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那天高攀刚从桃花村回到了县里,人也有些疲惫,就先回到了家里,到了客厅,他的岳母就和他聊天,泡茶,高攀要回房间,岳母用各种方法阻拦,最后,岳母说:“刚才县里来了一个电话,要你以最快的速度到县里去。言悫鹉琻”高攀感到十分纳闷,房间里传出窸窣的声音,他也没理岳母,蹜步走到了房间门口,这时房间的门打开了,胖老婆慢慢悠悠的走了出来,用手理着凌乱的头发,一点也不悚惧,里面有一个她的原来的同学,也是个胖子,走了出来,高攀什么都明白了,顺手给了胖老婆一个耳光,那个满脸横的家伙,就从边倏忽溜了出去,他倒是不怕和高攀对打,还是有些顾虑高攀的地位,胖老婆像个母老虎一样发怒了,一向逆来顺受的高攀打了她,她绝对接受不了,反过来,她拉着高攀,用嘴噬咬高攀,一边理直气壮的喊叫:“你那个xx坏了,还不许我找人,你一定要让我做个活寡妇,今天要是你可以干活,就是我的错,要是干不了,那就歇歇吧。”说完就要脱裤子,高攀见她不可理喻的泼妇样,就要走,不予理睬,胖老婆像是找到了理由,硬要拉住高攀,二人就扭打起来,•;•;•;•;•;•;

    哑吧在医院,还是泻个不停,做了化验,没有病菌,医生又给他洗了胃,发现里面有大量的泻药和蓖麻油,就问吴妈你们为什么让他吃了这么多的泻药,和蓖麻油,吴妈惊奇地说:“我们没有给他吃什么泻药?”医生就很警觉,向市公安局报了警,警察来了以后,就问:“他今天吃的东西是谁给做的。”吴妈如实告知,并且说:“中午只吃到一半就泻了。”警察听了立即说:“还有一半食物还在吗?”吴妈回答不知道,警察立即和吴妈一起赶了回去,高攀父亲倒是镇静,什么东西也没有丢,他想下次还可以教训哑吧,警察来的时候,他正和张寡妇抱在一起。警察拿了饼和牛甲鱼猪蹄汤,吴妈倒也聪明说:“着汤不用拿,我们也吃的,就是饼各吃各的。”警察不予理睬,还是带了一些汤,并且把高攀父亲来走了,配合调查。

    经过检验,证实一个大的饼里面有泻药,还有大量的蓖麻油,警察就对高攀父亲进行审讯,高攀父亲就像竹筒倒豆子,一杆二净,倒个清楚,他告诉警察,泻药是耿刚放的,蓖麻油也是耿刚说放的,耿刚在医院里,也被请进了警察局,耿刚也是个老实人,就对警察说:“哑吧重重的打过他一拳,还和他抢陳婶。”是谁教你的,他想了一会儿说:“高攀对他讲过,对雄的动物要狠。”高攀的父亲又说:“哑吧抢了自己的老婆陳婶,又对张寡妇进行那个,张寡妇就不要自己了。”警察对于这些没有什么兴趣,写了笔录,他们二个人又看不懂,警察给他们念了一遍,问他们对不对,他二就按了手印,这样就被关了起来。

    高攀胖老婆看到今天的事曝光了,心里也不害怕,离婚总要比一辈子做寡妇好,于是她就恶人先告状,她就跑到了县里,大吵大闹,不仅吵闹而且对大家说:“高攀和地主的女儿有染,为了证明她说的是实话,就举例说,他为了对地主女儿一片,就派了吴天去桃花村,对地主女儿的人进行报复,让吴天打击他。”县里的人听了,也不敢说什么,但是一些有心人,就问吴天,是不是高攀让他打击那个高攀梦中人的人,吴天也没有反驳,也没有说对,他头上还带着一顶帽子,缓刑、监外执行。许多人都是听到坏消息,要比听到他人的好消息要高兴,更何况是在前面挡道的人,不几天,这样的传闻就传到了公安局,恰巧高攀父亲也被抓了起来,大家浮想联翩•;•;•;•;•;•;•;

重要声明:小说《走过冬天的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