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逍遥宫的老板,关照下面的人,把汽车还给他,还给了三万元钱,同时关照各位小姐,只要他来。舒悫鹉琻在三月内接待,不要收费,至于小姐们的费用,老板会给她们的,而且按照最高的标准,原来小姐接了客,收费后,小姐得七成,老板得三层,但是喝酒的话,分成是反过来的,小姐得三成,老板得七成,老板明白一个道理,兔子急了也咬人,防止狗急跳墙,他叫一位代驾,送他回家。在车上他像是傻了一样,一语不发,他看到前面全是钱,像是自己的,又不像是自己的,在车上他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梦见自己还在和小姐一起,他把自己的钱交给了小姐一部分,几个小姐围着他,让他随心所,最后几个小姐争吵起来,小姐全部仰颙他的金钱,他也成了公司的总经理,他还有了鸿猷,就是要替代工商联主席,梦见工商联主席开了追悼会,工商联主席的**到灵魂,全部进了茔地,他亲手盖了盖子,用快速水泥封死了,工商联主席再也出不来了。他到工商联去上班了,•;•;•;•;•;•;•;突然一个紧急刹车,他的头撞了一下后背,惊醒了,回忆起刚才在逍遥宫,他出了一冷汗,是那样的惊心动魄,女人是那样的惊艳,赌钱是那样的刺激,他想要是今后天天过这样的子,那该多好。想到这里他就把车里的酒拿来吹喇叭,也不顾是什么酒,喝了酒,他把自己的胆祛全部瘗埋了,到了家,代驾一直把他送到房间,和他老婆说:“今天他喝的有点多。”说完就转走了。老婆一看还有三万元钱,一下子三万,这是她从来没有见到过的,这三万元钱简直就是熠熠闪光的金子,刚才还在心里骂老公,死鬼到现在还没有回家,不知死在那里了,她心里在琢磨,他到哪里去了,去赌,工资全部交给自己,没那个钱,去,他有没有钱,又没有那个胆,而且昨天晚上在自己的沟沟里奋战了三个回合,那点油水也消耗得差不多了,至于昨天说得二千万,她也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开开心而已,嘴巴上过过二千万的瘾,看到三万元钱,她的心里就起了变化,似乎看到了美懿的未来,这个男人不能小歔,她醒悟到原来对他指指点点那是错误,还好昨晚上那三次,给了他欢乐,足以弥补以前的凶狠,和晚上上的不配合,于是就将原来说话的高音,变成了温柔的低音,并且倒上一杯茶,亲自端上,随后就坐在他的旁边,用大嘴吹了吹,亲自喂他喝,二口茶一喝,他的酒就全部醒了,看到老婆,廙敬的样子,他感到十分奇怪,今天看到过那么妖妩的小姐,现在看到老婆,他一点感觉也没有,但是老婆的态度让他很受用,用了这么多年,他感到直到今天才走完从奴隶到将军的历程,今天是个新的里程碑,看到老婆眼睛盯住三万元钱,他明白了,只要有钱铺在地上,什么样的距离都可以缩短,只要有钱,什么样的高度都可以攀登,只要有钱强悍与温顺,都可以转换,于是他站起,野蛮的拉住老婆的手,走出门,指指轿车,问:“你看怎么样?”在黑暗中,她伸了伸舌头:“哇,这是我们的轿车,哇塞,太棒了。”说完就踮起脚,抱住他的头,狂吻起来,边吻边说:“老公,我没有选错人,我早知道,你会有出息,你会赚大钱。”边说手边伸进他的裤子里,一摸,软软的一点精神也没有,她想是自己缺少,反正现在是夜里,黑黢黢的,于是她要用浪漫感化他,温暖他,她毫不犹豫,将自己的手,拉着他的手,放在了前,他很不耐烦的甩掉了她,这玩意儿,和小姐高高的软软的白兔怎么能比,她不明白,平时要再三祈求她答应的,今天他怎么会这样,也就自我检查,说明自己做得还不到位,想了一下,干脆,她就把自己的裤子褪下,他见她这样,转就走回家里,她站了几分钟,平时就是在被窝里,要退掉这最后一道防线,她总要让他认识到这是稀缺物质,总要刁难他好长时间,什么告饶啊,下跪啊,一直要到了她点头,才能让他碰这个味道并不好,但是让男人最为要的地方,肮脏的交易,也是一种幸福的交易,凉风袭来,她站在夜幕中,有些不可思议•;•;•;•;•;•;

    他回到了屋里,躺在了上,微闭着眼睛,看到老婆见到三万元钱,那兴奋的燏光,向人展示着贪婪,并且表现出对他的崇拜,奴,想到这里他的嘴角微微翘起来,一股蔑视的样子,心里在说:“可怜,小老百姓,三万元,简直就不是钱。”想起刚才老婆在外面的表现,回忆起逍遥宫的小姐,自己的老婆能不能算一个女人,他自己也无法确定,逍遥宫的小姐千姿百态,到了屋里,那些小姐的技术,用学识来比较,她们都是研究生毕业,而老婆简直就是一个小学留级生,永远不会进步,老三样永不变化,他也奇怪,自己以前怎么会把她当成宝,还要苦苦哀求,这简直是笑话,这简直是对自己的侮辱,就在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时候,他老婆也带着茫然失意,自己还是自己,他却对自己不屑一顾,家里的天平,已经倾斜,砝码的重量已经倒向丈夫,她告诉自己,自己的方针政策,也要变化,才能立于不败之地,到了房间以后,她把灯光调到了昏暗的地步,开了一个头小灯,把大灯关了。自己就脱掉了所有包装,力图用最美得步伐,想扭动起和白板一样的腰,肥腴的大腿,部的多余的已经下垂,走起来倒是晃动的厉害,肚子上的皱纹,层层叠叠,里面的脂肪像是要流出来,她用自以为最美妙的声音,对他说:“一起去洗澡好吗?”老公连眼睛也没有睁开,她十分失落的走进浴室,要是在往常,她进浴室,他总是找机会说:“开门,我要小便。”小完便,他又会用那个玩意儿抖动来挑逗她,她想象当中还是有信心,不要看你现在淡定,我一定有办法让你发狂•;•;•;•;•;•;•;

    他躺在上闭着眼,但是一点睡意也没有,他在放电影,和那小姐的浪漫,坦诚,毫无保留的展示人类的本,没有做作,不要掩盖什么,不像老婆明明已经洪水泛滥,却要装作,不喜欢男人来耕耘,明明是水稻田,还要说谎,一点也不要,他讨厌这种做法,反正今天他是一点愿望也没有了,任凭你用什么手段,要么你能变成逍遥宫的那个小姐。想到刚才,他后悔不已,首先他后悔在比大小时候,赢钱以后,就不要到贵宾室去赌梭哈,去么也就去了,赢了一千万,就该见好就收,但是他不知道,那个赢了大钱的人,走到门口的时候,小姐还是彬彬有礼的说:“欢迎下次光临。”但是他没有再次光临,而是当晚出了车祸,警察到来的时候,死人上,既没有钱,也没有银行卡。他还后悔的是,这还不算,就是开始的时候他们只知道自己就有一千万,自己输掉一千万的时候,他们要结束,自己还硬是不肯,最后还是自己要求全部押上去的,他又在分析,这个牌,是不是有问题,他有反复会忆,也找不出什么破绽,发牌有什么问题,他又否认了,最后一副牌,还是自己签牌的,而且每打一副牌,就换一副新牌,弹牌,也是公开的,签牌,也是二人轮流,而且最后一副牌,自己的牌也很好,四个a,对手只要在那么多的牌中,只要不摸到一只红桃五,自己就赢了,这时他用手拍拍自己的脑袋,命运怎么可以这样和自己开玩笑,这简直就是霸皇花,在晚上开了几个小时,随后就关闭了,想到这里他有些畏葸、恐惧,他用瞋目盻之,但是没有对手,不知道应该记恨谁,一会儿他就咥笑起来,在浴室里的老婆走出浴室,好奇地看着他,问他:“什么事这么好笑,可不可以告诉她?”说完,就将自己肥胖的子贴了上去,他根本无动于衷,她就帮他脱衣服,他还是没有任何变化,于是她就采取最为厉害的一招,将头放在了他的大腿中间,嘴巴发挥作用,记得上次,他二腿乱斗,苦苦哀求她让他进入幸福的港湾,十分钟过去了,她自己觉得有些透不过气来,就抬起子,看看他脸上毫无表,大腿中间毫无反应,要是在平时,她早就不理睬他了,其实平时都是他哀求,她给恩赐,给施舍,今天变天了•;•;•;•;•;•;

重要声明:小说《走过冬天的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