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秋芳和展翅一起住在公寓里,又不能做饭,每天基本上就是面包过子,很多人就提出是不是可以夫妻二人租一个位,这样可以省一些钱,当然还可以夫妻二人有呻吟声,但是房东不同意,减少他的收入,这是个原则,但是你们要住在一起,他不反对,于是大家就开始交换房间,夫妻二换到一个房间,到了晚上,就用单被面挂起来,互相有个遮掩,到后来,也就不挂了,这样麻烦,听到声音也就笑笑,不也就是在被窝里哄动,即使挂了被单被面,大家也可以想象。秋芳和展翅也就搬到了一起,人在困难的时候,就显得极其孤独哦,需要相互温暖扶持。

    一天早上,房东又来收房钱了,展翅把口袋翻了个遍,交完房钱后,展翅走到了商店,买一个面包的钱也不够了,到了山穷水尽地步。展翅就脱下了西装,问旁边一个人要不要,卖了,那人看了一下倒也是个名牌西装,但是想压价,于是装作不屑一顾的样子,展翅看他犹豫,也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就说:“只要换五六个面包就行了。”对于秋芳现在的处境,公子哥心知肚明,从各方面来的消息,他知道秋芳由于林顿采购的问题,已经破产。但是他早就知道,秋芳和展翅早就有一腿,不仅报社的照片说明了这一切,而且下面的人也可以证明秋芳和展翅的缘,而且破产后二人在艰苦的条件下,没有分手,反而感得到了升华,那怕搬到了公寓房,这样苦难的条件下,还是相依为命,不离不弃,公子哥对于秋芳更是到了崇拜地步,这样的女人不仅有才华,二人可以相伴终生,秋芳经济上的这一点的钱还叫钱,根本就不算钱,在公子哥的眼里,但是公子哥要将这个况作为一个棋子,目的是为了打击展翅,要展翅知难而退,要他到达山穷水尽疑无路,而达不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境地,公子哥要坚决的揿住展翅,要他不得翻,于是展翅和秋芳只要到那里去,公子哥全部知道的清清楚楚,二人就是要打工,也被拒绝,有时人家已经接受,但是过了一会儿,就又来电话,说:“人员已满,抱歉。”有谁愿意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而去得罪一个工商联主席主席的公子哥,傻子才会这样做,最后秋芳想要出卖专利,谈了好几家,最后也是空谈,没有谁愿意得罪工商联主席,无论地位还是经济实力,都知道那是鸡蛋碰石头,对于已经知道结果的事,谁愿意去冒这个风险。对于勍劲敌对手,大多数人都会绕道走,正因为绕道走,不敢正视困难重压,所以大多数人一生也就平庸。

    正当展翅要和旁边的人西装换面包成交的时候,一个人用手阻挡,问展翅要不要工作,工资一个月六千,只不过是在外地,签合同后可以先发三个月工资,展翅喜出望外,赶紧问:“还有一个女的要不要?”那人沉思了一下回答:“要,只不过工资五千一月。”那人接着又说:“你们的工资只有这些,但是干好了,还有奖金。”展翅快速的问:“做什么工作?”“淘金。”那人简单地回答,为了生存再艰苦的工作也要做,那人就给了展翅一百元钱,对展翅说:“下午在咖啡馆见面。”

    展翅这么长时间以来,脸上很少带有笑容,展翅买了面包,外加一罐午餐和一罐鱼,兴高采烈趋步赶回到公寓,秋芳也知道展翅现在囊中羞涩,见展翅今天带回来这么多食物,就缱绻的问:“今天怎么这样奢侈,天上下金钱了?”秋芳说得轻松幽默,展翅就把刚才的经过给秋芳讲了,既然已经离开了祖国,生活在异乡,那么到哪里都无所谓,秋芳清癯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艰苦的工作,秋芳深信,自己和展翅能够接受,二人即使再有钱,也没有过奢侈的生活,也都是以工作为重。二人一起吃着早餐,丰盛的早餐,二人想起一句话:“天无绝人之路。”同时二人有规划艰苦几年,东山再起,展翅一高兴就说:“天赋我才必有用。”

    到了下午,淘金的人都到了咖啡馆,每人二块牛排,面包浓汤随便喝,然后老板讲话:“我们今后一起去淘金,一起发财,几年后回来,你们就都是老板。”原来这位老板在当地垄断了垃圾行业,真是行行出状元,把垃圾行业做好了也可以发财。挖掘到了第一桶金,他决心投资淘金业,他这个淘金是在水中掏,一个河,从上游流下来沙中有金,他花了一半的节蓄,买了十年的淘金权,他对于年龄的要求,就是在五十岁以内,十八岁以上,会开了大概半个小时,随后,就要求大家跑步,就是要求大家跑二千米,速度也没有什么过高的要求,有了二块牛排,面包,秋芳不仅顺利跑完了全程,而且比男的跑的还要快,秋芳和展翅都通过了体能测试,跑在最后的都是,红灯区一些超过四十岁的人老珠黄不值钱的那些服务者,这些女在红灯区已经,老白板,每天基本上接不到活,到红灯区的那些男人,基本上都是来取乐的,都是要找年轻漂亮,懂风,要么活特别好的,有一个麻子,脸上涂满了厚厚的化妆品,但是脸架子还可以,那个男人只要找过她一次,那怕在干活的时候,脸上的粉掉了,那男人也会再来找她,她的活太好了,在红灯区只要常去的,都知道红灯区有一个麻脸活马,世界各处都有少数的麻脸,但是红灯区这个麻脸别有风味,她前前后后都能让人快活,有人还说她大舌头,简直就像装了滑轮,她的后面比没结过婚的女孩还要让人消魂,只不过大家都有一个要求,就是干活的时候,要关了灯,而且她的鸣叫声,像个婴儿,材堪称一流,她无论站着,躺着,弯曲着,那个部位都能动,直到把你弄得舒舒服服,从此就不要老婆,那怕在家老婆如花似玉,淘金老板是她的常客,他也不要她化妆,她有时问他:“你不嫌我的脸?”淘金老板回答:“漂亮的脸蛋多了去了,但是这辈子我就碰到了你一个活马,我看到你的脸就是花,也漂亮,你不行,那么为什么这么多的男人要找你。我们到红灯区,不是为了看漂亮的脸,漂亮的脸那里都能看到,我们是来探寻奥秘的,要能给我们快乐的奥秘,你就是我的快乐,永远探寻不完的奥秘。是别的女人给不了的。”红灯区店的老板这次也狠狠的宰了淘金老板一把,才让他把麻脸女人带走,还给了麻脸女人一笔钱,才算搞定。麻脸女人也很喜欢和他在一起,麻脸女人和他在一起,很放松,不要做作,他是真正喜欢她,他和她可以一起洗鸳鸯浴,在浴室中,麻脸女人给了他更多的快乐,不仅她的全裎露在了他的面前,而且二个丰满的包子,还让淘金老板享受到了,另一种妙处,淘金老板阅人无数,就是没有见过麻脸女人这么会玩的••••••

    公子哥这几天忙得焦头烂额,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点预兆也没有,公子哥的父亲工商联主席就被抓起来,公子哥知道事一定不小,而且要是没有确实证据,警署也不敢抓他父亲,要是抓错了,那办事的人,就会吃不了兜着走工商联主席抓得突然,更为蹊跷的是,公子哥通过各方打听,也不知道父亲关在那里,犯了什么事,一片茫然。原来公子哥只打算让秋芳离开展翅,所以没有帮助秋芳,没想到秋芳就离开了该城市。原来林顿被抓了以后,警署对于秋芳被打事件,还在追查,对于林顿笼中鸟,警察也想尽力办法,报社已将林顿拍的秋芳和展翅的那些照片,交出来,警察更加觉得林顿有犯罪的动机,就是得不到的东西,就伤害她,警察对林顿采取了一切的手段,食物上只维持林顿的生命,少得可怜,经常找他谈话,车**战,不让林顿睡觉,反正每晚都有警察值班,轮着来,不见效,就想从旁边撬胠他,林顿还是一句老话:“我秋芳,也她的才华,不可能伤害她。”最后警察就从秋芳受伤害那天的电话查起,最后还是把疑点落在公子哥上,从秋芳谈话中,当天她和公子哥打了电话,约定前去拜访,和几个来接秋芳的人可以相互印证,但是也找不出具体证据,多方面的证词,证明公子哥对秋芳已经深深的上了,去接的三人,也分别进行询问,也没有警察想要的口供。

重要声明:小说《走过冬天的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