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来一次可以吗

    事好像一下又回到了起点。

    鞠梅和杨毅又搬到了一起,她呢,住了九天院,出院直接就被小刘接回了桃园巷。

    李栀电话里一直嚷着她没让她接出院,还说晚一些去家里看她,邝梦薇撒谎道:“栀子,别来了,考虑你和鞠梅的厨艺,所以我去我姨妈家了。”

    这次是搪塞过去了,以后怎么办?

    她总不能欺骗李栀一辈子吧?再说,她只要和范斌在一起,就总有碰到的时候,就说这几天在医院,有几次,范斌早晨刚走,李栀就到了。

    栀子和鞠梅一直就像她的亲人一样,而范斌,更是她的亲人,她总不能因为谁,舍去另一个亲人吧。

    所以,哎,邝梦薇长长叹口气,她好难耶。

    “怎么了薇薇?为什么叹气?”范斌正因为重新得回他的女孩,高兴的忙着。

    看他洋溢着风般的笑脸,她怎么忍心说出令他不开心的话。

    邝梦薇暗自决定,就这样吧,一天算一天,能拥有时,就不要往出推,等真有那么一天,存在的问题都出现了,她怕是不推,也留不住这份了。

    他强壮的体绝对与他运动有关。

    范斌说要改变以往对她的宠,他说要把她养的壮壮的,所以,每天一早天没亮就起的范斌,一定会把她也抱起来,又亲又吻把她弄精神了,然后拉着她一起出去晨练。

    慢慢的,她也就习惯了早起的生物钟,也习惯了和他由开始的散步,至伤口完全好了的慢跑。

    只是,她都出院好久了,她的伤口也都已经完全好了,而且在小刘这个合格饲养员的喂养下,她的体重也一下飙升了三斤重。

    可他,还是没碰过她。

    他下班回来会对迎上去的她,亲一亲,抱一抱,可一到了晚上,他对她就变得冷冰冰的。

    更过份的,每晚她不睡着,他是不会回到卧室的。

    有几次,她都感觉到他那个部位的,也看出他很难受的样子,可他就是不碰她。

    今晚又是,范斌又把自己关在书房里,说是有工作要处理,又让她先睡。

    眼看着又要过年了,她知道他过年的规矩,他会回家五天。

    邝梦薇洗完澡,本想换上~感一点的睡裙,可这是冬季啊,室温再怎么高,也还是会冷的。

    翻箱倒柜挑了半天,最后找出一白色喇叭袖,收腰和领口都有蕾丝花边的家居服。

    穿戴完比,又把已经齐腰的长发散开,邝梦薇对着镜子照了照,美滋滋的笑了一下,夸道:完全有了小龙女的味道,我就不信,你还能无动于衷。

    范斌的书房她平时几乎是不进去的,不是他不让,不知为何,她总觉得那里是很重要的地方,或者说,有很多秘密。

    看小刘打扫卫生,也都绕开书房,邝梦薇想,可能她这样的想法,小刘应该也有。

    刚要推门进去,突然想起,她该敲门的,吐吐粉舌,暗自夸自己,她终于记住敲门了。

    这栋小楼,除了他,就是他的女孩,所以听到敲门声,范斌从文件堆里抬起头,笑着说:“请进吧我的女孩。”

    推开门,邝梦薇先把小脑袋探进来,冲范斌呲牙一笑,满意的看到范斌惊讶的眼神,邝梦薇这才把整个子蹦进屋里。

    她忘记小龙女是怎样走路的了,所以她只好旋转了一圈,做了一个飘逸的姿势,就快速扑进范斌怀里,还讨好的问:“我是不是很像小龙女?”

    范斌把她抱进怀里,让她坐在他腿上,皱皱眉,问道:“小龙女是谁?”

    见他问的很认真,貌似真不知道小龙女是谁。

    邝梦薇的小嘴立刻变成O型,猛然想起,他是没有时间看电视剧的,即使偶尔看看,也是战争片,忆苦思甜片,所以和他谈小龙女,还不如谈白毛女他更熟悉些。

    看见小丫头失望的眼神,范斌忙道歉,“对不起薇薇,不然哪天你把小龙女找出来,我抽出点时间看看?”

    “不要,你还是看白毛女吧。”邝梦薇认真的,快速的摇摇头。

    范斌好笑的问:“为什么啊,你不是很喜欢小龙女吗?”

    她要说实话吗?

    他笑起来好有魅力,在他充满魅力的注视下,她好像没办法撒谎。

    邝梦薇贼贼的一笑,“因为小龙女是很多男人的梦中人啊,我怕你看了,也会喜欢她。”

    哦,怪不得她精心打扮了一下,范斌探进邝梦薇的领口闻了闻,好香,不是用了香水的香,而是来自薇薇的体香味。

    明白了,他的小人这是想故意勾~引他。

    叹口气,范斌抱起邝梦薇,边往卧室走,边说了实话,“薇薇,就是你不刻意把自己弄成小龙女的样子,我都要把持不住了。”

    被放在上,邝梦薇羞不已,小脸红扑扑的问:“那你为什么都这么久了还不要我?”

    “因为张院长说你的伤口怕抻着,所以建议咱们房事不要太急,所以我忍得也好辛苦。”范斌说完实话,就迫不及待的俯压住邝梦薇。

    这个张院长好坏,邝梦薇气道:“人家的伤口都好了很久了,你干嘛要听他的,再说,他又没说准确不让你碰我的期。”

    也对啊,张院长只说不要太急,他或许是怕薇薇一出院,他就要她?

    范斌后悔道:“那咱们今晚不睡了,把失去的都补回来好不好?”

    “可是,我们都一年没在一起了,要一晚都补回来吗?”

    她的话范斌没有回答,他只是用行动证明,这一年的和尚生活,他积攒了多少

    一年前,他要她,都是先抚她,吻吻她,等她的高涨了,才会把他强大的骄傲送进她体内。

    可这次,邝梦薇终于领教了男人太久不做*是什么样的。

    一次完事,范斌喘息着问:“没事吧薇薇,再来一次可以吗?”

    她也正高涨呢,当然可以了,邝梦薇刚一点头,表示可以,下面就又被撑得满满的。

    她知道他很强大,可也不至于强大这样吧?

    当第三次范斌问她:“没事吧薇薇,再来一次可以吗?”

    这回邝梦薇只是轻轻的点了一下头,然后补上一句,“这是最后一次了,绝对不可以再问我,再来一次可以吗。”

重要声明:小说《高官老公粉嫩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