凑过来,“连医生都说我完全康复了,就你还当我是病人。”

    虽然已经同(床chuáng)三个多月了,可她还是不习惯齐志强的靠近。

    邝梦薇躲闪着,抱着女儿回到孩子们的房间,把女儿放回婴儿(床chuáng)上,又抱起儿子逗了一会。

    跟过来的齐志强突然问道:“薇薇,改天我们去拍一张全家福怎么样?”

    “全家福啊?”一说到这,她就又想起了范斌,邝梦薇摇摇头,“孩子们都还小,以后再说吧。”

    齐志强观察着邝梦薇,这几个月,她虽然还是充满戒心的和他睡在一起,可没有像今天这样,让他感觉,她好像又回到了以前,从心里在和他保持着距离。

    难道她今天出去不是去见鞠梅她们?

    这几个月和她同(床chuáng),看出她的害怕,他一直遵守着承诺,和她保持着距离。

    因为他相信,终有一天,薇薇会被他感动,会(爱ài)上他的。

    可现在,他不那么想了,或许只有把两个人变成真正的夫妻,才能走进对方的心里。

    晚上,邝梦薇一直待在孩子们的房间不肯过来。

    齐志强洗完澡,半倚在(床chuáng)上,拿着本书,在那随意的翻着。

    他已经决定了,他要在今晚,完成他们迟来的洞房。

    见邝梦薇一直不过来,难道她知道自己的想法了?

    齐志强穿上睡袍,走进里间,还真让他猜对了,孩子们都已经睡了,邝梦薇还在那看着孩子们发着呆。

    见他过来,邝梦薇微微一怔,“你怎么还没睡?”

    “我在等你,我想和你一起睡。”齐志强毫不掩饰自己的(欲yù)~望。

    “我,你先去睡吧,我今天,想睡在孩子们的房间。”因为心慌,邝梦薇磕磕巴巴的拒绝着齐志强。

    “薇薇,我们都同(床chuáng)几个月了,我们已经是夫妻了,你还怕什么呢?还是你今天见了什么人?有人不让你和我在一起?”

    齐志强的话,邝梦薇立即就明白他这个什么人指的是谁,忙摇头,“没有,没人不让,是我自己不愿意。”

    见邝梦薇说话的声音有些提高,齐志强嘘了一下,指了指孩子们,“别吵醒两个宝贝,咱们回房间谈。”

    邝梦薇看看孩子们,想了想,这才站起(身shēn),和齐志强回到他的房间。

    一回到房间,齐志强率先上了(床chuáng),回到自己的位置,然后把(床chuáng)头灯开亮一些,见邝梦薇还站在那里,他笑着拍拍邝梦薇每天睡的位置,“上来呀薇薇。”

    因为他的受伤,她总觉得是她造成的,所以她才答应和他睡在一起。

    当时她能那么痛快就答应和他同(床chuáng),就是觉得他伤的那么重,也不会把她怎么着,而她睡在他旁边,还有利于照顾他。

    可如今他的伤已经都好了,已经不需要她睡在旁边照顾了。

    而且,这几晚,她感觉得到,他晚上总翻来覆去的折腾,还有几次,她感觉到,他的手一直想伸向她,害她好几晚都没睡安稳了。

    特别今晚,他的眼神,也好可怕。

    “我今晚睡在孩子们的房间,你有什么想谈的,我们就这样谈好了。”邝梦薇说着,还往后退了几步。

    邝梦薇这样,齐志强突然感觉有些心寒,他如此(爱ài)她,她还是不能接收他。

    不知是(欲yù)~望冲昏了头,还是觉得邝梦薇这样,让他很生气,总之不知哪来的勇气,齐志强忽地蹦下地,把惊愣中的邝梦薇抱起来,扔到(床chuáng)上,然后扑上去,压住她,就开始给她脱着衣服。

    “齐志强,你干什么,你说过你不会勉强我的。”她就不该相信他的话,“你是大灰狼,你是坏人。”邝梦薇挣扎着,厮打着,还骂着。

    你是大灰狼?你是坏人?这些骂人的话好熟悉,好似很早以前,她就这样骂过他。

    齐志强低头看看泪痕斑斑的小脸,薇薇哭了?躺在他(身shēn)下哭了?他惹哭她了?

    齐志强突然有些像神志不清的问邝梦薇,“宝贝,你怎么就会骂这两句话,你还会骂点别的吗?”

    邝梦薇被齐志强的眼神吓呆住了,怎么突然觉得他这种疼惜的眼神好熟悉,难道她以前就骂过他?

    “齐志强,你下去好不好,你这样压着我,我好难受的。”见他已经停下给她脱衣服的动作,邝梦薇也不挣扎了,改为商量道。

    齐志强听话的,从邝梦薇(身shēn)上下来,然后就一言不发的跪在(床chuáng)上,呆呆的发愣。

    邝梦薇一得到自由,忙跳下(床chuáng),把凌乱的衣服整理好。

    本想不去理会他,赶紧跑进里间,把门锁起来。

    可回头看看仍然跪在(床chuáng)上的齐志强,邝梦薇的心又软了,悄然走回来,拍拍齐志强,“你怎么了?别总这样跪着,你膝盖里还有钢钉呢。”

重要声明:小说《高官老公粉嫩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