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展翅和收购黄金珠宝的老板签订好合同以后,秋芳交给了他一封信,还有二十万钱,信是给淘金老板的,信中写道。言悫鹉琻

    老板:您好!

    感谢您对展翅的帮助,展翅现在已经恢复了健康。同时以前经保处的处理,重新处理,赔赏了经济损失,现在我的专利重新开厂。

    同时附上二十万元,以赔赏我们违约的合同,望你能接受。以表示我们的歉意,同时希望在你方便的时候,来我们处玩,我们表示欢迎,随时将你作为贵宾接待。

    秋芳敬上

    收购黄金珠宝老板看了以后,就说:“赔赏大概十万元足够了。”秋芳和展翅对他说,处理问题,总要对得起人家,尤其他还救了我的命,不管当中有多少原因,救了我的命是客观事实,不多,并且谢谢他。收购黄金珠宝老板,听了从内心佩服对方,也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好的合伙人。

    高攀的父亲和张寡妇在一起以后,觉得很满足,张寡妇绝不比陳婶差,到了上,张寡妇全自动脱了自己的衣服,任凭他上下游移,矧况,张寡妇燊旺的需求,哂哂一笑,下面詵多的水,漾,高攀父亲尽管力不从心,但也是觉得自己是个新郎,他希望这样的局面不要嬗变,一直保持继续下去。高攀父亲称心如意的子,没有几天,张寡妇就搬到吴妈、哑吧那里住了,高攀父亲还看到哑吧在凌晨,打拳,拳头出手发出哗哗响声,高攀父亲看了,心惊胆战,哑吧又成了山中之皇。

    高攀父亲原来晚上一个人过,也比较习惯,思念一会儿也就入睡了,经过张寡妇这几天的陪伴,尽管张寡妇并不感到满意,高攀父亲倒是心满意足,张寡妇的妖娆,主动,让高攀父亲难以忘怀,就时不时到吴妈她们居住的屋子去看看,她们究竟在做什么事,高攀父亲连做点心的心也没有,像是丢了魂一样。油炸的点心也被炸焦了,他不时地走到吴妈所住的屋子去看看,什么也没有见到,他急着要看个明白,但是房门紧闭,在他的感觉当中,只要和他睡过的女人,就应该归他所有,他是个认真的人,一生中结了二次婚,原配夫妻由于家里穷,自从生了高攀以后,家里连饭也吃不饱,所以老婆就再也不肯在晚上作,尽管挨饿,晚上他还是有需求,老婆就是不愿意,弄得他火冒三丈,也只得罢休,好不容易重新娶了个媳妇,没有过上几天让自己满意的子,想不到老婆宁可到大山里去,自己省吃俭用,钱还是给她,还是无用,找回不了她,好不容易回来了,连自己一次机会也没有,她和哑吧当作没有自己一样,哑吧拉肚子了,病倒在上,他想自己应该有机会了,就算轮也要轮到自己了,想不到耿刚有插在二人中间,幸好天上掉下个张寡妇,让他享受到了什么叫做女人,他在心里想,女人真好,可以让男人忘了烦恼,子过得飞快,脑子以及全就是快乐、幸福。但是好景不长,哑吧恢复健康了,张寡妇连招呼也不打,又让他一人睡了,孤独寂寞,漫漫长夜,空房难熬。这苦涩只有自己知道,他想哑吧要是一直生病,那该多好,老婆成了别人的,那张寡妇是自己的,比老婆还好,不像老婆那样做作,张寡妇只要一到了上,该干嘛就干嘛,让自己难以忘怀。他又到吴妈面前去看,门还是紧关着,但是里面传来了声音,板发出咯噔、咯噔,有力的撞击声,“开心死了,开心死了!”吴妈不顾一切到喊叫声,张寡妇也不顾一切的叫了起来:“你说好的,这次一定让我开心,你快点让我。”吴妈气喘吁吁说:“你总要让我•;•;•;•;•;•;这一次,弄好吧。•;•;•;•;•;•;保证•;•;•;•;•;让你•;•;•;•;•;开心,哑吧•;•;•;•;•;•;可以•;•;•;•;•;干三次•;•;•;•;•;•;”高攀父亲听了,好像张寡妇就在哑吧体下面,这样刺激,他受不了,就回到自己家里,把点心摊全部收了,他人坐在边发呆,坐了一会儿,忍不住又到吴妈屋子门口听,吴妈的喊叫声倒是没有了,只听到吴妈说:“你急什么急,现在不是轮到你了。”张寡妇也没有讲什么话,板咯噔咯噔声继续,过了一会儿,张寡妇叫了:“还是我到上面。”吴妈讲话了:“哑吧的味道好不好。”张寡妇喘着气说:“哑吧不是人,•;•;•;•;•;•;就是个魔鬼•;•;•;•;•;•;”一会儿,张寡妇又说:“还是你在上面吧。”板又想起了咯噔咯噔响声,比刚才的响声还要厉害,他听不下去了,回到了家,心想怪不得耿刚要给哑吧下药,要不然哑吧是个种,女人都喜欢他,他看看耿刚留下的泻药还有,他就拿了出来,又加了许多蓖麻油,做起来大饼,一个大的。他也要让哑吧吃一点苦。

    高攀父亲做好了饼,把一大锅牛,猪蹄,甲鱼放在炉子上起来,就走到吴妈的房间门前,这时候吴妈的喊叫声又响起,咯噔咯噔声还是象针一样刺痛他的心,里面又传来张寡妇的喊声:“第三次应该一人一半,吴妈你不要太贪吃了,也得给我留一点。”他敲响了门,用愤怒的声音叫:“赶快吃饭了!”这一辈子,这么大声音喊叫,大概从来也没有过,里面传来张寡妇的叫声:“你叫个魂啊。你先吃好了,我们还有活要干。”大约半小时后,三人脸上漾着幸福的笑容,走了进来。高攀父亲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有些尴尬,有点皮笑不笑的样子,连手也有些颤抖,送上了饼,端上了一大锅牛等,哑吧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吃到一半,哑吧来不及上茅房,就拉起肚子,满屋都是臭气,吴妈顾不了这些,就帮哑吧擦,刚擦好,哑吧又要拉了,吴妈一看不对,就走到外面,拦了一辆马车,付了钱,赶车的人和吴妈一起,把哑吧抬上了车,送往市里最好的医院。

重要声明:小说《走过冬天的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