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健美经过刚才在大山中泥泞的山路中攀爬,已经用尽了全的力气,现在和定耀在一起,定耀的量传遍全,尽管山路邅走,但是想到可以见到定耀,精神力量的支撑,使她不倒,坚持达到了目的地,定耀看到健美浑冷得颤抖,就用手搌擦健美的全,健美浑就软瘫下来,静静的进入梦乡,也忘了棺材盖已被封住,已经处险境,健美梦见了父亲,健美在苍穹中,自己长功夫了,自己可以在空中飞翔,看到了父亲,健美加快了速度,父亲见到了健美,没有上去迎接,反而往后退,健美拼命的追,眼看就要追到了,健美父亲大喝一声:“回去。舒悫鹉琻”健美从梦中惊醒,又回到了现实中,定耀安抚着健美,同时告诉健美不要慌,只要有水,人的生命可以维持一个星期没有问题,健美就问:“现在我们一点水也没有?”定耀告诉她:“不要着急,历史上也有人用自己的小便来治疗疾病,在特殊的况下,在战争中,实在没有水,就用小便救了人的命。”讲到了小便,也许是心里作用,条件反,健美就感到有些内急,健美就告诉定耀,自己现在就想小便,定耀就毫不犹豫的用嘴贴了上去,开始时候,健美就感到痒痒的,小便又小不出了,过了一会儿,健美小便完成,定耀在嘴中留了一点,对准健美的嘴,流进了健美的嘴里,定耀告诉健美这点水,维持一天的生命没有问题,健美被定耀吸得浑痒痒,就眨眨眼皮,十分調皮的对定耀轻轻的说:“你再亲亲那里。”定耀顺从的按照健美的要求作,说也奇怪,定耀也十分自然的要求健美这样做,二人相互咂吸,渐渐感到狂潮拶迫,不能自持,十分艰难的转过,二人的头回到了同一方向,健美迫不及待的将定耀那玩意儿曳引到,自己最需要的地方,二人经过刚才的程序,直接到了狂野的地步,•;•;•;•;•;•;•;完事以后,定耀要小便,健美立即把嘴迎了上去•;•;•;•;•;•;

    张万里他们二人穿的是紧的雨衣,上倒是一点也没有遭罪,就是脸上有点雨水。他二爬过了一座山,到了另一座山,大山在雨中特别的壮观,无论狂风暴雨,大山毅然显得嵯峨,雨水大山当作早晨洗脸水,把一些尘埃涤,露出大山更加的苍翠,那些山肴野蔌,在大雨中也显得饱满,大山中的松树,一般的风吹来,松树毫不动摇,即狂风,摇晃了一下,毅然决然坚守岗位,柏树虽然矮小了一些,但是意志坚定,站立在松树旁边,也是兢兢业业,斗志顽强,雨水的冲刷,使柏树的叶子像是涂了一层油,郁郁葱葱,充满了生命力,那楠树,也毫不示弱,昂首立,任凭风雨暴怒,它还是沉着应战,那橄榄树,树上还有一些白色的小花,小花在风雨中吹落,白色的小花在狂风中飘摇,张万里欣赏着雨中大山中的美景,张万里大山,无论什么样的况下,在张万里的眼中,大山总有一种别样的美丽,就应了一句古人言:“人眼里出西施。”张万里没有谈过恋,是一张白纸,可能他已经和大山谈恋了。张万里看到了一个山洞,里面整整齐齐放了许多棺材,张万里心想,人们的智商真高,把棺材放在了山洞里,雨雪下不着,土也不会把棺材弄腐烂了,要拜祭,也方便。二人就朝这个山洞走。在大山里,看到了一个东西,但是走起来还是要花上一个小时左右。在爬山的途中,张万里的同学,盘算着今天的午餐搞点什么好吃的,就对张万里说:“今天中午我们蒸鱼和咸。”张万里打消了他的念头,说:“二者取一,我们还要工作三天,回县里路途还要三天,所以我们的食品还要支撑六天。还是要计划经济。”这就像雨水一样浇到了他同学的头上,凉透了。张万里的同学还是没有放弃希望,就建议,我们打一个野兽吧,改善一下伙食,“顺路碰运气吧,烧烤的味道真香,我也嘴馋,但是绝不能影响工作,只能是顺路。”“碰上你这样的人也是毫无办法,都这么自觉,那社会就大踏步前进了。”二人经常争论,要不然二人在大山里也会寂寞死了,但是到了真正吃的时候,二人还是你推我让的,张万里的同学也很感激张万里,有了固定的工作,而且待遇不差,一张工作证,给他长脸了,他到处对人说:“找到了工作。”人家问他:“在哪里工作?”自豪的回答:“在县里。”为了让人确信无疑,他拿出工作证,放在他人眼前,做了一个漂亮的亮相,让人刮目相看。还让他高兴的是,来大山前几天,还有二个人来到了他家,要给他做媒,有一个姑娘还有一张照片,他还对介绍人说:“明天自己就要进大山了,这张照片就留给自己吧。”他又送给了介绍人一斤水果糖,介绍人看他这么懂道理,就将照片给了他,现在他把女孩的照片放在了口衬衣口袋里,感到暖暖的,到了夜里,他就拿出来,借着月光不停的看着,有时还放在嘴巴前吻了起来。张万里心里在想,粮食要维持六天有困难,这几天要多搞一点野菜了,好在大山里野菜野果一年四季都有,在进大山以前,老省委书记告诉张万里,大山里那个山洞有粮食,但是张万里要在各个山里转,上也不能多背粮食,上的装备重量不轻,要到那个藏粮食的山洞,有时来回也要三天到四天,在山路上他们采了不少野菜,张万里的同学一下猛扑了过去,一只野山羊,被他抓到了,张万里也高兴得追了上去,这些事张万里的同学,比他能干,连忙拿出刀,对准野山羊的脖子就是一刀,接下来,就是破堂丢掉内脏,把它烤熟了,粮食问题就迎任而解,有了一只野山羊,二人的干劲十足哦,脚步变得轻盈,疲劳就逃走了。

    二人一到了放棺材的山洞,就把雨衣脱了,穿着,脱下以后人也感到轻松,背包什么都下了,张万里的同学拿出香烟,发给了张万里一支,二人首先点燃了香烟,狠狠的吸了一口,吐出浓烟,浑舒畅,有了精神,张万里在他同学的鼓励下,也学会抽烟,也难怪,二人每天在大山里转,爬山下山累的,而且这点工资,在当时抽烟足够有余。张万里边抽烟,他看到了山洞里有干的柴火,还有一些稻草,心里想这就方便了,可以点火做饭了,一只羊可以香喷喷的饱餐一顿,张万里的同学有点遗憾就是缺了酒,要是有一瓶酒,那就是完美了,他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张万里倒也是够幽默的,这还远远不够,要是有了美酒,再加上照片上的女孩,坐在一起,那才是完美,他接着说,就是你理解我,下次要是把她带到大山里,那就够浪漫的,啃着野味,看着天上的月亮,喝着美酒,旁边还有漂亮的姑娘,你这辈子就没有白活了。二人哈哈大笑起来。

    野山羊在二人的不断的移动翻转下,发出了香味,香味的惑力,使二人都眼睛盯住了即将烤好的山羊,张万里的同学一边烤野山羊,一边憧憬美好的未来,突然,他丢掉了野山羊,跳掉旁边人也倒下了,眼睛里全是惊悚,张万里也倒下了,一只老虎霸气的走到了野山羊面前,用一只前脚踏住了野山羊,象向世人宣告:“这是我的。”也不看张万里和他的同学,野山羊的骨头简直就是一块,咯吱咯吱的响声,老虎嚼的津津有味,不多的时间,只剩下一只羊腿了,老虎就摇动子大摇大摆的走掉了,头也不回,张万里和他同学吓得气都不敢喘。这时候二人张望着老虎的背影,•;•;•;•;•;•;•;定耀和健美在棺材里闻到了烤的香味,又听到了张万里同学惊悚的叫声,定耀就用尽全力,敲着棺材的木板,发出不太响的声音,二人又用尽力气叫了起来,张万里他们二人还心神未定,又隐隐约约听到了棺材里发出的声音,二人还不能确定是哪里发出的声音,二人胆战心惊的用耳朵贴在棺材面上,静静的听,心想今天不是个好子,刚才碰到了老虎,森林之王,刚才生命差点命归黄泉,不要今天有诈尸了。张万里倒歙了一口气,心想世上没有鬼,也就认真的寻找,倾听,终于找到了定耀健美在里面的棺材,张万里拿了凿子,他同学拿了一根大木棍,以防万一,棺材里有什么怪物•;•;•;•;•;•;

重要声明:小说《走过冬天的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