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山遇雪球

    鞠梅想要离开的脚步,因为杨毅不住的咳嗽,又停下了。

    鞠梅绕到杨毅面前,担心的问:“你不会有什么毛病吧?”

    他本来是假意咳嗽,没想到却因为憋笑憋的,刺激了咳嗽神经,还真就咳嗽起来。

    杨毅把手搭在鞠梅肩上,指了指自己的车。

    鞠梅错意的以为,他车里有他需要的药,忙推开杨毅,就往他车那边跑。

    跑到杨毅车跟前,拉了一下,锁着呢?那他指着他的车做什么?

    杨毅靠上来,把车钥匙在鞠梅眼前晃了一下,笑道:“我的意思,是想请你到我车里坐一会,没想到,你竟然这样着急上我的车。”

    “我哪有,”不对,这冷的声音怎么这样熟悉?啊?想起来了,鞠梅指着杨毅,“你是那个,叫什么来着,杨,杨……”

    竟然连他的名字都忘记了,这个小雪球,“杨毅。”杨毅提醒道。

    “对对对,是叫杨毅,我想起来了。”

    这也算她想起来的?

    杨毅拉开车门,“上车吧雪球。”

    “雪球?”鞠梅四下看看,不解的问:“谁是雪球?雪球是个什么东西?”

    瞧她那一酷酷的皮装,的确好看,可惜,看她冻得那样,还不如穿那雪球好看呢。

    杨毅也懒得和鞠梅废话,把车门开大一些,拎起鞠梅往车里一塞,“雪球就是你,你就是雪球,你说你是个什么东西?”

    “喂,你,你,”鞠梅从车里看着杨毅转了一圈,等杨毅坐进车里,她才,“你怎么骂人呢?”

    她的肤色很白,刚刚在外面冻了一会,现在变得白里透着红,太美化的词他不会说,总之就是好看就是了。

    “你长得好看的。”

    她问他为什么骂人,他回答她,你长得好看的?

    鞠梅拍拍一直死盯着她的杨毅,不确信的问:“你真的是杨毅?范斌的秘书?”

    杨毅点点头,“绝对假不了。”说着,还顺手从兜里掏出皮夹子,从里面抽出份证,递给鞠梅,“请验证。”

    鞠梅还真就认真的看了一下,“杨毅的杨,杨毅的毅,你还真是杨毅。”

    “不然你还以为我是个骗子?”杨毅说着,不屑的看看鞠梅,还撇撇嘴,意思,你有什么好骗的。

    顾不得杨毅不屑的表,鞠梅仍旧有些怀疑,“可是杨毅不是复旦大学毕业的吗,应该很聪明才对。”

    杨毅指着自己,“那我不聪明吗?”

    鞠梅也指向杨毅,“你聪明吗?我刚刚问你为什么骂人,你却那样回答我。”说到这,小妮子竟然有些害羞了。

    被帅哥当面说长得好看,这话是女人听了都会欢喜的,她只是才反应过来罢了。

    不对啊,他是范斌的秘书?

    鞠梅忙往车门靠过去,“你找我做什么?薇薇去哪了,我可真不知道。”

    这个女人真是笨的可

    不过这个笨雪球,硬应该不会说出邝梦薇的联系方式?色~呢?估计这个办法会好一些。

    想到这,杨毅指着那些对联笑道:“你看我帮你那么大的忙,那你是不是该请我喝点什么?或者吃点什么?当然更深一层,比方说以相许,这个,就不需要了。”

    “你这个人,谁要以相许了?”鞠梅往外看了一眼,小说嘀咕着,“什么人呢,抢着过来贴了几副对联,就要人,还好只是个秘书,这要当大领导那天,一定是个贪官。”

    她的小声嘀咕,杨毅听的清清楚楚,但他还是强调,“你请是不请?”

    谁让她欠他个小小的人,鞠梅很是不愿的说:“那你想去哪?是去吃啊,还是去喝啊,还是怎么着?”

    他想怎么着,他现在就看她可口的。

    杨毅笑着问:“那我们就找个地方喝点什么?”

    鞠梅往前指了一下,“那不远,有个冷饮店,我们就去那吧。”

    “冷饮店?”在这零下二三十度,“去冷饮店?”

    “对啊,这里是学校附近,没有你想要的那种浪漫的咖啡馆。”

    “我不去冷饮店,那不如我们开车走远一点,找一家暖和一点的咖啡馆,或者,火锅店?”

    她真是服了他了,不就帮她贴个对联吗。

    鞠梅看向那些对联,真想出去扯下来,自己重新贴,这样是不是就不用请他了?

    杨毅像是读懂了她的心声,忙警告道:“你现在就是撕下来重新贴,那我之前也是帮你了。”

    鞠梅生气的推开车门。

    杨毅忙跟着下了车,喊道:“你还真要重新贴啊?”

    “我把车存到学校去。”鞠梅没好气的说完,很快钻进自己的车里,把车往学校院内开去。

    两个人一起出去,真没必要都开车,这样太不环保了,嗯,笨雪球这个主意不错。

    杨毅美滋滋的站在车旁,看着鞠梅从学校院内边往出跑,边大声和门卫说着什么。

    鞠梅跑到杨毅跟前,笑道:“刚刚那个门卫,看见你,还以为你是我男朋友,太好笑了。”

    他是她男朋友就太好笑了?

    杨毅不高兴的说:“这有什么好笑的,你未嫁我未娶,我怎么就不能是你男朋友了?”

    鞠梅使劲摇摇头,“反正你就不能是我男朋友。”

    是不是可由不得你。

    杨毅心里这样想着,脚下的油门不自觉的就踩大了一些。

    感觉到车速有些快,鞠梅提醒道:“秘书大人,你超速不罚款吗?”

    杨毅摇头,“不罚。”

    “咦?还敢说实话的。”

    “我是直接被扣车。”

    “切。”

    “切是什么意思?”

    “不懂。”

    “不懂你还敢说。”

    “我愿意说怎么着?”几句话逗下来,最终以鞠梅发火告终。

    鞠梅看向杨毅,研究道:“看你的长相,不像个贫嘴的人,但你的嘴的确有些贫,你在单位是不是也这样?”鞠梅在心里补了一句,招人讨厌。

    贫嘴?这是他长这么大,头一次有人这样说他。

    杨毅看了看鞠梅,又赶紧转回来,暗自摇头,自己今天是有些不太对,是有些太贫了。

    突然好想知道她多大了,杨毅忍不住问道:“小雪球,你过年多大了?”

    鞠梅转向杨毅,生气的说:“首先你问女孩年龄就是不对的,还有,你为什么总是叫我雪球?”

重要声明:小说《高官老公粉嫩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