蠢蠢欲动想亲她

    接下来两个人差不多有十几分钟谁都没说话,后来还是杨毅想着今天来的目的,开口问道:“鞠梅,我不知邝梦薇有没有告诉过你,她和我们之间的关系?”

    实际她已经猜到了他们今天不是偶遇。

    帮她贴对联,耍赖让她请客,包括刚刚说的,最终目的还不都是一个,想知道薇薇的消息。

    鞠梅抬起头,故作糊涂的摇摇头,“不知道啊,你们和薇薇是什么关系啊?”

    和他装糊涂是吧?

    那会她都说漏了,这会却和他玩起了淡定。

    “实际我要是想查邝梦薇的下落,绝对不会超过三天,但是,我想你若能告诉我邝梦薇的联系方式,就只是一个电话号码,我想我们大家就都省去了一些麻烦。”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既然能查到,那你就自己去查吧。”鞠梅说完,放下筷子,“我吃饱了,您慢慢吃,我不急,我就坐在这里等着您。”

    她就坐在那里,瞪着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他,他要不是饿疯了,都没办法在吃下去了。

    杨毅只好放下筷子,“那好吧,那咱们结账走人。”

    付款的时候鞠梅刚掏出钱包,杨毅早已一张卡扔给服务员,然后又很随意的说出卡的密码。

    哇?土豪啊?这才是真正的土豪作风。

    服务员拿着卡一走,鞠梅赶紧提醒,“你不怕他们多刷你的钱吗?”

    杨毅得意的笑了一下,然后不紧不慢的说:“这家饭店是我兄弟孟繁建开的。”

    “咳咳咳……”鞠梅指着水杯,“快点把水递给我?”

    杨毅把水递给鞠梅,又好心的帮她拍了拍。

    把手停在她背上,杨毅问道:“我就说了这家饭店是我兄弟开的,你至于吓成这样吗?”

    鞠梅站起,先把放在她上的爪子打掉,然后才说道:“这家饭店很有名的,孟繁建也很有名的,你这突然就说他是你兄弟,我当然会吃惊了。”

    瞧她那副崇拜的样子,杨毅不高兴的问:“你不会是想追我那兄弟吧?”

    鞠梅赶紧捂住嘴,转圈找水。

    这家伙说话嘴太损,她在听下去,悬一口气上不来,憋过去。

    鞠梅一直捂着嘴,率先走出饭店。

    杨毅坐进车里,看着鞠梅,“你捂着嘴做什么?”还没等鞠梅回答呢,又问:“怕我亲你?”

    刚把手拿下来,想要回答他的话,一听他后面的话,鞠梅又赶紧把嘴捂上了,还认真的点点头。

    反正她要说的也不是什么好话,干脆就顺着他的意思好了。

    杨毅撇撇嘴,没说什么。

    他能说什么,说心里话,的确从开始她坐进他的车,他就总有些控制不住想亲她。

    虽然她说了她不是处~女,那也不能随便亲对吧?所以,他也觉得,她还是捂着嘴比较好一些。

    一路无话,把鞠梅送到她书店门口,杨毅停好车,卡的一声,把车门一锁,然后笑着看向惊愣楞看他的鞠梅,威胁道:“把邝梦薇的电话给我?要不然我就不让你下车,”往外看了看,貌似下午阳光正好,外面的人也不少,估计这里一定有认识她的人,“你说我要摇下车窗,在这里亲你,大家会怎么想?”

    这个险的家伙,薇薇对不起了,为了自保,我只能把你卖了,反正你人在苏州,就是给他电话又能怎样,大不了,一会偷偷告诉薇薇,让薇薇赶紧把这个号码换掉。

    杨毅笑呵呵的看着鞠梅在那做最后的心里挣扎。

    反正她说不说,他今天都不亏,如果她敢不说,他就敢吻她,而且理由还很正当。

    “好吧,我告诉你,”鞠梅终于做出了决定,瞪向杨毅,“我只说一遍,记不住别怪我。”

    她有些太小瞧他了。

    杨毅笑道:“请说吧。”

    鞠梅拿出手机,从电话本里翻出邝梦薇的新号码,故意很快的说完那一大串,反正她是记不住的数字。

    杨毅默念了一遍,点点头,“我记住了,但愿你没骗我。”

    “你记住了?”鞠梅不相信的问:“那你说一下,我看你是不是真记住了?”

    杨毅笑呵呵的说着那串数字,鞠梅看着手机对照着,然后点点头,佩服的说:“我相信你是复旦大学毕业的了。”

    杨毅撇嘴道:“当年清华我是没稀得去。”

    鞠梅摇摇头,“不是,当年您,哈佛都没稀得去,不,是美国白宫请您去当总统您都没稀得去。”小妮子说完,还故作一副崇拜的恶心状。

    这丫头不但长得好玩,相处起来更好玩,如果就此不联系了,貌似是不是有些太对不住自己了?

    杨毅突然探向鞠梅,就在她一愣神的功夫,拿在她手里的手机就到了杨毅的手里。

    杨毅把自己的号码替鞠梅存上,鞠梅的号码他只看了一眼,就把手机还给了惊愣中的鞠梅。

    车门打开,鞠梅赶紧跳下车,头都没敢回,瞬间就跑的无影无踪了。

    躲进学校,趴在大门后,看着杨毅开车离开,鞠梅这才敢走出来。

    薇薇这都招惹了一些什么人呢?太可怕了?这人的脑袋简直就不是人脑。

    想到邝梦薇,鞠梅赶紧翻出好友的新号码,准备拨过去,想提醒她换号?不对啊,如果薇薇换了号码,范斌联系不上薇薇,那刚刚那个不是人类的家伙,一定还会来找她的?

    差一点就按下去的手指忙收了回来。

    估计范斌联系上薇薇,薇薇也能说明白自己的意思,那样范斌也就死心了。

    对于泄露薇薇电话这事,以后她在和薇薇解释吧。

    哎,还生死与共呢,就被杨毅那么威胁了一下,她就把薇薇千叮咛万嘱咐不让外泄的号码给说出去了。

    果然,闺蜜是最不可靠的。

    鞠梅感慨了一番,这才去取车。

    开车离开时,门卫还逗她呢,“鞠老板还说那位不是你男朋友,我们都看见了,他又送你回来的。”

    送她回来就是她男朋友?

    懒得和这些开玩笑的人解释,鞠梅摆摆手,“算你们猜对了,那就是我男朋友。”

重要声明:小说《高官老公粉嫩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