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张万里的同学显得十分兴奋,怎么也无法入睡,昨天有人给他介绍了一个女友,见面以后,女方羞答答的问他是做什么工作的,他也不正面回答,就把自己的一张工作证递给了她,对方一看,就朝他看了足足二分钟,好奇地问:“年纪这么轻,就到县里工作了。”他倒也显得淡定,回答:“我们的工作具有重大意义,要是真的开采出金矿,我们就是国家的功臣,为国家做出了巨大贡献。”没等她的回答,他就拿出一张照片,是他和老虎一起照的,这是他的骄傲自豪,她看了以后,倒歙了一口气,睁大了眼睛,在她的眼中他简直就是个男神,不由己的脚步朝他边移动,他也紧紧抓住机会,顺势拉住了她的小手,他也找不出什么好的形容词,就对她说大山美丽,怎么美丽,他抓了抓脑袋,说:“像你一样美丽。”这句话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想出来的,她听了羞涩的低下了头,过了一会儿她又问:“要是今后你遇见更美的•;•;•;•;•;•;”还没有等她说完,他就急着回答:“你就是最美的。”从没有谈过女朋友的他,好像成了高手,把她弄得心神漾,作为回报,她的手也拉紧了他。也没降临,天上星星俏皮的眨着眼,月亮在天边发出银色的淡淡的光芒,在窥视人间善男信女之间的秘密,她提出要回家了,张万里同学拉拉她的手,要求再过一个小时回家,她撒说:“我爸爸管得很紧的,要是回家晚了,会找骂的。”他无奈的只得往她家的路走,到了她家附近,她闪亮的眼睛,警觉的朝四周望望,突然踮起脚,在他的脸上吻了一下,就像风一样朝家里跑了。在被窝里,他滔滔不绝的对张万里谈着,时而还咽咽口水,显得意犹未尽,用手摸摸她吻过的脸颊,像是蜜沾上了一样的甜蜜,心里也是一样甜美。

    女付村长一人在被窝里,她再三关照自己,今后绝不能再拉下面花瓣里的已经变成象牛皮筋一样的花蕾了,要是拉断了,去看医生怎么说呢?然而过了一会儿她又忍不住,作起来,这么多年了,没有断,现在也不会断的,她之所以一直没有找男朋友,她心里也有顾虑,要是结婚了,男的从来没有见过女的那玩意儿,那还能蒙混过关,要是一个场老手,那怎么办?更何况她接触过的男人也不怎么样,也没能达到她兴奋的目标,怎么办?也就混吧。女副县长的生活其实内心很痛苦,她也是个人,由于青年时期一失足,不说千古恨,至少她现在要追求幸福,碰到了困难,每晚她娴熟的指法,但是好像感觉越来越差,完全没有了开始时达到亢奋状态,还有一点可以安慰自己的就是,她在工作上也没有什么远大的理想,一个人没有追求,痛苦就会减少了许多,折磨也就少了些,有人给自己定了个目标,是世界第一,但是当他达到世界第二的时候,其实已经相当不错了,可是他还是痛苦,为什么,就是目标太高了,目标高了也没有关系,就是要调整自己,要尊重现实,这样才能使自己生活得好过些。

    大山的清晨是美丽的,苍翠的树木经过一夜的歇息,早上又用露水洗了脸,面目焕然一新,显得生机勃勃,在太阳的照耀下,大山显得妩媚又充满生机。一只天堂鸟起得很早,它想用美妙的歌声,想雌鸟求,它首先整理了一下五颜六色的羽毛,喝了一点水,润润嗓子,开始用委婉的嗓子唱起歌,它的歌声,在苍穹中可以传的几公里以外,它抬起头,信心满满的唱着,还不见雌鸟驾到,他感到了闹心,就唱起进行曲,唱得嗓子有些冒烟了,又在树叶上吸喝一点露水,接着又唱了起来,还不见雌鸟的影子,歌声停了下来,它抖动着头部,它想起父母的教育,追求要执着,要坚持,要真心实意,于是它就开始布置相亲会的现场,它飞到了远处,叼来了一块树皮,看看树皮不太光滑,它就用喙咬住,在树杈上来回摩擦,直到树皮光滑,连续叼来了二块,它就把二块树皮放成八字形,又去叼来了花朵,乐乐呵呵的叼来了许多花朵,五颜六色,摆放的有艺术,它又在四周走了好几圈,还是不太满意,就把地上的垃圾全部叼走,接着给自己梳妆打扮一下,坚持唱起歌,功夫不负有人,一只雌的天堂鸟飞来了,在高空旋转了几圈,被相亲会的布置打动,也就停了下来。在不停的跳跃,雌鸟长得並不漂亮,有点灰色,雄鸟看到自己的诚心,得到了回报,就来了一个烈欢迎,也就跳到了雌鸟面前用喙去亲吻雌鸟的喙,雌鸟不是个轻浮佻浪的鸟,显得矜持,躲闪着,雄鸟感到自己有点之过急,镇静了一下,抖动一下羽毛,把羽毛散开,就像穿了一条漂亮的超短裙,跳起来优雅的天鹅舞,不断的转动子,展现自己的材和美丽,显示魅力,这个雌鸟好像十分挑剔,布置相亲会的会场,说明了它的才华,美妙的舞姿,只不过告诉它是个美丽的鸟,也不能告诉它,它是一个忠于的,就像一个女人,要找一个定耀的智慧,哑吧的力量,族长的花样,要找这样综合体,雄鸟看它还没有动心,无动于衷,就自己边唱,边跳起来展示力量和浪漫的桑巴•;•;•;•;•;•;•;

    早晨,高攀他们走出了帐篷,女副县长也走了出来,大家看到了天堂鸟在那里求,高攀看了以后心里充满了,郁闷,鸟儿也都在追求幸福,自己的幸福在哪儿,胖老婆的以前狎昵,现在的泼妇样,回到了家,就像进了动物园,胖老婆就像凶猛的老虎狮子,令自己惊悚不安,女人跟着金钱权利走,平时不少女人对高攀**,高攀也明白,可是自己的那个病,对于女人那美丽的翕合的花瓣,已经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高攀深深地倒歙了一口气,转而叹了声气,在晨曦下,张万里的同学,和他争论不休,张万里告诉他,天堂鸟漂亮的是雄鸟,同学反对漂亮的都是雌的,他举了个例子,他的女朋友就比他漂亮,有理论,又有实际例子证明,可信度很高,当然在知识领域,张万里很认真,从不让步,女付村长来了,对张万里同学说:“在动物世界,雄鸟都比雌鸟漂亮。”张万里的同学也不好意思和女付村长争论,但是心里还是不服气,雌的就是比雄的漂亮,他在内心对自己说,我的女朋友多漂亮,而且还会给自己甜蜜的吻,这一幕一直在他的眼前呈现。女付村长看到天堂鸟,感叹无限,鸟儿都在追求幸福,现在快乐幸福与自己早就没有关系,长期的失眠,自我安慰,不仅使她花蕾变成了牛皮筋,找男朋友她也心有余悸,她脸色顑颔,萎靡不振,她也想走出怪圈,她的脾气也变得古怪,不太愿意与人交流,好像大家都窥视到她自己被窝里的那些事。

    到了夕阳西下的时候,他们到了烛光隧道,就下了竹轿,走了过去,一会儿功夫,他们一会就到了老省委书记的家。

重要声明:小说《走过冬天的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