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展翅从焚烧厂回到了医院之后,高烧不断,吊了三天的盐水,还是没有效果,检查了腿上的枪伤,倒是伤口恢复得相当好,一点也没有感染。已经长出了新。展翅整天昏迷不醒,医药费已经用完,送展翅进医院的二人,给医院留的地址是淘金老板的地址,医院通过背包客,带给了淘金老板和秋芳展翅病危通知书,同时还要他们赶紧送来医药费,所交的一万元医药费,已经所剩无几。

    这张病危通知恰巧送到了秋芳手里,秋芳狷急的跑到了淘金老板那里,对他说:“老板好事就做到底,帮帮展翅,今后自己和展翅一定回报他。”老板看着姣美的秋芳,没有言语,同时他也知道秋芳是个婧女,只要有机会,说不定可以赚大钱,他就拿出一万元钱,交给了跟随来的背包客,秋芳跪了下来:“求老板让自己跟背包客一起到医院去。”老板思想斗争激烈,他也知道,女人要是真正心不在你那里,即使在你边,你也休想得到恺乐,老板就把钱交给了秋芳,老板这样决定,秋芳也觉得意料之外。

    秋芳和背包客,在高山峻岭中穿梭,秋芳心急如焚,走得比他们还要快。秋芳风尘仆仆的赶到了医院,展翅的病房里围了不少的人,秋芳赶了进去,用手拨开了人群,一看展翅已经睁开了眼睛,秋芳的焦急的心就放下了,展翅看到秋芳来临,就要支撑起来,秋芳忙用手按住了展翅的肩膀,让其睡下,这时候秋芳一看,购买黄金的老板也在,原来购买黄金的老板可以说是一个有一点头脑的人,他看到了秋芳的专利,他认识到只要有资金的支持,秋芳就像一台印钞机,可以创造无数财产,他同淘金老板的谈判,没能成功,他就想到了展翅,他明白展翅是可以左右秋芳的人,出于礼貌,他就拜访了展翅,看看展翅的病是不是有所好转,恰巧医院的医药费已经用完,他毫不犹豫的付了钱,经过五天的抢救,展翅脱离了危险。大家在病房里坐了一会,收购黄金的老板就邀请秋芳到外面去坐一会儿,到了外面他就对秋芳开门见山的说:“既然已经离开了那里,就走吧,至于违约金,可以加倍的还给他。”秋芳睁大了眼睛,喃喃道说:“我们没有钱。”秋芳说完低下了头,他赶忙接口说:“钱的问题不用你来考虑,只要你决定,是有问题由我来处理。”秋芳低声说:“失信于人,从做人角度,这样做总不太好。”“难道你就葬送自己一辈子前途。遵守合同,负责赔赏,并不是不守合同。”秋芳回答:“我要和展翅协商一下。”

    过了一个星期,收购黄金的老板,开来了小车,展翅出院了。二天后轿车开到了秋芳原来的房子,停了下来,秋芳感到迷茫,他就对秋芳说:“房子收回了,这就是你们的住房。”他知道了他们破产,就到房产交易所,将秋芳原来的房子买了下来。他送他们走进屋子,又拿出贰万元钱,交给了展翅说:“先休息三天,然后我们再谈。”展翅不接他的钱,他笑笑说:“没有关系,要是你们不愿意合作,就算我借给你们的。”说完,将钱放到了桌子上,转就走了。

    经过艰苦的劳动的二人,有了一种重获新生的感觉,打扫卫生,现在他们觉得简直就是小菜一碟,用了半小时的时间,二人就把整个房屋打扫得干干净净,展翅其实内心还是有些心神不宁,医生给他的一张报纸,不知是惊喜,还是惊吓,展翅直到现在还是个谜,但是展翅不想破坏气氛现在的好心,就对秋芳说:“今天,咱们也奢侈一回,咱们到外面去就餐吧,同时你还没有到外面去游览过,顺便今天我带你到盐湖去玩一下,秋芳也很赞成。

    到了餐馆,秋芳说:“我来点餐。”秋芳点了一盘意大利面,要了二个面包,又要了一盘蔬菜沙拉,要了二杯啤酒。展翅看了秋芳一眼:“怎么这么节约?”“等我们落实好了,我们再大大庆祝。”展翅也不勉强,走到了服务生那里,又给秋芳加了块牛排,吃的时候二人又互相推让,但是气氛很好。

    二人要了一辆车,开了一个多小时,到了盐湖,盐湖那里麇集了几十万只火烈鸟,基本已经孵化完毕,小鸟出壳以后,还不能站立,母亲就用自己呕出来的血,喂养雏鸟,直到小鸟能够行走,有的雏鸟刚开始行走,由于盐的凝固,就在脚上像是上了脚镣一样,一步一跌,踉踉跄跄,还有天上的秃鹫来寻找食物,雏鸟成了秃鹫最好的盛宴,火烈鸟见了,立即上去,拼命护卫自己的下一代,明知打不过,还是英勇战斗,秋芳看了十分感叹:“父母对小孩真是呕心浴血。”“这当然了,要是我们有了小孩,我们也会这样做。”展翅讲得十分自然,没有丝毫的做作,秋芳想到这里,有些思想混乱,不知以前吃避孕药,究竟是对还是错。

    晚上在上,展翅还是没法入眠,想是不是要把经保处登报找自己,告不告诉秋芳,想前思后,展翅还是决定明天早晨要去的时候,再和秋芳讲。

    到了第二天的早上,展翅外出买了点心,二人一起共进了早餐,随后展翅就给秋芳一张报纸,用手指指报上找他的寻人启事,脸色有点沉重,尽管展翅尽量讲得轻松,要掩饰自己的内心,还是很困难,秋芳明显感觉到了,展翅拿了一百元钱,就要走了,秋芳上前拉住了他,对他说:“我和你一起去,我在外面等你。”秋芳态度坚决,展翅也就不坚持了。在车上,秋芳还用二张纸,上面写了‘好’‘坏’二字,来抓阄,不知反复抓了几次,老好像在给他们开玩笑,一会儿‘好’一会儿‘坏’,让人心里惶惶不定。

重要声明:小说《走过冬天的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