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走过冬天的人,第二百一十三章

    当秋芳拿了许多食物,后有人给展翅打了针,秋芳又对他说:“他的合同解除了,明天可以和收金的人一起回去,秋芳讲得和睦平静,但是展翅明白一个道理,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事,一定有因果的,展翅在心里责怪自己的无能,一个自己的女人,却让她做了••••••••展翅从观察中已经了解到了,秋芳一定利用了一个睿智漂亮的女人最原始的资本,并且取得了成功,尽管自己生死未明,但是秋芳对自己的盛何以报答,展翅的心久久不能平静。ai悫鹉琻

    秋芳看到展翅在生死的边缘,想到展翅对自己无私的帮助,在自己能否留在该国的时候,展翅就用假结婚的办法,留住了秋芳,而且绝对绅士,那时候连和秋芳手也没有握过,后来秋芳展翅又为了给秋芳一笔钱,又离婚,在他们最为困难的时候,展翅总说自己不饿,都是为了让秋芳多吃一点,尽管展翅受伤以后,秋芳跬步不离,照顾无微不至,但是光有好心远远不够,秋芳决定一定要救展翅,只要有一丝希望,秋芳就要为之努力。

    淘金老板出生也是个苦命人,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收垃圾,没有回收站,就走街串巷,收一下垃圾,连一辆手推车也没有,就靠手提肩扛,再卖给废品回收站,赚一点差价,顺便再一点垃圾,饥一顿饱一顿,自从懂事以来,他就没有想过水澡,在大冷天,没有地方睡,有时就在拉圾桶里过夜,女人他只有眼馋的份儿,绝不敢有奢望,直到三十岁,他就在接女人垃圾的时候,碰到过女人的手,还激动了好几天,直到有一天,在马路边,他就起了一个晕倒的女人,想不到被救起的女人,是个阔太太,很感激他,就为他租了一间屋子,即作为废品收购站,他睡觉也有了地方,他的生意就逐渐做大了,他不光坐着收购,有了一些钱,他就走到商店、工厂,收购,商店和工厂一般不计较重量,所以生意很不错,他也懂得报恩,不时的买些烟酒送给商店、工厂的管垃圾的人,最后他成了当地的垃圾大王,成为垃圾大王以后,也像所有健康男人一样,喜欢女人,对于女人颇有研究,从了解开始,逐步成为女人幸福的机器。

    他对于开始时候,帮助过他的阔太太,在重要的节,他总是带着礼品拜访,所以阔太太也会介绍一些生意人给他。他对于介绍人,也从不忘感恩。

    对于女人他也是,不焦急,秋芳脱下上衣后,看到了比红灯区麻脸姑娘更加有惑力的部,他是个识货的人,他能看中麻脸姑娘,他是个更注重实际作的人,麻脸姑娘之所以也是铁了心的愿意跟他到山区,可见他的功夫了得。他知道秋芳之所以愿意这样,并不是和他的感,而是她对于展翅的诚悃之心,这一点他也十分看重,人除了那玩意儿,那就像红灯区的那些女人,只要拿到钱,裤子一拉,就什么也不认账了,所以绝不能诓骗自己,他也知道秋芳就像多年的陈酒,要慢慢品赏,才有味道,要是他立即上去亲吻,只能吻到个嘴唇,可谓是个毫无意义的吻,他不需要,于是他把秋芳抱到了上,把秋芳的二个团团猛吸到了嘴里,半个团团把他的嘴塞得满满的,随后他就把它吐出嘴巴,吐到红枣的时候,用牙齿啃,另一只手,不断的在另一只团团重重的揉擦,又用指甲轻轻的刮着红枣,秋芳这时候想的是定耀,于是闭上了眼睛,渐渐地发生了变化,红枣好像煮熟了,变得饱满硕大,也变得硬硬的了,嘴巴变得干燥,下面秋芳自己觉得痒痒的,变得润㳠,这时候老板才进入主题曲,老板于是怜香惜玉,慢擩入,才把嘴巴吻到了秋芳的香唇,秋芳这时候已经没有了清醒的头脑,闭上眼,想到了定耀,怎么这样淡定,想到以前匆忙的二次,好像没有开始就结束了,到后来,展翅和她在一起,秋芳的花还没有真正开过,展翅奇怪的问:“你是第一次?”秋芳也没有回答,就把舌头伸到了他的嘴里,滚烫的,他象吸琼浆玉液一样,猛吸,秋芳已被感染,好长时间没有和展翅那个了,秋芳的跑步极好,腿力也是不言而喻,部的反弹力远远超过麻脸女人•••••••秋芳在想定耀的技术进步得这么快,超过了展翅,这时候秋芳总感到自己要向是翀,希望定耀把她重重的往下压,老板力量不小,象一匹骙骙战马,勇猛的探索前进,而且照顾到了秋芳那里的犄角旮旯,秋芳的呻吟,伴随着老板的“心肝宝贝••••••”

    到了晚上,老板给了一间房给秋芳和展翅,让秋芳可以照顾展翅。一直到了下半夜,秋芳

    依偎在展翅的头边,好惨的时间,展翅体打了针以后,虽然不像原来那么难受,但是说话还是累,秋芳在想自己不是个好女人,其实,秋芳在找老板之前,秋芳的打算是,只要老板让展翅走,自己就愿意象红灯区的那些女人一样,赚钱,然后还给老板,尽管很难堪,但是秋芳感到只要堪以安慰的是,有可能救展翅,现在秋芳恨自己的是,她感到自己好像是对感的亵渎,背叛,她在和老板干这个事的时候,感到了衎乐,完全没有拒绝的意思,可以说配合完美,不知是由于很长时间没有这种事了,有些渴望,还是老板的技艺高超,秋芳立即倒了一些水,蹲在地上,反复洗了起来,洗着洗着,还是没有仇恨,到又激起生理上的反应,有些不能自持。心里又起了涟漪,秋芳又上,把头靠在了展翅的肩上,自言自语:“我不是个好女人。”她以为展翅睡着了,其实展翅一分钟也没有睡着,想到明天自己就要回去了,尽管生死不知,秋芳一人留在了这里,展翅还是放心不下,展翅的眼睛睖睁,对秋芳说:“你是个世界上最好的女人。”秋芳感动得流下了眼泪,眼泪流在了展翅的脖子上,展翅轻轻的说:“只要我活着,我还会来,要把你带走。”“你一定会活着。,体好了以后,你再找一个好的女人。”展翅接着说:“这辈子要是有机会,我就会和你结婚,要不然我就不会结婚,只要定耀见面了,我就会主动退出。”门外的泠风,不断的从门缝往里钻,展翅有点冷,体有些颤抖,秋芳脱掉了衣服,钻进被子,把**贴在了展翅体上,直到东方露出鱼肚色,二人就这样就紧贴在一起,一切尽在不言中。

重要声明:小说《走过冬天的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