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时很伤人

    范志军回到家里,没见李栀,急忙问跟在他后面的孙艳茹,“妈,李栀是不是搬走了?”

    孙艳茹了解她养大的儿子,知道他喜玩闹,不定,见儿子这幅模样,她就知道,他这是后悔离婚了。

    孙艳茹拍拍儿子,安慰道:“别担心,李栀没搬走,她是和朋友出去吃饭了。”

    “一定又是鞠梅把她叫走的。”范志军恨恨地说道。

    孙艳茹把范志军拉到沙发上坐下,给他倒了杯水,试探的问:“志军,你见过李栀的两个朋友,那你了解那个邝梦薇吗?”

    范志军明白妈妈的意思,想了想,劝道:“妈,您干脆就答应和我爸离婚吧,不然他也不回这个家,您说您要这个虚名有什么意思。”

    “那你是知道你爸和邝梦薇?”孙艳茹不确信的问。

    范志军点头承认道:“我知道,而且邝梦薇都怀了我爸的孩子,他们感又那么好,您就别指望我爸回头了。”

    “就连你也让妈离婚,我从嫁给你爸那天起,就没打算离开范家门,我生是范家人,死是范家的鬼。”孙艳茹说着说着就呜呜的哭起来。

    范志军搂过母亲,安慰道:“您不用哭,您就是和我爸离婚了,您也不会离开范家,您可以和我们一生活,我养您老。”

    “你都被你爸赶出范家了,还怎么让妈留在范家。”孙艳茹哭诉道。

    对啊,他已经被他爸止回范家了。

    范志军忽地站起,“妈,您别哭了,我去找李栀,只要李栀留在这个家,我爸他就不能不要我。”

    看着风风火火冲出家门的儿子,孙艳茹擦擦泪,苦笑了一下。

    考虑齐志强也在,邝梦薇总是不安的四下看,后来实在坐不住了,张罗着,“咱们还是走吧,我不想呆在这里了。”

    几个人一出来,丁宇和燕子忙迎上来。

    鞠梅撇撇嘴,“本来还想约你们俩去我那接着聊呢,”看看丁宇和燕子,“算了,薇薇这位贵妇也该回去休息了。”

    邝梦薇也无奈的看向李栀,“这俩孩子一直等在外面,我也没办法,那咱们改天在去鞠梅那里好不好?”

    李栀点点头,“我没事,你就放心养胎吧。”

    邝梦薇刚走,范志军就到了。

    看着范志军从他那辆惹眼的车里一下来,鞠梅夸张的喊着,“范志军,你不是赶着来给我们付账的吧?可惜,你来晚了,让你小后妈抢先了。”

    李栀一见范志军,刚刚好转一些的脸色立刻沉下来,拉着鞠梅,“咱们走咱们的,你以后就当他是个路人甲就行了。”

    范志军上来,把鞠梅推到一边,生气的说:“我们俩的事,要是没你,也不会走到今天。”

    “你这人,怎么这样不知好歹,栀子是因为我才和你离婚的吗?”鞠梅气的嚷嚷起来。

    “你们别在这里吵了,多丢人呢。”李栀赶紧上前拉开两个要打架的人。

    范志军拉住李栀,耍赖道:“那你和我走我就不吵了。”

    鞠梅飕的一下挡在两人中间,“你们都离婚了,栀子凭什么要和你走?”

    范志军气的扬起手。

    鞠梅小脖子一仰,不服气的说:“小样,你还敢打我不成。”

    李栀忙又站在两人中间,把两个人拉开,“都别闹了,”推开范志军,指了一下鞠梅,“这可是你未来大嫂,杨毅的老婆。”

    李栀的话,让范志军吃了一惊,惊完又哈哈大笑起来,“杨毅可真够倒霉的,怎么会找你这么个……”

    “我这么个什么?我哪里不好了?”鞠梅不服气的,不依不饶的问。

    李栀赶紧拉着范志军,“我和你走,你就别乱说话了。”

    既然李栀答应和他走了,那他就既往不咎了,范志军临走还给鞠梅抱了抱拳,“大嫂,您放心,我不会在我大哥那里说你啥坏话的。”

    李栀把车钥匙递给鞠梅,“把我的车开你那去吧,我晚一些过去取。”

    “你还真和他走啊?”鞠梅有些不放心的问。

    李栀使了个眼色,小声说道:“婚都离了,他还能把我怎么着。”

    她老公,不,现在应该说,她前夫的这辆车,她坐过的次数都是有限的。

    李栀坐进车里,突然觉得,她和范志军好像是不太合适,他们共同的话题不多,共同的好没有,当初她怎么就上他了?而且还用婚姻捆住了他。

    现在好了,他自由了,实际,她也算解脱了。

    见范志军也不说话,车飞速开去的方向是他们那个小家。

    这明珠花园的别墅,在公公的主持下,也归在她名下了。

    现在她名下房产就有六,还有范志军公司的股份,也有一半是她的,一夜之间,她由原来每月赚几千块的公务员,一下就变成了千万富翁。

    按鞠梅说的,她这个一年多的婚结的太值了。

    是不是范志军给了她这么多财产有些后悔了?想要回明珠花园的房子?

    李栀暗自笑了一下,当初她就没打算要这些财产,是公公执意要这样做的,说留给未出世的孩子。

    她的孩子她既然能生,就一定能养。

    见车已经停下,李栀推开车门,下了车,边往别墅里走边说:“你是想要回这别墅吧?”问完也不等范志军回答,就自顾的继续说:“你还想要回什么可以直说,我一次都还给你。”

    两个人走进别墅,范志军看了一圈,感激的说:“为了陪妈妈,你一直坚持住在那边。”

    范志军的话让李栀也有些动容,她放着小家的子不过,下班就回去那边,不就是因为他妈妈对他如亲生的,她想报答这份恩吗。

    可她换来的,却是一纸离婚书。

    “你是想要这房子,还是落下什么东西了?”因为很少在这边住,她也不记得范志军在这个家有什么,李栀说着,上了楼。

    范志军追上两步,从后面搂住李栀,“我就把你落下了,我什么都不要,我就要你。”

    李栀拍拍范志军搂紧自己的手,淡淡的说:“算了,不用可怜我,实际你不这样,我也不会想不开的,我还年轻,如果遇到合适的男人,我还是有希望遇到真的。”

重要声明:小说《高官老公粉嫩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