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高攀对于父亲的生活也是知道的,他要父亲不要干活了,但是父亲做惯了,休息下来也感到无聊,要是让陳婶回来,和父亲一起生活,高攀自己根本左右不了,他也知道陳婶的一些风流韵事,这是父亲的痛苦,他也知道父亲做的点心,挣的钱,自己一分钱也舍不得花,开始的时候他总是要存钱给自己结婚,又要给陳婶买一些东西,自己连自己做的东西也舍不得吃,即使陳婶在芙蓉镇的时候,在饭桌上陳婶是个女皇,父亲就像一个太监,什么好吃的首先是陳婶吃,陳婶不要吃了,父亲就一人吃,要是陳婶不要吃的菜,不仅给父亲看眼色,而且绝不会碰一下筷子,父亲一个人要吃好几天,要是菜做少了,陳婶眼皮一翻:“做给猫吃是吧。”就走到外面去了,等过了一会儿,才回来,父亲早就又做了一份,高攀也知道,现在陳婶在桃花村,吃喝全部是耿刚、健美家的钱,根本不用陳婶的钱,但是父亲还是把自己做点心赚的钱,给陳婶,父亲活的很累,他对人没有怼恨,人们任何一个人都可以黷污他,嘲笑他,父亲把一切的悲伤埋在自己的心底,即使对于自己的儿子,也不说,其实高攀也一样,自己的任何事,他也不告诉父亲,回到家,就是陪父亲吃一顿饭,高攀之所以来吃饭,主要是为了让父亲高兴,而且只要自己一去,父亲就会做好吃的,当然父亲也会吃一点,有时父亲还是不吃,高攀把菜夹到父亲的饭碗里,说:“要是你不吃,我就走了。”父亲这才吃。高攀也不对父亲说什么,因为和父亲谈呀是多余的,高攀只是简单地告诉父亲担任什么工作,高攀也知道只要自己在位子上,是没有人敢欺负父亲的,有一次他抽了半天的时间,带父亲到市里去玩一下,中午走到饭店,高攀要点菜,父亲从一张破旧的报纸中,拿出自己做的点心,就对高攀说:“泡一杯茶就好了。”高攀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告诉父亲“人活着,也要对得起自己。”高攀点了四个菜,高攀吃得很少,主要让父亲吃,父亲要高攀吃,高攀对父亲说:“你多吃一点,我有的吃。”这大该是高攀父亲吃得最多的一次,下午父子二人走进了百货大楼,高攀父亲走到了小孩服装柜前,就不移动脚步了,对服务说,要买四小孩的服装,二男孩的,二女孩的,马上从鞋子里拿起,高攀赶紧阻止了,走出百货店,高攀就送父亲回家了,父亲还是唠唠叨叨,为什么不让他买小孩的服装,总要买的吗,总要生娃娃的吗。高攀咽咽口水,也不对父亲说什么。高攀心里惆怅万分,自从自己被鹅卵石被打以后,自己的命根就变得打了,但是大而无用,本高攀对于胖老婆倒是没有什么兴趣,要一个小孩不仅是父亲的愿望,也是自己的盼头,原来自己关键零部件好的时候,自己也感觉无所谓,那个胖老婆,每晚的需求倒是旺盛,她有一自己的理论,就是先过二人世界,享受新婚的乐趣,自己也没有反对,可是谁会想到自己成了太监,给家里断了后,现在想要也来不及了,每当原来的副县长、现在的副市长表现出的时候,高攀看得真真切切,自己也有这个愿望,那玩意儿怎么就这样不争气呢?自己也没人可以诉说,要是对副市长说了,那可能也要被看不起,连一点友谊也要毁了,男人的自尊也就一点也没有了,家里的胖老婆原来看到自己步步高升,回到家只求晚上早点上,自从那玩意儿坏了以后,开始的时候,胖老婆就是给脸色看,到后来就干脆就破口大骂,“废物、太监。”到了睡觉的时候,自己裹在被子里,高攀看了也高兴,这样自己就有了一份安静,至少不会损伤自己的自尊心,过了几天,胖老婆也不知是从哪里学来,要高攀用舌头代替那东西,高攀不愿意,胖老婆就威胁说:“你要是不干,明天我就让县里的人全都知道。”这还了得,高攀只得委曲求全,提出要求让她洗洗干净,“什么洗洗干净,这是个世上最干净最好的东西。”高攀为了求太平,只得忍辱负重,憋着气,忍着酸味,胖老婆等待着激动人心的那一刻,等不到,又忍不住,就把高攀一脚踢到了下,高攀想要发作,想一想绝不能后院起火,就跑到灶间抽烟喝茶,一直等到她睡着了,自己才轻轻走进房间,在旁边睡下,有时候就拿上被子在沙发上过夜,丈母娘也知道了他的病,也理解女儿的苦衷,怎么也解决不了问题,丈母娘既理解高攀,也更理解女儿,自己也是个女人,要是男人做过东西毁了,那就是人生毁了,女人可以忍受生活的艰苦,可以忍受生小孩时的疼痛,就是不能忍受男人晚上的不作为,你在上翻来覆去睡不着,那才叫难受,比死还难过,所以她也不责怪女儿,就教女儿一招,让高攀用舌头代替,想不到女儿后来对她说:“这样更加不好受,把自己弄得全是痒痒,到最后一滴油水也没有,能好过吗?”边说边跺着脚。丈母娘倒是个明白人,高攀现在混得这么好,也不能得罪了,老头子已经下台,现在来家里的人越来越少,要一辆车都要不到了,要是女儿和高攀离了,那家里可能就像墓地了,大概一年最多有一个人来了,那家里吃的用的不要花钱去买吗?现在老头来看望的人少了,但是来看望高攀的人越来越多,每次来,不仅脸上都带有自己认为最灿烂的笑容,更为主要的是,手上都拿着东西,有的价钱还是昂贵的,她是识货的,所以高攀绝不能离婚,她一再告诫女儿,那怕女儿再找一个男人,只能偷偷的,婚是绝对不能离,在母亲的提醒下,女儿倒是听进去了,可是有没有人要勾引她,她感到苦恼,每天用尽心思打扮,现在每天晚上没有了上活动,腰又加大了,脸上的抖动的更加厉害了。母亲的心倒是好了许多,丈夫退位以后,开始时候心不好,过了一个阶段,大家都感到很高兴,丈夫有没有人请客吃饭了,副县长提升为副市长,也没有多见面,大概只见过一次面,地位拉开了距离,现在晚上到了上,也就拿她当个宝,她明显的感到老头体比以前棒了许多,退休了反而有创新,花样多的,不是他学会了什么,以前在她上只不过是为了完成任务,现在他是在专心孜孜工作,没了地位小和尚洗澡只有老太婆一个澡堂了。

    高攀一人胡思乱想的在路上走着,也忘记了吃饭,对于粮食的问题还是没有想出一个好的方法来,再走一些路就到了张万里的家,高攀心想还是觉定到桃花村去一下,就走进了张万里家,看到高攀进屋,张万里看到高攀进来连忙起,嘴里就叫着:“高县长。”噢“高书记。”张万里看到高攀有些语无伦次,十分激动,尽管高攀比他年龄上没有大几岁,张万里对于高攀从内心相当尊敬,张万里让高攀坐下,马上上茶,敬烟,高攀已经拿出烟,递给了张万里一支,二人就谈了起来,高攀问张万里什么时候回桃花村,张万里说:“后天。”又加了一句“高书记要是明天要去的话,我立即就可以走。”高攀说:“时间你定好了,要是家里有事,你再住二天也没有关系。”张万里立即回答:“没什么事,你决定好了。”二人约定后天一起去桃花村,约定了时间和地点,高攀就转告辞了。

重要声明:小说《走过冬天的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