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沦陷

    她想走,可怎么走呢?

    这里是滑雪场,出租车一定是没有的。

    突然想到了那个高小蝶,不知为何,邝梦薇就是觉得那个女孩可能会帮她。

    齐志强说给她十分钟时间收拾,有什么好收拾的,就这一(身shēn)了,白毛衣,深蓝色的牛仔裤,邝梦薇又快速把长发在后面随意的绑了一个马尾。

    收拾妥当,也不等齐志强过来叫她,邝梦薇忙推门走了出去。

    齐志强站在长廊的窗前吸了根烟,看了一下腕表,估计邝梦薇收拾的差不多了,这才走回房间敲敲门。“薇薇,收拾好了吗?”

    等了一会,没听见邝梦薇回答,齐志强有些担心的推开房间的门,不会吧?薇薇难道真的自己走了?可她没车怎么走?

    见邝梦薇的东西都还在,齐志强这才放下一颗心。

    估计薇薇找不见他,就先下去了。

    齐志强忙急匆匆的下了楼,走去一楼的大厅。

    大厅里早已站满了人,同来参加聚会的,几乎都已经下来了。

    是啊,这么好的机会,能和市里主要领导亲近的机会,大家怎么可能不积极呢。

    齐志强边应付着大家的(热rè)(情qíng),边焦急的寻找,怎么没见薇薇呢?范斌也没见?难道薇薇去找范斌了?

    ……

    还真让齐志强猜着了,邝梦薇的确是和范斌在一起,不过,有一点齐志强猜的不对,邝梦薇不是特意去找的范斌,而是纯属巧合遇到的。

    她本意是想先下楼,然后找到那个高小蝶,求求她,看能不能送她回市里。

    滑雪场的宾馆有两种,别墅式的,还有就是原始木屋式的,因为今天市里组织的这次聚会,所以整个滑雪场都已经不对外了。

    邝梦薇和齐志强住的房间是四层别墅式的三楼,当邝梦薇急匆匆跑下楼,在二楼的拐弯处,正好碰到范斌。

    两个人当时都楞了一下,范斌先反应过来,估计这个住宿,又是杨毅捣的鬼。

    白毛衣,牛仔裤,长马尾,他的女孩,还似当年的模样,只是……

    “薇薇,你住几楼?”范斌先笑着和邝梦薇打招呼。

    邝梦薇往上指了一下,“三楼,”突然想和范斌打听一下高小蝶,“那个,你女朋友在哪里呢?我想找她有些事(情qíng)。”

    她竟然还认为小蝶是他女朋友。

    范斌笑着,也往上指了一下,“她还在房间呢,不如我带你去找她?”

    邝梦薇考虑都没考虑,就答应道:“好啊,那谢谢你了。”

    看她焦急的样子,貌似找小蝶有什么急事。

    邝梦薇和范斌上到四楼,见范斌拿钥匙开门,邝梦薇酸溜溜的想,他们竟然是住在一起的。

    走进房间,没见高小蝶,邝梦薇还纳闷的问呢,“你女朋友是不是已经出去了?”

    范斌没回答,而是笑呵呵的问:“谁告诉你,小蝶是我女朋友的?”

    “不是吗?”邝梦薇皱皱眉,往外指了一下,“大家都是这样说的,”看向范斌,又不是滋味的说:“而且她不是你带来的吗,要不是女朋友,你会带她来吗。”

    瞧她这副醋意浓浓的样子,范斌笑道:“小蝶不是我的女朋友,她是我的义女,孤儿院的大才女,在清华读书呢。”

    “啊?”邝梦薇吃惊的瞪大了眼睛,“原来是这样啊,我,我们还一直以为她是你的……”说到这,邝梦薇忍不住捂着小嘴,呵呵的笑起来。

    (爱ài)是没办法隐藏的,就像他(爱ài)她,她也一样还(爱ài)着他。

    “薇薇,我说过,除了你,我谁都不要,所以你怎么能相信,我会有女朋友呢。”范斌说着,走过来,有些激动的把邝梦薇搂进怀里。

    高小蝶是范斌的义女,她真的好开心。

    任由范斌抱着她,诉说着,突然有些期待的想起了滑雪场那个吻。

    范斌也真没让她失望,只不过,这个吻逐渐的就有些升温了,待一丝凉意袭来,邝梦薇抗拒着,“不要,我不要和你上(床chuáng)啦。”

    他们分开几个月,他就做了几个月的和尚,所以这滋味,“薇薇,我好想你,我……”

    是,他是想她了,这个不用他说,他下面那个硬硬的东西抵着她,邝梦薇羞的,小脸一红,赶紧转过脸,不敢直视范斌。

    她突然不挣扎了,那就是同意了呗?

    范斌试着,再一次帮邝梦薇脱去衣服。

    一楼大厅正在欢腾笑语,四楼范斌的房间,那张大(床chuáng)上,也正在欢腾低语。

    他真的实在太想她了,这个想念,都有些超出他的想象了。

    不停的要她,不停的吻她,他的(身shēn)体,他的心,就好像要把这几个月的思念补回来一样。

    “薇薇,和齐志强离婚吧。”完事后,范斌搂着邝梦薇,第一句说出的,还是这句话。

    欢~(爱ài)后的潮红还没退去,有几次,她都差一点说了实话。

    说她没有真的嫁给齐志强,说他们的婚姻是假的,说她只是为了保住他们的孩子。

    可是一想到这,邝梦薇就想起了范斌授意杨毅让她打胎的事(情qíng)。

    眼睛一酸,邝梦薇忙推开范斌,暗骂自己,她可真是够((贱jiàn)jiàn)的,竟然这样受不住他的(诱yòu)~惑。

    “怎么了薇薇?”刚刚见她还羞羞的,这怎么片刻功夫,就冰冷的如外面的天气一样。

    她没别的办法离开,所以她还是要求助于他。

    邝梦薇看向范斌,“你能让你那个义女送我回市里吗?”

    “现在?”范斌有些不解的问。

    邝梦薇点点头,然后冷冷的说:“你如果不希望我被你睡了之后还要被别的男人睡,那就赶紧让高小蝶送我回去。”

    范斌突然明白了,薇薇急着回去,原因是不想和齐志强同一个房间。

    难道他们在家不是同房睡的?

    今天滑雪场的房间的确有些紧张,小蝶和杨毅带来的女伴同房,他都要和杨毅睡一个房间。

    这个认知让范斌很高兴,如果可以,他真想亲自送薇薇回去,可是,他突然离开,怎么说都不太好。

    范斌边给义女拨着电话,边安慰邝梦薇,“别急薇薇,我让小蝶马上送你回市里。”

重要声明:小说《高官老公粉嫩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